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開始強制關入竹篙灣檢疫中心7天

0
周一開始強制關入竹篙灣檢疫中心7天
■國泰航空機組人員要面對長時間隔離檢疫,境況悽涼。

香港是世上數一數二的航空樞紐,也是世界上新冠肺炎防疫措施最為嚴苛的地區之一。英國廣播公司(BBC)近日專文介紹香港國泰航空飛行員在這些措施下,精神健康和生活壓力倍增,有飛行員直指,光是今年就有將近150天花在隔離檢疫,「你就像處於永久隔離中。」

香港政府將對從美國抵港的人士實施最嚴格的檢疫要求,周一(13日)開始當地抵港人士,須先強制入住竹篙灣檢疫中心7天檢疫,機組人員不能倖免。

BBC中文網報道,香港雖然近月確診的COVID-19本土病例寥寥無幾,但是為了迎合中國的「清零」政策,香港實施廣泛檢測與隔離制度。飛行員也不能豁免,而這意味着他們絶大多數時間不是工作,就是在隔離檢疫中。

這一系列的嚴厲措施從機場開始。所有入境的國際旅客抵達香港機場之後,都先接受新冠病毒檢測,檢測結果當天能取,結果出來後才能辦理入境手續,而就算病毒結果呈陰性仍要接受隔離。

一位國泰航空飛行員克拉克(Clark)說:「他們(飛行員)已經在飛機上25小時以上,稍有延誤便是個30小時。」「他們得坐在塑料椅子上等待檢測結果,無法睡覺。從下飛機到回到家裏頭,整個過程需時4個小時。」

要是檢測結果為陰性,他們可以回家,但還不代表自由了。在抵達香港的頭3天,機組人員必須留在家中,每天只准離家兩個小時接受新冠病毒檢測或必要活動。在接下來的18天,機組人員須「避免不必要的社交接觸」,並繼續每天接受檢測。克拉克說:「我不覺得有任何公平或合理可言。完全讓人無法接受。」

如果飛行員檢測呈陽性,或者像國泰航空飛行員皮耶(Pierre)一樣被列為「密切接觸者」,將被送到醫院或者是專門的隔離設施,例如居住環境備受非議的竹篙灣檢疫中心。

皮耶形容,待在竹篙灣中心就像是在「零日照」一個的狹窄房間內被「單獨關禁閉」。他說:「我就連一點植物也看不到,一片草坪都沒有。」

實際上,即使國泰的飛行員到了外地,也不代表這樣的限制結束。機組人員在外站停留時還是得遵守航空公司嚴格的隔離規定。皮耶說:「你從(隔離飯店)房間直接前往飛機,執飛,然後直接回到房間給鎖起來,直到你再次離開為止。」

一旦到達酒店,他們必須留在房間內,包括用膳時間。皮耶說:「飯餐都給送到房門口,你打開門去取,在房間內一個人吃。」「房門口有保安,所以你基本上連走廊都不能去。我們從上班報到開始到回到香港,都一直在隔離當中。」

皮耶甚至指稱,光是今年,他就有將近150天花在隔離檢疫之上,「你就像處於永久隔離中。」

已有10年以上經驗的國泰客機空服員格瑞絲(Grace)描述最近的飛行生活,「下飛機就做檢測,等結果,回家頭三天不能出門,跟着頭7天自己做快速測試,公司都派發了套裝。接着就是第、5、9、12、15天要做檢測。要是這幾天中間你又得執飛,就重新再算。簡單說就是不斷輪迴。」

國泰航空是在3名貨機飛行員返回香港確診後,於11月17日起實施新的內部隔離措施,當時明言機組人員返回香港後首3天能外出最多兩小時。但BBC中文接觸到的國泰空服員向記者展示內部指引,上面已不見了「最多兩小時」的說法,只說允許的「必要活動」包括購買食品和日用品、就醫或買藥、接受強制檢測和上班執勤。

格瑞絲對BBC中文網表示,她並未參與公司的自願「閉環式」執勤計劃,加上疫情下載客航班早已大減,她已減到每月執勤一、兩班。參加「閉環式」執勤的機組人員有隔離補貼,但模式是執勤21天,緊接隔離14天。持續失去自由,似乎不是金錢足以彌補。

格瑞絲說:「始終大家都得賺錢養家,但這對身心來說很不健康。你只能呆在房間裡,見不到親人,很多事情都做不了。要是每一個月如是,對心理健康的影響很大。」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柏良認為港府與國泰協商制定的隔離措施仍不夠嚴謹,倡議機組人員抵達香港後也要先接受至少7天的強制隔離檢疫,方可返回社區。但特首林鄭月娥與國泰航空均聲稱,進一步收緊檢疫措施將顯著減少可調配人手,導致運力受限,影響香港經濟。

國泰航空承認隔離措施對機組人員構成「負擔」。該公司稱:「飛行員要是自我感覺不宜執勤,不論原因,均可向管理團隊提出,不用有疑慮。法律也保障他們宣告自己不宜執勤的權利。」

國泰航空也承認注意到「近期士氣」對機組人員如何看待其職業產生了影響。

但這些說法對於部分員工來說,於事無補。BBC接觸到的國泰飛行員均表示,因為其職業對其精神與個人生活所造成的衝擊,他們已提出或正考慮申請壓力假。克拉克就說:「我幾乎肯定等到春天就會辭職……我凖備裸辭。」他直指,「大概80%跟我一起飛的人都在積極尋找別的工作。」

■BBC刊出竹篙灣隔離營房間照片;下周一起美國返港人士,須先於此處隔離7日。
■竹篙灣隔離營有如監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