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學家利用「逆向工程」,令病毒看似由蝙蝠自然產生

0
中國科學家利用「逆向工程」,令病毒看似由蝙蝠自然產生
■索倫森(右上)和達格利什(右下)指武漢實驗室人工製造SARS-Cov-2病毒。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各國均希望找出病毒源頭,英國傳媒周六(29日)報道,英國及挪威的科學家即將發表長達22頁的報告,指他們在研發疫苗時,不但發現新冠病毒是由中國科學家在實驗室製造出來的證據,更發現科研人員嘗試利用「逆向工程」,令病毒看似是由蝙蝠自然產生,預料將引起極大爭議。

英國《每日郵報》取得由英國和挪威學者撰寫的論文,有證據顯示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在進行極具爭議性「功能增強」(gain of function)研究期間製造病毒,以蝙蝠的天然冠狀病毒為基礎,接上新的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使病毒變得極具傳染性。

長22頁的論文由倫敦聖佐治大學(St.Georges University)腫瘤學教授達格利什(Angus Dalgleish)和挪威科學家索倫森(Dr. Birger Sørensen)合撰,將刊於科學期刊《生物物理學發現季刊》(Quarterly Review of Biophysics Discovery)。

論文指出,導致COVID-19的SARS-Cov-2病毒,棘突蛋白有接連四個氨基酸,產生正電荷,可以像磁石一樣緊貼人類細胞,使之極具傳染力。

索倫森表示,接連有三個氨基酸已極不可能,更遑論四個。達格利什說:「根據物理定律,同一排出現四個帶正電荷的氨基酸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人造。」

論文指出,SARS-Cov-2病毒有這些「獨特足印」,意味病毒毫無疑問被蓄意篡改,「源於自然的可能性極低……在自然病毒大流行情況下,病毒預期會漸漸變異,變得更具傳染力但致病性減弱。許多人預期SARS-Cov-2病毒也如此,但並無發生」。

兩位撰寫人聲稱中國科學家正在進行「功能增強」研究(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這類研究涉及在實驗室對病毒予以加工,以探索病毒感染人類的可能性,許多科學家對此加以批評,因為這種研究使病毒變得更具傳染性,一旦意外洩漏,有引發疫症大流行之虞。

論文認為,由於「功能增強」研究對社會有廣泛影響,哪類「功能增強」研究是「道德上可接受」必須三思,而這些決定不能僅由進行研究的科學家作出。

論文結論指出,SARS-Cov-2病毒「無可信的自然祖先」,又表示有初步證據科學家以逆向工程(reverse-engineered)方式,令人造病毒看似源自天然宿主蝙蝠一樣。

論文又指武漢病毒研究所內的數據「遭蓄意摧毀、隱藏、污染,希望分享研究成果的中國科學家不能如願或已經失蹤」,「似乎病毒資料及相關資訊已被銷毀……因此我們可能面對永遠無法填補的數據落差」。

達格利什兩人指,他們曾欲在著名學術期刊刊登有關研究被拒,因為許多專家都普遍接受新冠病毒源自蝙蝠的說法。直至近日他們獲劍橋大學出版的《生物物理學發現季刊》接納,將刊登研究成果,預料將引起極大爭議。

■論文指SARS-Cov-2病毒有「獨特足印」,意味極可能是人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