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博士生吊頸亡 UF校長下令徹查

■6月13日,陳慧祥在佛羅里達大學實驗室上吊自殺。他在該校讀博士將近6年,還差兩星期便是他30歲的生日。

留學美國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Florida)的中國博士生陳慧祥(Chen HuiXiang),疑因與導師(faculty adviser)李濤(Tao Li)在撤回論文投稿的問題激烈爭執,上月13日失蹤後,翌日被發現在其工作的實驗室上吊身亡。校方上周三(3日)發佈聲明稱,已聘請外部獨立調查人員,調查李濤是否存在學術不端等情況。陳的追思會周三(10日)在該校舉行。

佛羅里達大學校警6月14日表示,6月12日有人通報的陳慧祥失蹤,警察其後展開搜尋,可是只找到他的車,沒發現他的人。及至13日上午,陳慧祥的同事發現他在校園辦公室內上吊自殺,立刻報警。

陳慧祥去世20天後,校方上周三就他之死發表聲明,而事件亦開始在學術圈和留美學生中擴散。

據悉,陳慧祥今年30歲,正在佛羅里達大學電子與電腦工程系攻讀博士學位,生前與華人教授李濤產生巨大矛盾。陳自殺後,他的郵箱中設置了一封定時郵件,其父母、女朋友以及李教授均收到了這封「遺書」。

■陳慧祥的微信片段。

而在失蹤之前,陳慧祥曾發微信給朋友,表示自己學業上的壓力,並說自己已經走投無路了。消息人士說,陳慧祥的博士論文原來已經投稿成功,即將發表,可是他發現原始資料有誤,整個論文被全盤推翻。因此要求李教授撤回論文,但對方卻不同意,雙方發生激烈爭執。

報道稱,消息人士指李濤表示,如果撤銷論文,陳慧祥6年心血將全部作廢,無法獲得博士學位,另一個辦法就是裝作不知情,直接發表論文。但陳慧祥擔心發表資料明顯錯誤的論文,萬一日後被同行看破,不但影響其他人的研究,他自己的學術生涯也會斷送。

「覺得真的無路可走,所以通過自殺的方式來彌補我的過失。」

據悉,陳慧祥2011年本科畢業於吉林大學,2013年在哈爾濱工業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同年進入佛羅里達大學就讀博士,成績保持在3.85。陳慧祥多年的密友張青峰(化名)表示,他與陳慧祥結識於本科期間,隨後一起赴美國留學,因此一直保持密切來往。在他眼中,陳慧祥是一位非常優秀又善良的人。而他當年選擇入讀佛羅里達大學,是因為該校的研究經費及獎學金較充足。

張青峰宣稱,陳的個性樂觀開朗,可是長期受到指導教授壓迫剝削,動輒拿無法畢業威脅他,論文事件更讓他苦惱,早就萌生自殺念頭。陳慧祥的電腦中也有自殺相關的內容。

導師權力大 手握研究生生死

張青峰又表示,陳的壓力十分大,周末出外玩耍都需帶着電腦工作。「每個月1,400美元的獎學金是他賴以生存的全部經濟來源,這也是陳慧祥不敢反抗的原因之一,因為導師掌握着研究生的收入以及能否畢業的『生殺大權』。」

■陳慧祥生前好友Mike Chad Dicic在獨立媒體Medium.com呼籲人們密切關注陳慧祥自殺事件,並要求徹查事件背後的原因。

陳曾與朋友討論此事,考慮離開實驗室,不想繼續讀書了,「我骨子裏感到惡心,我做了惡事情。」

一位佛羅里達大學電腦工程系研究生透露,導師的權力會非常具體地體現在讀書的方方面面:

「比如,要求你發幾篇論文,什麼級別的,都發在什麼會議上;再比如做什麼課題,課題都是導師的,想法是老師出,學生做,他不喜歡你的話也可以把爛課題給你做;什麼時候開始做研究也是他說了算,可以讓你一進來就做研究,為盡快畢業做準備,也可以讓你做兩三年的項目,然後再說論文發表的事情,不然畢不了業。」

另一名和陳慧祥同校的一名博士後指出,讀博士退學或換導師的例子也有,但是要付出很沉重代價,而且要面臨得罪導師的風險。一旦和導師鬧僵,學生會面臨無法拿到推薦信或找不到下個導師的尷尬處境,「如果離開實驗室,短時期內又找不到工作,等博士簽證過期,就會成為非法移民。」

這個博士後留美8年,曾遭遇延期畢業三年。他曾在一位華人導師手下工作,被要求每周工作65小時,他很理解陳慧祥最後的處境,「如果早些退出,損失還不大,但一個博士讀了三四年的人,如果換導師,換專業,需要從頭來過。」

李濤稱感到悲痛 不回應事件

李濤在科研領域的成績和資源,在佛羅里達大學留學生圈無人不知,他的一連串獎項就掛在官網上——

「IBM學院獎,美國微軟研究院安全及可擴展多核計算機獎,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傑出青年教授獎,各學術機構的『最佳論文獎』……2014年,擔任高性能電腦體系結構國際研討會主席;2015-2017年,他擔任美國自然基金委員會電腦信息科學與工程(NSF CISE)學部項目主任。」

■李濤表示在學校調查結果出爐之前,不發表任何意見。

李教授回應稱,他因為家中有事已在6月8日回到中國。而對於陳慧祥自殺一事,李教授稱感到悲痛,但是對論文撤稿的這件事情沒有採取任何的回應。

他又譴責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事件散佈不實言論,對學校及其個人的名譽造勢負面影響。

有佛羅里達大學前博士後研究生評論稱,研究生對導師教授是一種依附關係,在科研實驗、發表論文、推薦信、甚至生活花費上都需要導師,並由導師決定畢業時間。「中國導師了解中國文化,知道中國人的處境,中國文化講究忍讓,也很少有學生能夠投訴他們。」

陳慧祥自殺死後,佛羅里達大學研究生助理聯盟(GAU)等組織積極推動校方就此事進行調查。電腦協會(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 Machinery)3日發表聲明稱,將會與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共同協助佛羅里達大學對此事件進行調查。

GAU表示,調查不能只限於學術上過失,大學必須追查當中教授涉嫌精神虐待研究生的指控。

■校長福爾斯保證將事件查個水落石出。

佛羅里達大學發表官方聲明,指注意到陳慧祥所留下遺書中暗示其導師可能存在的學術不端問題,校方除在內部展開調查外,還特別聘請校外獨立人士作出調查。

UF校長福爾斯(Kent Fuchs)上周三表示,學校科研辦公室正在調查這一學生自殺事件,並保證調查的獨立性。

而陳慧祥的家人已經到達美國,正與律師協商事情的後續處理,其追思會在本周三下午2時在該校Baughman Center舉行。            

■撰文:高文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