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州10億元牧牛業岌岌可危

0
佛州10億元牧牛業岌岌可危
■畜牧曾是佛州最主要的經濟產業之一,也促成牛仔文化的風行。

說到牧場,大家都聯想到德州和奧克拉荷馬州;其實,佛州也有不少牧場。不過,好景不常,這個有近500年歷史、在環球巿場出售牛肉和奶類產品總值達10億元的產業,由於佛州不斷增長的人口,而漸被邊緣化。
2008年,佛州仍有約200萬頭牛隻, 至2018年,數量已銳減至160萬;同時,每日約有1,000人搬進佛州,城巿化的步伐,敲響了畜牧業的喪鐘。

許多佛州人原來對本州畜牧業一無所知。這個古老行業的價值、歷史、經營者,500年來與本州人民其實息息相關。

佛羅里達州大學肉用牛專家夏森(Matt Hersom)表示:「佛州是美國牧牛業開展的地方,1521年西班牙探險家里安(Ponce de Leon)在他第二次遠征新大陸時,就是在聖約翰斯縣(St. Johns County)引進安達盧西亞(Andalusian) 品種牛隻。那是第一批踏上現在美國大陸的牛和馬。」

2017年,佛州的肉牛,奶牛和相關行業的總收入達到168億元,並僱用了118,191個全職和兼職工人。

地價上升 牧牛無利可圖

■佛州不少牧場是4代經營,但面對經營困難和地價升值,後人唯有將家業出售予地產發展商。

不過,夏森指,由於城市化,牧牛土地逐漸流失,整個牧牛行業前景堪虞。他說:「隨着牧牛者失去土地,他們便要把牛隻出售,或縮減營運規模,甚至放棄牧牛,這令人相當遺憾。」

■71歲牧牛者羅拔斯慨歎牧牛已無利可圖。

羅拔斯(Allan Roberts)來自佛州北部,今年71歲,也是牧牛者。他表示,其牧場約有100隻牛,和4年前的500隻相差甚遠,他希望他這個在聖奧古斯丁(St. Augustine)的牧場可繼續營運下去。他說:「這裏滿滿都是童年回憶,我幼時就和牛隻一起長大,家人也從事牧牛業,所以我深愛這個行業。現在,城市發展,令放牧牛隻的土地減少,經營愈趨困難,土地價格上升,使牧牛已無利可圖。」

佛州長年溫暖,吸引不少新居民,因此,每個城市都想方設法,以應付這群新湧入的人口。據估計,佛州每年失去約175,000畝農地,同期,每日新搬進佛州的人數達1,000人。

根據佛羅里達州大學經濟研究,佛州牧牛業每年銷售牛肉和奶類產品價值逾64億元,兩成所出產的牛肉在本州出售,八成輸往全國7個州,當中包括德州和佐治亞洲。

佛州牧牛業 緊隨田納西

夏森表示,佛州在牧牛業舉足輕重;在東南區域,牛隻數量排行第二,緊隨田納西州。他表示:「一旦我們開始縮減營運規模,或甚至要捲舖蓋走人,大家的生活方式將徹底改變,食物生產方法亦會不同,如果沒有佛州的牧牛業,其連鎖效應可以在選購食物時感受到。」

2008年,佛州大約有200萬頭牛隻,10年後,牛隻數量僅超過160萬。夏森表示,牧牛業對全國各地至關重要,為農業帶來不少好處。他說:「首先,這為佛州經濟及佛州農業帶來活力,此外,從土地保育的角度來看,飼養牛隻,可保育綠色空間,對佛州相當重要。」

佛州頭15個最大的牧牛縣份包括奧基佐別(Okeechobee)、亨得利(Hendry)和馬利安(Marion),就在聖約翰斯附近。

失歷史印記 州舊貌難復全

土地價格昂貴,不少牧牛者索性放棄業務,把土地賣給發展商,大賺一筆。夏森說:「經營牧牛業花費頗大,如果有人願意出價10倍金錢,多於你牧牛所賺的錢,那麼,把土地出售,也很符合商業原則。」

羅拔斯表示,這些情形不但傷害到牧牛業,也會影響依靠牧牛維生的人。他說:「我希望可留在這裏終老,對我來說,這片土地相當特別,沒什麼可取代這種回憶。」

夏森表示,最終,這不只是牧牛者的損失,佛州市民也會受損,社區舊貌也難復全。他說:「這相當不幸,因為我們將失去很多歷史的印記,並不能挽。」                                  

■撰文:陳志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