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推「另類選舉人」,試圖扭轉敗局

0
共和黨推「另類選舉人」,試圖扭轉敗局
■在部分大選結果具有爭議州份,有「另類選舉人」為特朗普投票。

美國各州選舉人團周一就大選結果正式投出拜登為候任總統,但國會點算選舉人團投票程序實際上存在不確定因素,包括副總統兼參議院議長彭斯將主導國會點算選舉人票,有發揮影響力的機會。有特朗普支持者欲借「另類選舉人」(alternate slate of electors)策略,試圖扭轉敗局。

根據《選舉計票法》規定,選舉人票未來數周將運往首都華盛頓交予彭斯,最終交予現屆國會,明年1月6日舉行參眾兩院全體大會確認當選總統,大選才真正落幕。惟參與人數眾多的兩院全體大會,能否在疫情下照常舉行也是變數。

同時,憲法第12修正案規定,彭斯在兩院全體大會掌握較大權力,需由他在兩院出席的情況下,公開所有選舉人證書並點算票數。有指變數有二,一是彭斯或索性不現身而無法點票;二是即使完成點票,按國會規定,只要同時有一名參議員和一名眾議員反對,就可挑戰選舉人票取向決定,反對拜登勝選結果。

上述情況發生機會低,但若兩院全體大會確認選舉人票程序難產,將進入權變選舉階段,參議院及眾議院分別投選副總統及總統,屆時特朗普有機會勝出。

特朗普高級顧問米勒(Stephen Miller)揚言,大選有爭議的州份將有「另類選舉人」票投特朗普,將呈交國會確認,所以特朗普競選團隊仍有時間推翻欺詐性的選舉結果;喬治亞州及賓夕凡尼亞州的共和黨選舉人已投票給特朗普。

米勒指出,此舉可以讓特朗普在來年1月20日前,保留法律挑戰大選結果的權利。米勒解釋指,倘特朗普一方勝訴,國會會認證這組「另類選舉人」的投票結果。

分析指,國會明年點算選舉人團投票結果時,確實會考慮這些「另類選舉人」的投票,但前提是參眾兩院均表決通過接納,這情況發生的機會率預料極低。

不過,選舉法專家哈森(Rick Hasen)質疑,米勒提及的「另類選舉人」,不但未獲州行政人員認證,同時未經州議會任命,沒有法律授權,所以不會影響選舉人票的點算結果,只是表明特朗普一方繼續試圖挑戰拜登當選的合法性。

上述變數及「另類選舉人」策略奏效的典型先例是,1960年大選中,時任副總統尼克遜代表共和黨出選,與民主黨的甘迺迪競選總統,共和黨籍夏威夷州州長當時確認尼克遜以約100票優勢在該州勝出,但共和黨及民主黨同時把選舉人票投予各自政黨的總統候選人。結果在國會點算選舉人票時,尼克遜發揮影響力,把夏威夷州的選舉人票判予甘迺迪,令對手得以翻盤。惟未知彭斯今次會否發揮類似影響力。

■米勒(右一)揚言將有「另類選舉人」投票給特朗普。
■美國國會將於明年1月6日點算,並公佈選舉人團投票結果,新任總統會於來年1月20日就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