「不視計劃為支持擁槍,只是想要得到更多保護」

0
「不視計劃為支持擁槍,只是想要得到更多保護」
■佛州校區認為培訓「武裝教師」,可以防止像周二在尤瓦爾迪發生的槍擊事件。

自2012年桑迪胡克(Sandy Hook)以來,美國校園經已發生逾900宗槍擊事件,學校其後對「武裝教師」的安排時有討論,有州份更已立法允許武裝教師,德州總檢察長帕克斯頓(Ken Paxton)日前也建議,培訓武裝教師以防止像周二在尤瓦爾迪發生的槍擊事件。教師配槍,似乎成為槍支泛濫的美國無可奈何之下,一個較合理的安全選項。

據佛州教育部稱,目前約有39個縣參與了該計劃,惟並非所有學區都同意教師應該武裝起來。相關的計劃僅屬自願性質,申請者必須通過心理和藥物篩查,並完成至少144小時的培訓,內容包括射擊、治療槍傷受害者、預防搶槍等,成功加入的志願者可獲得500元的津貼。

支持該計劃的北佛州貝縣(Bay County)學區負責人赫斯費爾特(Bill Husfelt)表示:「你知道當你被人用槍指着的時候,才會意識到多麼無助,我們不視計劃為支持擁槍,而只是想要得到更多保護。」

科羅拉多州南部也有至少2個學區公開表示於校園內有武裝人員,該州自1999年以來發生過9宗校園槍擊,造成21人死、41人傷。其中一位當地學區負責人奇斯勒(Tim Kistler)表示:「我們並不完全依賴「武裝教師」,還有專門人員負責安全、醫療和評估學生會否成為未來槍手等。」俄亥俄州則正草擬法案,允許該州教師於今年進行2小時的槍支培訓。

部份學區甚至會利用手機應用程式應對槍擊事件,可以讓執法人員直接與校方溝通情況,如槍手位置、多少傷者、「武裝教師」的身份等,而警報也可在6秒內發送給每個用戶。

除了「武裝教師」,全美各地的學校事實上也有採取各種不同的措施,如聘用駐校警察、進校前先過金屬探測器、模擬演習等,以應對校園槍擊的事件,從而確保學生的安全。不過,由於美國校園的面積、校園所在的地區地理、資金資源等各盡不同,他們多年來的經驗反映沒有任何的措施是完全有效,而且執行上都可能有所偏差,實際效果成疑。

在德州校園槍擊案後,路透社和市場研究公司Ipsos的一項調查顯示,約84%受訪者支持對所有槍支買家進行背景審查,70%支持實施《紅旗法案》(red flag law),允許當局沒收可能對公眾構成威脅的人士的槍械;72%人支持將購買槍械的年齡由18歲提高至21歲。另外,54%人認為攜帶槍支是發生大規模槍擊案時保護自己的最佳方式,還有45%人支持小學教職員管有槍械。

德州總檢察長帕克斯頓(Ken Paxton)事後接受右翼新聞媒體 Newsmax訪問時建議,培訓「武裝教師」以防止像周二在尤瓦爾迪發生的槍擊事件。德州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也指,限制槍支權利對於防止槍擊案沒有作用,相反應推動在校園內加強執法。

目前,德州雖要求學校制定應急計劃並進行安全演習,也容許特別的人士攜帶槍支,惟許多相關的決定都交由當地1200多個學區和各校自行決定。當地許多學區經已通過允許教師或其他學校工作人員武裝自己,以防範潛在的槍手造成的校園槍擊事件。

據2018年的數字,德州至少有逾170個學區擁有「武裝教師」或武裝學校職員,這些地區通常位於較偏遠的地方或鄉郊地區,當地警察一般需要較長時間才能趕抵現場。

有德州支持「武裝教師」的學區負責人表示,「我們想要保護自己,不想成為任何人的受害者。」

對於「武裝教師」的安排,有意見認為並非是個好主意,一方面,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武裝教師」在預防或制止槍擊案方面是有效的,另一方面是有效使用槍支需要訓練,學校槍支走火時有發生,還有人表示:「我們的老師請來是要當老師而非保安,而且這也可能會出事,他們也可能成為率先開槍的一人。」

俄亥俄州教育協會主席迪毛羅(Scott DiMauro)認為,「武裝教師」的安排經已超出一位教師的基本職責所在,只會增加教育工作者的壓力。他指出,該會的項究顯示全國9成教育工作者已感到精疲力盡,55% 的教育工作者正在考慮提前離開這個行業。

他重申:「關於是否武裝教師、是否在校園內配備武裝學校資源官員或警察、如何處理所有這些事情的問題,均是必須個別地做出的重要決定。」

撇除上述的一些關於「武裝教師」的問題外,日前德州尤瓦爾迪小學的槍擊案,多少也反映「武裝教師」可能並非一些人所想的對防止校園槍擊案有作用。

據現時多間美媒掌握的細節顯示,槍手與多名武裝警察對峙,惟在他造成大規模的死傷前仍然無法阻止他。槍手據報在撞車後闖入校園,警方在接報後抵達,雙方很快便駁火,造成多名警員中槍,槍手其後反鎖於一個課室內。駁火期間,警方決定打破學校周圍的窗戶疏散學童和教師。

當地警方其後要求增援,槍手在進入校園整整一個小時後,一支專門的戰術部隊才進入教室,最終才成功擊斃槍手。

有意見認為,從上述的細節來看,假如一群受過專業訓練、懂得應付暴力衝突和使用槍械的警察也無法阻止槍手的話,更難以相信缺乏足夠專業訓練的「武裝教師」能保護學校免於校園槍擊。

武裝教師充其量是要求他們枉作犧牲的任務,對阻止大規模死傷沒有任何幫助,甚至在最壞的情況下,老師可能會意外射傷或殺害學童,或者被誤認為槍手。而且,學校範圍內存放槍支,某程度亦會增加事故的風險,或造成更多的問題。

■武裝教師需接受一定時數的訓練,有意見認為,「武裝教師」的要求超出一般教師的職責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