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州街招損市容掃之不絕

路上隨處可見 宣傳效力強大 檢控舉證困難

想買二手車、珠寶、床墊、房子,找人清潔屋頂嗎?在佛州任何一條繁忙的道路上都可以看到一個個的宣傳街招插在地上,以招攬顧客。街招在佛州屬違法兼有損市容,但礙於監管及起訴街招黨的條例執行部門人手有限,而且檢控及舉證困難,街招在佛州有如雨後春筍,掃之不絕。

街招在美加歷史悠久,是北美獨有的風景線。以前,街招多數用於周末車庫拍賣(garage sale) 通告及競選宣傳,插街招的人會在事後自動自覺收回,所以政府不加干預。然而,街招後來變質,被利用為銷售二手車、出租物業、家居清潔、美容、洗屋頂等個體户宣傳,替人製作及貼街招更演變成一門生意,成本低,收效大,犯法也在所不惜。

街招在佛州視為最影響市容的垃圾,街招黨更將之發展為一門生意,為什麼各地市政府不加以取締呢?

佛州各地市政府,均有條例針對街招,例如南邁阿密市(South Miami) 的《Land Development Code》第20-4.3條,就表明未經批准而在公共地方張貼街招或海報,即屬違法。政府的條例執行部門(Code Enforement)可根據上述條例賦予之權力將該等街招移走,並可向非法張貼街招的人發出罸款告票。

■街招黨有特別工具將街招釘在電燈柱高位,增加執法人員拆除難度。

收到告票不理會難阻嚇

不過,由於當局無法證明街招所推廣的貨品、行業、業務是受益人,法庭不會判他們負起任何法律責任;移走費用亦不能追討。除非當場捕獲正在插街招的人,才有可能作出檢控。然而,插街招罪名只是定額罰款,收到告票可以完全不加理會。

南邁阿密市對插街招的罸款為初犯150元(以每個街招計算),再犯300元,三犯500元。不過,市政府對不交罸款的人只可用物業釘契(property lien) 方法對付,對身無長物,甚至是非法移民,根本起不到阻嚇作用。

「對付街招黨是不可能的任務!」中佛州奧蘭治縣(Orange County) 條例執行部門主任斯皮維(Bob Spivey)說。「如果能把街招數目減少,我們已經有所交代。」

斯皮維嘲諷地吐苦水:「是的,我們可以登陸月球,但我們無法擺脫街招氾濫。事實上,月球可能是人類踏上的唯一一個沒有『E-Z現金貸款!』街招的地方。 」

■各地政府派出專人拆除大量街招。

奧蘭治縣有大約40名執法人員,但他們不能整天處理花掉非法街招。該縣於2016年外聘了一家私人公司幫助,當年合共收集大約100,000個街招。但是,只要一個被拔掉,另一個就會在執法人員離開出現。

3年前,該縣試圖利用電腦程式robocall,重複撥打街招上列出的電話號碼。robocall會播放了一段錄音,說這些街招是非法的,警告該公司將會被罰款。

不過,街招黨只要更改手機號碼,便可逃避重複撥打。

法庭也不希望這些無受害人的輕微罪案而浪費時間審理,令到街招黨更加橫行。

■各地政府派出專人拆除大量街招。

街招有效有人賴此為生

與一般人想法不同,街招上的行業,大多不是行騙的,且不少人賴此為生。

「這是一種營銷方式。」一名付款給街招黨的商人說。「我認為沒有任何問題。」他付出每個街招1.99元,認為這是小企業接觸潛在客戶的一種經濟有效的方式。

房地產買家加活特(Tracy Caywood) ,自行製作街招「Tracy Buys Houses」,她每月生產200件,每件成本為2.99元,街招為她帶來了4成的生意;她說這是可以接受的經營成本 。她僱用廉價勞工插街招,每周五出動,因為執法人員都會在周末休息。

積遜維爾的居民佩雷斯(David Perez),也靠街招養妻活兒。他用手寫街招,宣傳他的高壓噴水洗屋頂服務。

「街招確實有效。」他說。「我剛留下了一個街招,一分鐘後,有人打電話要我一個免費的估價。」

佩雷斯說,他不認為將街招放在道路附近有什麼不妥。他說放街招最大的挑戰不是罸款,而是街招很快就會消失。

那麼,普通的守法公民如何幫助市(和縣)政府對付街招黨呢?

「你可以抵制街招上的行業。」斯皮維說。但他不建議市民自行拔走街招。

斯皮維警告,街招黨有時避收罸款單,與條例執行部門人員發生衝突,一般市民無謂冒險犯難。

斯皮維又說,街招黨會在街招中放置玻璃碎來阻嚇部門人員。因此,最好的建議是將清理工作交給專業人員。                              

 ■撰文:陳志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