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物銷贓勝地

0
北京文物銷贓勝地
■趟鬼市有許多不成文的規矩。黑夜裏淘寶,最重要的工具就是手電筒。

偷盜古墓行為在中國屢禁不止,盜墓集團的運作恍如經營一個企業,擁有龐大的網絡,或是透過中間人找「投資者」,或是通過互聯網招徠古董收藏家。圈內人估計現時活躍的盜墓者多達十萬,算這行吃飯的更是上百萬人。
學者指出,盜墓者挖出來的文物、古董等,大部分被富商和私人博物館收藏,但也有一些流落坊間,洛陽、天津、景德都有收藏品交易市場,北京大柳樹的「鬼市」更是聞名全國,成為盜墓者的銷贓勝地。

安徽淮南市警方近日破獲一宗盜墓案,拘捕29人,包括兩名A級通緝犯,他們涉嫌盜挖戰國時期楚國武王墩古墓,公安起回75件珍貴物品,當中26件屬國家一級文物。現時公安每年立案調查的盜墓或銷贓案件約2,000宗,並相信有大量中華瑰寶經黑市渠道落入坊間。

■北京鬼市凌晨開市,太陽出來時就消失,像鬼一樣來去無影。

河南洛陽是中國歷史上著名古都,在市郊連綿小山丘有眾多古代皇族和貴族的墳墓。周邊村民指,山上留下很多盜洞,「每年夏季到初秋是盜墓金季節,因為田裏玉米長到人的高度,形成天然屏障,遮掩了盜墓者行蹤。」

考古學家表示,中國歷年被盜的古墓超過20萬座,且不斷地增加,原因是近年經濟發達,有錢人多了,他們認為收藏古董是身份象徵,加上電視台鑑寶和收藏類節目,無形中也起着推動作用。

有富豪因為喜鑑賞古董而成立私人博物館,收藏個人珍品,為了豐富藏品更會四處搜羅,若需要某個時代的特定文物,會通過中間人向盜墓者「落單」。

私人博物館網羅價值連城的古董,其他由盜墓者偷挖出的陪葬文物,則零零散散地流落坊間,當中北京、洛陽、天津,景德都有地下市場。在洛陽市中心一個收藏品交易市場,地攤上擺放着各式各樣古物,檔主表示,「這裏買賣自由,大家對藏品來路心照不宣,不會問,問也不說。」

定期到偏遠山村收貨

相比之下,北京東五環的大柳樹「鬼市」更為出名,傳聞是盜墓者銷贓勝地。「鬼市」是當地民間叫法,一是因為它每逢周三凌晨開市,太陽出來前便消失,像鬼魅一樣來無影去無蹤,二是這裏售賣的古物真假難辨,來歷不明。

老北京人說前往鬼市,不能說「去」,也不能說「上」,更不能說「逛」,懂行的人一定會說「趟鬼市」, 貨物真假難辨,水深水淺自然還是需要自己來趟。

在過去,通常有兩種人會偷摸拿著古董寶貝到鬼市進行出售:北京城的鬼市在清朝末年最盛,據說是辛亥革命後大清帝國終結,一些從前養尊處優的王公貴族、八旗子弟沒了生活來源,靠著變賣積攢下來的家產勉強度日,為顧及過去皇族的顏面,就利用凌晨兩、三點出來擺攤。

老北京表示,清末民初時鬼市售賣的貨物以古玩為主,這些古玩部分從宮中偷出,部分來自落魄的滿州貴族。家道中落的富貴子弟,把祖上相傳的寶貝拿出賣了換錢,總歸是丟面,天不亮出來擺攤賣,黑燈瞎火的誰也認不出來,也能圖個心理安慰。

另一種則是盜墓之徒趁着夜色銷贓,自然也是希望不見光為好。

由於傳聞有人曾經在此檢到寶物而一夜致富,因此多年來鬼市都吸引着大批想碰碰運氣的市民到來尋寶。經過互聯網的傳播,使得大柳樹鬼市的名號被愈來愈多的人知曉。除了文玩,各種珠串、飾品、工藝品也在其間售賣,甚至連玩具潮物在攤位上出現,以期吸引著更多年輕一代的消費群體前往。

■市集裏古董、電子產品、老物件、日本玩具、文房四寶、瑪瑙玉器等應有盡有,可說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淘不到的」。

鬼市所在街道,白天是售賣五金百貨的固定攤位,凌晨三時,攤販開檔,貨物擺在地上,近千人憑着微弱光線檢視各種貨物,大有「鬼影幢幢」的感覺。逛鬼市最重要是要有手電筒,因為手電筒是身份象徵,證明你是內行,但規矩是只能照貨,不照人面,而看見心儀東西,也是安靜地討價還價,不能喧嘩。

一線挖墓者有十萬人

老北京又指,從鬼市附近停泊車輛的車牌,估計商販來自北京、天津、河北、河南等地,他們不吆喝,不叫類,在地上張開一塊破舊毯子,放上不知真假的文物便靜靜地等待客人挑選,商販之間互不干擾,也不會交流。

據稱,這些商販定期到偏遠山村收集村民挖到的文物,他們長有一對金睛火眼,比電視台鑑賞古董的節目主持還看得準,如果看中一件古玩認為是好東西,不吝價錢也會收購。

■來逛鬼市的,也經常可見打扮入時的年輕人、女學生和光鮮亮麗的網紅來這淘寶貝、直播。

由於文物有價有市,全國各地盜墓活動都十分猖獗,甚至達企業化程度。內地一名研究盜墓的專家表示,「現在盜墓就像個產業,挖古墓前先成立一個專案,然後找投資者啟動資金,再組織團隊,幹活後銷贓分錢。」至於為何要找老闆投資,其中一個原因是一些古墓埋得很深,棺木又重,要買機械品材才能挖掘。

盜墓集團的分工,大致分為四個層次,出資者稱「掌眼」,組織者稱「支鍋」,技術工稱「腿子」,幹苦力稱「下苦」,分贓時,掌眼最多,下苦最少。盜墓的圈中人說,現時在一線挖墓的大約10萬人,靠這行吃飯的人,保守估計超過百萬。

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的研究員認為,即使公安破獲盜墓案並起回陪葬文物,但由於無法確定出土地點、埋藏位置,對歷史研究造成不可估量的破壞。「如果是考古出土,我們可以進行系統研究,但盜墓讓它們失去了科學價值。」

■撰文: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