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留學生成貿易戰籌碼

0
中國留學生成貿易戰籌碼

隨着中美貿易戰升溫,除了普通商品,例如美國方面出口的牛肉、大豆、香煙,中國方面出口的玩具、電腦、各種家電產品等等,中美之間還有個競爭的範疇,就是──人。準確來說,是來自中國的留學生。據英媒《泰晤士報》等媒體近日報道,受中美貿易戰影響,中國學生憂慮在美留學的前景,導致赴英國求學的中國留學生人數大增,並預計赴美國求學的中國留學生人數將有所下降。

《泰晤士報》上周日(18日)的報道指,據英國官方數據,今年秋季將有大約7,700名中國留學生赴英國就讀,比去年多了近2,000人,人數創下新高。而同10年前相比,中國留學生人數幾乎翻了一番。

一名中國學生受訪表示,他曾考慮赴美留學,但最後決定去英國留學,他解釋稱「中美間政治關係仍然緊張,未來充滿不確定因素」,「貿易戰肯定是其中一大因素」。

■美國的頂尖高等學府歷史悠久,一向是中國留學生海外進修的首選之地。

此外,一名中國學生向內媒《環球時報》表示,他沒有接受美國入學通知書,而決定赴英國曼徹斯特大學讀書。他表示,他父母堅決反對他去美國留學的計劃,他們擔心美國政府會指稱他是間諜而把他送到監獄。他還說,更多的中國留學生在權衡英美留學利弊後選擇英國,因為他們覺得美國不再歡迎他們。

嚮往高等學府 收入來源可觀

美國的百年學府數目舉世無雙,吸引全世界莘莘學子就讀。近年來經濟高速發展的中國是海外留學生出口大國。雲集頂尖大學的美國自然是中國留學生的首選目的地。2017-18學年,有超過36萬名中國學生留學美國大學。

中國學生留學美國需要繳交的海外學生費用,對於倚重商業模式經營的學府而言,是其穩定的收入來源。以美國公立院校的標準來計算,每名海外學生要修畢學士課程的學費平均約是37,000元。私立院校的話,學費平均更達48,000元。

而中國留學生一般嚮往美國大學的上課及學術研究氣氛,因此中國留學生在90年代起源源不絕來到美國,而留學學生數字更每年趨升。觀乎上述的學費開支,可見美國學府多年來從中國留學生身上所得到的學費收入實在不菲。

由於美國有着比中國本地悠久的高等教育學府歷史,以及其附帶的亮眼履歷、舊生關係網絡,美國院校在中國學生心目中的地位無可取締。有能力的中國家庭,大多都希望可以將子女送到美國讀大學,或者讀研究生。留學生家庭這種心態,將其放諸中美貿易戰的大框架下,變相便成為了美國架在中國官方項上的一把無形刃。

限批學生簽證  脅持中方的牌

因此,美國政府在去年開始,已向中國學生祭出不同程度的簽證變更措施。譬如針對就讀航運、機械、先進製造技術的中國研究生,由過往批出五年期的簽證,變為一年期簽證。美方解釋此舉是應對北京當局企圖利用留美學生進行間諜活動,以及防止國內知識產權遭盜竊的應對措施。

有指美國情報機構已向各大院校發出警告,指有理由相信中方在大學裡安插假裝成學生或研究人員的間諜,秘密向中方泄露情報。

根據美國國土安全部在2018年7月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是美國海外學生的最大來源地,佔大約30%。

今年6月初,美國國務院表示,會即時對在美留學生加強簽證審查。彭博社同日報道,白宮已開始審查與北京政府有關的科研人員,並限制批出學生簽證的數量。

■美國官方部門就着中國留學生的簽證審查愈來愈嚴謹。

「到美國讀研究生的中國學生通常都要經過多一輪的審查,不過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到當地讀暑期課程的學生也要經過如此(多重)的審查程序。」只願意透露英文名的中國學生Vivian說道。她指出,自己只是去修讀為期兩個月的電腦課程,不理解為何簽證程序要這麼複雜。

在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Pittsburgh)卡尼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修讀電子工程系的Lavender Jiang認為,美國簽證部門異常嚴格的管制措施,給予中國學生一種不被歡迎的印象。

當然,事情總要看兩面。中國學生來到美國,為學府機構帶來學費、住宿費、生活費的收入,換句話說,在經營生意的角度來看,中國留學生便變成了美國各間大學的「大客」了。中國政府也可以此作為貿易戰的籌碼。

國內輿論攻勢 減低留學熱情

在中方的角度來看,它當然沒有辦法限制美國簽發的學生簽證數目。不過,國內不乏輿論攻勢,嘗試減低中國學生到美國留學的熱情。

■中國學生和美國學府,會否成為中美雙方在貿易戰上各持的皇牌?

今年5月,《環球時報》便以「留學是挺好的求學路,但非唯一」嘗試解釋赴美留學的一些弊端,例如學成後回國工作的比例不高、留學費用高昂等,當中也不乏一些國族主義的論述,包括造成中國人才的流失、教育投入的損失、不必要的「外流留學資金」等等,希望降低中國學生到美國留學的意欲。

而多間美國的大學亦擔心,美中兩國把教育產業放諸貿易戰上的做法,第一大受害者正是辦學機構。

無論如何,中美貿易戰至今仍不單純是貿易壁壘、關稅懲罰之類的商品限制措施,中美雙方的角力已經進化至意識形態爭奪戰。雖然這種論述已說了好幾年,但從中美雙方就着學術領域的潛意識衝突可以看到,無形戰爭已然白熱化,還逐步加入國族主義、國家安全等層面上的考慮。

■撰文:伍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