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負擔待售房屋比疫情前少41.1萬間

0
可負擔待售房屋比疫情前少41.1萬間
■全國地產商協會的研究顯示,房價飆升加上出售房屋數目大減,令擁有住房夢想的中產階級買屋比兩年前更難。

全美房價在疫情期間因需求激增、房源萎縮等兩大因素影響而大幅飆升,令中產階級擁有自己住房的夢想更加難以實現。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稱,房價飆升加上待售房屋數目大減,令很多人買屋比兩年前更難。由全國地產商協會(NAR)周一(7日)公佈的研究顯示,在去年年底,市場上被認為年收入在7.5萬至10萬元的家庭可負擔的待售房屋,比疫情爆發前少了約411,000間。2019年底,這一收入階層中每 24 個家庭就有一個可負擔的房源。 到2021年12月,該數字變為每65個戶家庭才有一個這種房源。

這是NAR首次進行這類研究,研究通過假設家庭使用30年固定按揭利率,並且包括地產稅及房屋保險在內的房屋開支不超過家庭收入的1/3,以此來計算不同收入層的負擔能力。

NAR的研究還考慮了不同價位的待售房屋庫存。研究發現,在過去兩年,除了最富有的國民外,所有人的住房負擔能力都在惡化,而且市場上房屋數量的減少令每個收入階層的購房變得更為困難。

很多買家試圖利用創紀錄低位按揭利率的機會置業或換大屋,但房屋建造速度在疫情期間放緩,加上許多潛在賣家推遲行動或不願出售,令疫情前已經異常低的待售房屋庫存量進一步減少,從而推高房價,令中產的購買力顯著下降。

皮尤研究中心根據2020年的收入數據,將中產階級定義為兩口之家的年收入在43,399至130,198元。

NAR表示,在去年12月,收入在7.5萬至 10萬元之間的家庭有能力購買51%的住房庫存,低於2019年12月的58%。這7個百分點的降幅是所有收入階層中的第二大降幅,僅次於收入在10萬至12.5萬元之間的家庭。後者該比率下降了8個百分點,降至有能力購買63% 的待售房屋。

NAR發現,對於收入在7.5萬至10萬之間的家庭來說,他們可負擔待售房屋數量最少的6個都市區中有5個位於加州,其中以矽谷為首。因而有分析指,加州可負擔房屋的短缺,有助於解釋為何很多人在疫情期間離開加州搬到內陸。

截至去年12月底,待售或簽訂合同的房屋數量減少至91萬間,為NAR自1999年開始跟蹤現有房屋總庫存量以來的最低位。

有經濟學家和房地產經紀預期,今年春季待售房屋數量將增加,從而將減輕購房人士的壓力並減緩價格的增速。他們指出,目前在興建的房屋數量處於多年高位,其中許多房屋將於今年完工。

不過也有分析指,供應鏈延遲的情況繼續令建築商的建房速度減慢。而許多屋主以較低的按揭利率進行了再融資,這可能使他們更不願意搬家。這些因素也有可能阻慢待售房屋的增速。

■研究發現,在過去兩年,除了最富有的國民外,所有人的住房負擔能力都在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