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德州大學逐公派學生,特朗普謀劃更多限制措施

0
北德州大學逐公派學生,特朗普謀劃更多限制措施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透露,美國總統特朗普正謀劃對中國留學生採取限制措施之際,美國北德州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 Texas)發郵件,該校決定驅逐所有受中國國家留學基金委員會資助的公派訪問學者和留學生,並限他們在一個月內離境。 這是美國要與中國脫鉤的新動作,比起在科技上限制中國,驅趕留學生在意義上更嚴重,象徵著美方要全面切斷中美紐帶,冷戰戰意味更濃。

■特朗普一旦限制中國學生及到研究人員到美國,政策可能延續多年。

中國研究員在美竊取機密事件頻傳,蓬佩奧周一表示,特朗普致力阻止類似事件再發生,目前慎重考慮限制中國學生或研究人員赴美,未來數周或數月可能對北京有所行動。

美國司法部上周五宣佈,在美國維珍尼亞大學從事研究的34歲中國公民胡海舟(Haizhou Hu,音譯),被控非法入侵電腦並竊取商業機密,上周二在芝加哥奧黑爾國際機場準備登機飛往中國時遭到逮捕。

司法部上周五也表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29歲中國籍研究員關磊(Guan Lei,音譯),涉嫌傳輸敏感美國軟件或科技資料到中國國防科技大學,已遭到拘捕並加以起訴。

蓬佩奧周一接受WMAL電台節目「Mornings On The Mall」訪問時被問及相關案件,指中共已竊取價值數千億美元的知識產權,導致美國損失數萬、甚至數十萬個職位。他指出,中國透過網絡或是在美國研究機構內的中國籍人員來竊取資訊。特朗普致力於阻止類似事件再發生,這也是數十年來,美國政府首次嚴肅看待中共帶來的資訊竊取威脅。

主持人問蓬佩奧,直接禁止中國學生或研究人員在某一段時間赴美是否更直截了當,蓬佩奧表示不想在特朗普評估選項之時說太多,強調「並非每位在這裏的中國學生都是為中國共產黨工作,或是聽命於他們,但這確實是總統特朗普正在仔細研究的事」。他說,未來幾周或幾個月大家將會「看到更多」。

驅逐中國公費學生

蓬佩奧接受電台訪問後當天,美國北德州大學向校內發表通告指,該校於8月26日起中止受中國公派學生學者在該校學習的資格,他們不能再繼續使用學校服務器、電子郵箱等學習資料,僅允許受影響的人返校領取個人物品。該校又指出,由於公派學生學者的學習項目已經結束,根據美國簽證要求,他們須於一個月內離開美國。

事件在中國留學圈子引起爭議,據網絡消息,北德州大學在作出決定前並無知會學生們,也沒有解釋為何終止他們的學習項目。有受害學生抱怨,事件或影響到他們無法畢業,而且需要拼命找地方做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檢測,捱貴機票回國。一名受影響的公派學者表示,他沒聽說過北德州大學有中國公派學生學者遭到任何具體的指控,學校的做法並不公平。

由於受到不少中國網民詢問,該校也在Twitter上作出回應,表示有關決定是針對「該個別機構」(即中國國家留學基金委)所資助的訪問學者,並不影響其他已獲取錄或正在就讀的學生,該校也繼續歡迎包括中國在內的全世界學者。

不過,仍然有不少網民在帖文下方留言,指回應不夠充分,無法理解校方的決定。有網民表示,這些拿着公派獎學金的訪問學者家境並不富裕,而該校只是讓他們的處境更加艱難。

值得一提是,該校還在接受一間當地傳媒採訪時稱,被影響的訪問學者「只有15人」。不過,該校並未在這些回應中解釋驅逐的原因。

公派學生學者是指由中國留學基金委員會資助的留學生及學者,一般會被派往科技教育發達的國家和地區的知名院校深造,獲公派資格的學生往往成績優秀、「政治素質」良好,是國家重點培養的人才。

不過中國在美留學生及教授近日陷入間諜爭議,有4名留學生涉嫌隱瞞解放軍身份被控簽證詐欺等罪名,中國駐侯斯頓總領事館也因被美方指控是中國發展留學生間諜、獲取經濟和軍事情報的「司令部」,遭要求閉館。

美欲與華學術脫鉤

新中國成立後,經歷了10年文革的顛覆,中國開啟了改革開放之路,百廢待興,曾經留學法國的鄧小平知道留學外國、學習先進科技對國家現代化建設的重要。他說:「這是五年內快見成效、提高我國水平的重要方法之一。要成千成萬地派,不是只派十個八個。教育部研究一下,花多少錢,值得。」

1978年12月26日,新中國派出的首批52名留美人員抵達巴黎機場,轉機去紐約。出國前夕,他們去做了統一的西裝,甚至是帽子和包,都是一樣的。

據說,中國派留學生到美國,是鄧小平與美國時任總統卡統商定的。

1978年5月20日華盛頓時間凌晨3時許,美國前總統卡特被叫醒接聽電話。除了遇到危機,很少會出現這種情況。電話是從北京打來的,卡特問:為什麼這麼早打電話?

