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長祭出釘牌極刑,阻嚇違反防疫條例酒吧

■佛州的烈酒牌有價有市,花$100申請費,中獎機會勝過彩票。

佛州州長德桑提斯為應對酒吧違反防疫指引亂象,今日宣佈將祭出終極刑罰——吊銷違例酒吧烈酒牌照。烈酒牌照(liquor license)在佛州由於極難申請,新入行者往住要靠每年一度的抽籤才可取得牌照;另外,佛州法例亦容許持牌人炒賣烈酒牌,叫價高達36萬元,不單獲高級食府青睞,夜總會及超市亦加入競逐,令烈酒牌有價有市。       

德桑提斯今日在奧蘭多舉行疫情簡報會,表示不少酒吧嚴重違反州政府頒佈的復市防疫規定,完全無視社交距離及限客令,故必須用重典懲治。

「很多酒吧入夜後擠滿顧客,沒有人戴上口罩,這顯然並非情有可原的錯誤,而是東主蓄意違反防疫條例,危害公共衛生。」德桑提斯說。

州長指出,佛州商業部會立即取銷違例酒吧的商業牌照,並進一步吊銷烈酒牌,是對賣酒夜店的「死刑」,「我們對犯事酒吧作零容忍。」

上周末,奧蘭多的The Knight’s Pub成為第一間被祭旗的酒吧。商業部指出,該酒吧多番以100%客量營運,結果出現集體感染,超過40名顧客及職員確診。酒吧的烈酒牌已被吊銷,無法開門營業。

增加7,500個人口 才發一個新牌

佛州的烈酒牌由於是限量發出,所以非常珍貴,而且申請人多,政府又容許轉手炒賣,故烈酒牌有價有市。

據佛州法例規定,67個縣要獨立發牌,每個縣要增加7,500個人口,才會發出一個新烈酒牌,所以很多人口穩定的縣長年沒有新牌可供申請。2019年佛州只有27個縣,合共51個新牌發出,共有近3萬人爭奪。

審理烈酒牌的佛州煙酒部(Division of Alcoholic Beverages and Tobacco),會以抽籤形式發牌,今年申請日期由2020年8月17日開始,45日後截止,報名費$100。

被抽中的幸運兒,需要通過背景審查,證明沒有案底及欠債等,並一次過繳交$10,750費用,用作州政府酗酒及濫藥教育基金。

烈酒牌數量有限,除了想加設酒吧賣酒賺錢的高級食肆——烈酒的「酒水毛利成本」(Pour Cost)只有15%,比起餐酒(27%)及啤酒 (24%)低,利錢可觀——渴望得到之外,還有最需要烈酒牌的超市如Publix及夜總會等加入競逐。 

烈酒牌不同於啤酒/餐酒牌(Beer and Wine License),沒有地址限制,持牌人可以在縣內任何地方出售烈酒,令到牌照更加珍貴。

2017年之前,很少人知道佛州有「烈酒牌抽奬」(Liquor License Lottery),但經傳媒報道過之後,不少合規格食肆(2,500呎以上、座位150;不同縣有不同要求,較小的縣要求較低),每年便花$100「刀仔鋸大樹」碰運氣。若幸運被抽中(去年機會率為1/30000),便可以即時炒賣賺一筆。

烈酒牌是海鮮價,轉售大多數要靠中間人(broker) ;佛州法例規定,新牌持有人若於36個月內轉手,要付出$27,300轉手費給政府,但仍然有厚利可圖。

疫情爆發之前,烈酒牌炒價由20萬至36萬不等,所以一旦抽中,轉手輕易最少賺10多萬元。

若不轉手,經營酒吧及夜總會的烈酒牌叫4COP,年費$1,820;超市及酒鋪出售烈酒的牌照(包括啤酒及餐酒)叫3PS,年費$1,365。

■高文田 報道

■奧蘭多市的 The Knight’s  Pub被吊銷烈酒牌,無法營業,但仍可以出售食物。
■ The Knight’s Pub復市後在社交媒體大力宣傳,吸引大批年輕顧客,結果出現集體感染。
■佛州烈酒牌可以轉讓,永遠不會跌價,曾被傳媒稱為金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