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中國為匯率操縱國意欲何在?

中美貿易戰升級 互相出招

■美國早前突然威脅向內地商品加徵關稅,再將中國列為滙率操縱國,兩國金融戰如箭在弦。

美國財政部周一(5日)宣佈,將中國列入成為經濟制裁對象的「匯率操縱國」。此前,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雙雙破7元大關,美國總統特朗普立即發Twitter指責中國操縱匯率。
人民幣貶值的背景,是特朗普宣佈對中國3,000億美元的產品徵收10%的關稅,貿易戰再度升級。中國央行明確表示,中國匯率的調節是受貿易戰不確定性的影響。可見,中國央行對匯率的操作,的確指向美國的貿易戰,是對美國提升關稅的另一種反擊。
關於美國是否會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的討論已經進行很久,如今真正出招之後,究竟意味着什麼呢?

中美貿易戰近日炮聲震天,雙方交火至少狠打四陣。首先,特朗普在中美貿易戰上周談判無果後,對剩下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貨品加徵關稅10%,對華關稅覆蓋面擴至極致。

其次,中國叫停剛剛恢復的大手採購美國農產品,美國農民一看到希望,希望迅即幻滅。再者,中國讓人民幣兌美元滙率跌穿7算心理關口,人民幣創11年低位,提振出口和減輕關稅衝擊。最後,特朗普拍板將中國列為滙率操縱國,是為華府25年來首次為外國貼上這標籤。

■姆努欽(中)剛剛從中美經貿團隊的上海談判中回到美國。

美單方判定 非國際一致認可

匯率操縱國(Currency manipulator)的說法,從根本來說,是美國單方面的判定,而並不是國際上的一致認可。

根據美國財政部的官方聲明,此次認定的依據是美國1988年頒佈的《貿易和競爭力綜合法案》規定,若認定一國對美存在大額貿易順差或巨額經常賬戶盈餘可通過IMF裁決或雙邊對話進行協調磋商,促使該國將匯率調整至合理水平。

不過,該法律同樣規定,財政部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統籌判斷一國或地區是否存在匯率操縱行為。美財政部長姆努欽聲明中表示「將與IMF接觸,消除中國最新舉動帶來的不公平競爭優勢」,但是IMF似乎並不在決策過程之中。

同時,美國在2015年頒佈的《貿易便捷與貿易促進法》之中,曾給認定匯率操縱國的過程提出三個量化指標:

第一,對美貿易順差超過 200億美元;

第二,經常賬戶盈餘超過GDP的3%;

第三,對外匯進行多次重複的淨購入,並且在12個月內的凈購買額超過GDP的2%。

以上三個指標,中國的數據只與第一項相符。

特朗普在2016年的總統大選期間曾承諾,要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並徵收45%的關稅。然而,執政將近3年的時間裏,美國財政部發佈過5份匯率報告,都沒這麼做。直到2019年5月,美國財政部發佈的匯率報告,還只是把中國列為貨幣監控名單之列 。

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是自1994年來的第一次。

標籤為操縱國 效力有多大?

指責中國為匯率操縱國,外界認為美國很可能採取措施施壓人民幣升值,讓貿易戰擴展到金融戰,讓中美矛盾繼續升級,從這個層面來看嚴峻性值得擔憂。

但是,中國再度面對「匯率操縱國」的標籤,根據美國的法律,除了對國家經濟及匯率政策施壓之外,中國可能會受到禁止對外援助相關資金援助、禁止政府簽署採購合同、IMF進行追加監督等制裁措施,然而中國和美國之間在援助和政府採購等領域本就關係不大。

因此,特朗普可能採取的最有影響的措施,還是更方便地徵收關稅。然而,中美之間的關稅戰如今已經蔓延到中國輸美的幾乎所有產品,因此即使美國多個投行和研究機構也認為,這次認定中國為匯率操縱國,是一次「象徵性」的制裁。

■中國又一次被美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究竟效果幾何?

渣打投行認為,美國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對中國經濟損害有限,原因是美國差不多已經向所有進口中國商品徵收關稅。

高盛則發表的研究報告指,不認為美國的措施對關稅規模及其他美國制裁行動有影響。

彭博經濟研究首席經濟學家Tom Orlik則撰文指出,中國根本不在乎被列為匯率操縱國,因為不會有什麼實際後果,且中國也算不上「操縱匯率」。

制裁除了恐嚇 實際影響有限

當然,在美國的壓力之下,中國人民幣匯率和貿易繼續承壓是必然的。

回顧中國在上一次被列為匯率操縱國的經歷,1992年被正式認定之後,中國對美出口有所下滑,1992年中國對外貿易順差迅速萎縮並在1993年轉為逆差122億美元。

從一定程度上,這也促使人民幣匯率管理體制加快改革,對進口購匯和外資利潤匯出的限制逐步放鬆。匯改之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1994年小幅升值,對出口形成了壓力 。

可是,25年之後,情況早就不同。

從匯率上說,中美貿易戰已經打了一年有餘,拋開「7」這個數字被輿論賦予的特殊意義,人民幣對美元的貶值幅度並不大。8月5日人民幣匯率雙雙破7之後,第二天離岸人民幣兑美元直線拉昇超700百點,匯率從7.14附近升值到7.06左右,在岸人民幣匯率也隨之拉昇。

這不只是當天央行公告將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的刺激,也說明在人民幣一攬子匯率的改革之後,匯率已經逐漸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市場調解更加靈活迅速。這預示美國對人民幣匯率的施壓效果將打很大折扣。

從進出口來說,1994年的中國和今天更不是一個概念。中國經濟不止體量翻了將近20倍,而且貿易結構比從前更為複雜,貿易夥伴之多也和90年代不可比擬。

受到貿易戰影響,美國在今年上半年已經跌落為中國第三大貿易夥伴,而由人民幣計算的貿易總額仍上升了。中國出口的外需不會因為美國的關稅而完全蒸發。

美國認定的「匯率操縱國」標籤,這一次的效力必然大不如前。特別在升級的貿易戰之中,這一措施除了恐嚇意義之外實際影響有限。

■撰文:鄭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