助手向他報告說,此時正和鄧小平在一起。

卡特問:是有什麼壞消息嗎?

對方回答,不是壞消息,是因為鄧小平問你能否接受5,000名中國學生到美國大學留學。

卡特回答:你就對鄧小平說,我們可以接受10萬中國學生。

自此,中國的赴美留學熱潮掀開大幕。從第一批的50名留學生,到2017出國留學生數量達60.84萬,一批又一批的留學生到美國學習。

據首批留美學生回憶,當時中美在科技以至生活上差距甚大,到美國留學令他們打開了眼界。

清華大學機械工程系教授柳百成,是首批留學生之一兼52人的領隊。他回憶說:

「我那時剛到麥迪遜,住在一個普通美國人家裏,看到房東太太七八歲的兒子正在玩蘋果電腦。我感到十分驚訝,因為出國前自己從未見過電腦,但在美國,連兒童都能自如操作。」 「我感覺到,或許有一天計算機會改變人類的生活。就一杯咖啡到凌晨三點,和本科生一起學習計算機高級語言。」

除了電腦等「新興事物」,美國頂尖的科研設備,也給這批留學生的學習和科研注入了強心劑。柳百成說,「出國前,我用光學顯微鏡只能將材料微觀結構放大1,000倍;在威斯康星大學的實驗室里,通過掃描電子顯微鏡可以放大20萬倍,對材料微觀結構研究的深度有了質的跨越。」

證鄧小平判斷正確

當時,雖然是文革過後不久,大家對外國的情況不那麼熟悉,但中央領導對這批留學生管理採十分寛鬆的態度。

中國原子能研究所研究員、最初赴美留學50人之一的李祝霞回憶,在前往美國前,國家組織了對這批人的培訓,主要內容是去國外的注意事項和外交禮儀。

「當時的領導說,到了國外要注意身體,要多喝牛奶,要知道當時在國內很少人有喝牛奶的習慣。」「提醒我們最多的是,到了國外要不卑不亢、堂堂正正,如果接到外國朋友的邀請,即使一個人也可前往參加活動,這令我們感到很寬鬆。」

據柳百成回憶,「學校的師生對我們也很友好。有一次,一位教師主動跟我們說,他能買到很搶手的NBA門票,4美元一張,需要的請舉手。雖然我們很想去,但沒有一個人舉手,因為沒錢。」

幾天後,柳百成不經意間和大使館的一位領導說起這事。那位領導立刻說,「這怎麼行,不能讓美國人覺得中國人對什麼都不感興趣,以後再有這種情況,你們就去,回來我給報銷。」

因為珍惜這難得的機會,這批留美學生學習十分刻苦。肯定有人擔心,這些人學成之後,會不會「賴在美國不回來了」?事實上,這一批52人,除一人延期歸國外,均在兩年後按時歸國。

在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談及留學問題時,非常有魄力地直接說:「不要怕出一點問題,中國留學生絕大多數是好的,個別人出一點問題也沒什麼了不起。即使一千人跑掉一百個,也只佔十分之一,還剩九百個。」

結果證明鄧小平的判斷很正確,這些留學生研究的領域雖各有不同,但都成績斐然,僅當選院士的就有7人。

這批留學生來到美國幾天後的1979年1月1日,他們在華盛頓見證了中美正式建交、中國駐美大使館掛牌的歷史性時刻。

42年過去,中美關係陷入冰點,當年中美兩國領導人以高超的政治智慧,結束了中美多年敵對、開啟了兩國交往之門。然而,如今特朗普要把中國拖入冷戰,驅趕留學生在某種意義上,比封鎖科技更嚴重,這是直接切斷了中美文化學術交流的紐帶,將中美帶入全面敵對之境,將中美拉回40多年前的形勢,未來的發展更不容樂觀。

■蓬佩奧表示,特朗普正考慮限制中國學生及到研究人員到美國,可能在未來數星期或數個月公佈細節。
■北德州大學近日突然宣佈驅逐所有受中國國家留學基金委員會資助的公派訪問學者和留學生,並限他們在一個月內離境,引發爭議。
■網傳北德州大學的電郵。
■70年代第一批到美國大學留學的中國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