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格一樣、斤両偷偷變少,民眾難以察覺

0
價格一樣、斤両偷偷變少,民眾難以察覺
■民眾購物時多半留意價格變動,很少注意商品是否縮水。

美國的消費者最近覺得薯片包裝內的空氣好像變多、盒裝麥片的重量似乎變輕了。這些並不是消費者的幻覺,而是廠商使出「縮水式通貨膨脹」(Shrinkflation)的老招,用偷偷減量的手法達到漲價目的。

新冠疫情爆發之後的通膨,部分肇因於全球供應鏈瓶頸處處勞工短缺問題難解,生產商承受的漲價壓力也因此更大。

人稱「消費者先生」、為消費者關注商品「縮水」現象長達25年的律師杜瓦斯基(Edgar Dworsky)發現,最近幾個月偷偷變相漲價的民生商品多達幾十種,例如捲筒衛生紙、早餐麥片、罐頭貓糧等等。表面上價格沒變,份量卻縮水了。

美國家庭早餐常見Cheerios麥片生產商、食品大廠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今年9月以原料、勞力成本暴增為由調整價格,但同時也改變「價格包裝架構」(price pack architecture,PPA)策略,調整產品的包裝尺寸或分量。

以往民眾多半不會察覺對這些小處的變化,到了網路時代卻成了百姓關注的焦點。社交論壇Reddit「縮水式通膨」群組成員多達14,500人,以打趣而非抗議的口吻,彼此分享有關民生消費品項變相漲價的情報。

奧勒岡州一名44歲軟件工程師就說,他覺得縮水式通膨是「陰招」,遠比直接漲價無奈,但消費者往往等到「減量不漲價」一陣時日之後才察覺是變相漲價,「這時就會感覺自己被耍了」,比起明着漲價,這種偷斤減兩的手法給人的觀感糟糕得多。

法國索邦大學(Sorbonne University)的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行為實驗室的行銷學教授尚登(Pierre Chandon)認為,消費者之所以覺得受騙,原因在於「大多數人誤以為產品的份量都是標準化控管。我們以為商品的重量是固定的,就不會去注意數字的變化了」。他說,市面只有少許商品是以標準化的份量分裝,例如酒類。

奧勒岡州52歲居民強森(Brian Johnson)說,最近他才注意到當地人愛吃的一款冰淇淋包裝顯示的容量數字有變,原本1,420毫升,現在竟減少230毫升之多,「我明白這些業者這麼做是因為民眾對價格的概念來自於多年的消費經驗,購買特定容量的商品會有預期的價格區間帶」。

杜瓦斯基說,業者不會隨隨便便就採取縮水式通膨的方式漲價,「這都經過精打細算」,即使收到些許抱怨,業者只要花少許的錢寄折扣券給消費者就成了,讓消費者持續回購。

事實上並沒有任何文獻載明消費者對任何分量縮水的商品產生反抗之舉,即使Reddit「縮水式通膨」群組成員也幾乎未曾發動抵制特定品牌。尚登直言,「或許我們早就知道這是常態,如果上當了,那也是因為我們購物的時候不用心」。

中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行銷學教授克利許納摩希(Anand Krishnamoorthy)說,當民眾淡忘商品以減量的手法變相漲價之後,商品也不會回復到原本的份量或尺寸。這種情況在很多消費層面都可以看得到,都會區的迷你公寓、飛機座位窄得可憐的空間,都是縮水的例子。「消費者對於尺寸的理解,不若對於價格那般掌握」。

■Walmart的Doritos玉米片(左),起了22仙價,份量反而比舊裝(右圖)減少了0.5安士。
■Costco的捲筒衛生紙,縮水也不易被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