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劇工資壓力和通貨膨脹

0
加劇工資壓力和通貨膨脹
■勞動力短缺源於多種因素,包括提前退休、移民減少、感染新冠後得病或害怕得病、缺乏兒童照顧以及創業的願望。

在一個幾乎每個行業都缺乏勞動力的經濟體中,養老院是一種極端的情況,其就業人口自2019年以來下降了16%,99%的養老院去年秋季稱它們缺乏足夠人手,疲勞過度和壓力是主要原因,但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因素,即移民人口的減少。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道,最近幾年,因為駐外美國使領館較為嚴厲的簽證篩選,移民美國的難度加大,由於與新冠疫情有關的移民流程方面的各種滯留,這種情況已經惡化了。在2007至2009年的經濟衰退後的這幾年,每年大約有100萬人移民美國。這種速度在特朗普執政時期開始放緩,在新冠疫情爆發後已幾近止步。

根據戴維斯加大勞動經濟學家裴瑞(Giovanni Peri)的研究,若是2017年前的移民趨勢得以持續的話,那 這種放緩使得美國工作年齡的移民人口減少了240萬,大約佔到美國工作年齡人口的1%左右。

當經濟反彈和許多僱主想接替自2020年年初以來被辭退或自動離職的工人時,人們明顯感受到了移民人口的變化,從而加劇工資的壓力和通貨膨脹。

勞動力短缺源於多種因素,包括提前退休、感染新冠後得病或害怕得病、缺乏兒童照顧以及創業的願望。裴瑞提出,移民人口的減少也是一個因素,那些有着高於平均水平外國出生工人的行業更可能出現高職位空缺率。

移民人口減少看來是那些職位空缺率較高的、從餐飲、旅遊到長期照顧等行業工資快速上漲的一個原因。立場左傾的智庫經濟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移民法和政策研究主任科斯塔(Daniel Costa)指出,「這些數字表明它是工資上漲所發生的事情的一個新的促成因素」,不過,跟由於諸如低工資僱員具有轉換至不同職業的機遇相比,這就顯得相形見絀了。

移民美國速度放緩始於2017年,當時特朗普政府采用各種政策管控非法和合法移民,包括難民、外國招募、國際學生和美國公民家屬在內。

那些本已被減少的移民人口在2020年由於新冠疫情的爆發以及相關的限制措施又被減半。美國關閉了全球各地的美國使領館,根據一項被稱為「42條款」的新的公共衛生授權,美國政府不再受理難民申請並在南部邊界拒絕了大多數成年移民。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字,在截至到去年6月30日的12個月中,大約有24.7萬人移民美國,不到2016年水平的四分之一和2019年水平的一半。那些數字並未區分合法和不合法來美的人口。根據 安部的數據,獲得綠卡在美工作的移民最多的前5個國家是墨西哥、多米尼加、越南、菲律賓和中國,在去年9月結束的那個財年度,綠卡發放的數量比2年前下降了一半至三分之二。

進一步抑制外國出生工人可用性的是與新冠疫情有關的移民局在審批工作許可方面的各種延誤。根據官方數據,截止到12月底時,移民局待審批的工作許可申請數字為160萬件,比2019年的64.6萬件增加了好多。審批工作許可申請的平均時間為9至11個月,而在2019年底時,申請的平均時間則為3至4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