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悲歌!路州女師被通貨膨脹逼到去賣血漿

0
中產悲歌!路州女師被通貨膨脹逼到去賣血漿
■希爾(中)被迫去賣血漿,才能勉強讓孩子吃飽。

有着一份穩定的教書工作、兢兢業業的連續工作了18年,卻淪落到必須靠「賣血漿」多出的收入,才能養活家人,美國41歲女教師希爾(Christina Seal)怨嘆,辛勤工作的中產階級是美國通貨膨脹的最大受害族群。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希爾是路易斯安那州的特殊教育老師,她是單親母親,有2個10多歲的小孩。

希爾已經連續當了18年老師,年收入為5.4萬元。這樣的年收入在美國並不算高,可是工作穩定,再加上路易斯安那州的物價在全美來說,屬於較低的州,因此她過去靠着她擔任老師的收入,可以養活她與子女一家3口。

只是這一切隨着美國從去年年底以來的通貨膨脹而變調:原本的買菜花費從每周150元暴增到200元、汽油價格漲了將近一倍,最誇張的是水電費,從每月150元漲到了300元。

萬物皆漲,不漲的是她的薪金。

原本她的生活在付完各種帳單與民生必要開支後,還可以買點衣服、帶小孩外出吃飯,但現在都不夠了。「我的收入根本不夠我們活下來,在付完帳單後,一點餘錢都沒有了」,希爾抱怨,現在的開支不但不夠,還會透支。

她的2個小孩分別是15歲與12歲,正值發育期,早餐卻只能吃花生醬配三文治;由於汽油價飆漲,為了省油錢,甚至有時連開車載小孩去打球都必須取消,因為沒錢加油。

美國雖然針對低收入民眾,提供各種補助計劃,但是她被歸類為中產階級,「對於像我這種中產階級家庭來說,不符合任何補助計劃。」希爾無奈又帶着不平。

希爾不是特例,她透過其他山窮水盡的中產階級們的口耳相傳與介紹,決定到當地一所診所「賣血漿」。每周兩天抽血,每月最高可賣得約500元。誇張的是,診所前的停車場停滿了同樣來賣血漿的「中產階級」。

希爾不能理解,更感到不平。她並沒有豪奢、亂花錢,老老實實的工作、養家,連續當了18年的老師,還以為自己是「中產階級」,卻成了通貨膨脹海嘯中最先被滅頂的一群人。

「我怎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步?靠着賣血漿讓孩子勉強吃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