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非勇武,無關種族,施襲者早已受傷被制服

0
並非勇武,無關種族,施襲者早已受傷被制服
■疑犯詹金斯(左)口部流出的鮮血,並非被謝小珍(右)打傷,而是較早前遭人圍毆時造成。

上月三藩市華裔婆婆謝小珍(音譯,Xiao Zhen Xie)懷疑遭仇恨襲擊案,有峰迴路轉發展。調查當局發現施襲的露宿者同日較早前,兩度遭人圍毆及追打,頭部受重擊,神智已經不清,相信他是為了還擊追打他的人,而誤傷謝小珍,其意圖與種族仇恨無關。

目前被控襲擊等6項罪名的39歲疑犯詹金斯(Steven Jenkins)是一名露宿者,長期患有精神病,沒有案底或傷人紀錄,目前他已否認所有控罪。三藩市公共辯護律師辦公室(San Francisco Public Defender’s Office)翻查事發當日的閉路電視片段發現,詹金斯在襲擊兩名亞裔長者前,曾遭人圍毆,頭部受重擊,並全身受傷。

閉路電視片段顯示,詹金斯3月17日在聯合國廣場(UN Plaza)先遭4名男子圍毆長達3分鐘,出拳打了40下,主要集中在其頭部;他擺脫4人後,再遭另一名男子追打,出拳打多5下。影片顯示詹金斯被圍毆和追打時,附近有很多目擊者,但沒有人伸出援手,甚至有人加快步伐,逃離現場。

影片顯示詹金斯其後被追打至75歲華裔的謝小珍在街上擺賣的地攤,此時追打他的男子已轉身離開,但詹金斯繼續不時回頭望,嘗試出拳還擊,最終誤傷謝小珍,打瘀其眼部。聯合國廣場的保安人員其後即時用警棍,把詹金斯制服在地上;謝小珍不甘被打,即隨手拿起街上的木棍,打詹金斯的腿部。

傳媒其後紛紛報道事件為仇恨襲擊,又指謝小珍還擊把詹金斯打至傷痕纍纍;實情是詹金斯身上的傷痕,是在早前遭人圍毆和追打而造成。

除了謝小珍,詹金斯同日較早前在案發附近,亦襲擊了一名85歲越南裔老翁范容(音譯,Ngoc Pham)。三藩市公共辯護律師辦公室表示,詹金斯在襲擊兩名長者前,精神情況已經不穩,失去判斷能力,相信其施襲意圖與種族仇恨無關。

辦公室副公共辯護律師麥本尼(Eric McBurney)表示,今次事件從多方面看,都是一宗悲劇,詹金斯與兩名受傷亞裔長者一樣,都是受害者,「他過去沒有因為傷人而被定罪;他一生都在街上掙扎求存,被整個社會忽略;即使他在繁忙的聯合國廣場上,於光天化日下被人虐打超過40下,也沒有人向他伸出援手。」

在遇襲後,謝小珍的外孫為她在Gofundme網站眾籌醫藥費,最終籌得超過100萬元美元。她承諾會捐出當中的90萬元,回饋美國亞裔社區。

■調查當局翻查閉路電視,揭發詹金斯遭人圍毆、追打的整個過程,點算發現他一共遭人出拳打了45下,相信他嘗試還擊時,誤傷在街上擺賣的謝小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