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州議會入手搶選舉人票,阻止認證選舉結果

■特朗普對選舉官員和州議會施壓的做法雖然極具爭議,但有可能其實沒有違法。

不論是傳媒、法院甚至聯邦選舉委員會都沒有權決定美國總統選舉的勝負。真正左右結果的是全國50州的選舉人。因此,當特朗普於法律戰接連遇挫的時候,他似乎改為從州議會入手。

普遍認為特朗普的如意算盤是這樣的:首先,盡可能阻止各州認證選舉結果,不論是循司法途徑還是鼓勵共和黨籍官員反對;之後,於拜登以些微優勢勝出、共和黨控制的州議會進行遊說,要他們基於大規模舞弊情況無視普選投票結果;然後,要求州議會12月14日將選舉人票投給特朗普而不是拜登;接着,只要有足夠的州份這樣做,例如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和賓夕法尼亞州,特朗普的選舉人票數就能達到270票的當選門檻;最後,若然拜登和特朗普打成平手,即各269票,要由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選出總統,但因每州只有一票,規則仍然對特朗普有利,有望當選。

美國逾200年的民主歷史以來,不是從未出現過爭議。但《紐約時報》形容,今次特朗普意圖推翻結果的做法是史無前例,比起1876年「騙子閣下」(His Fraudulency)海斯(Rutherford B. Hayes)的當選更具爭議。

歷史學家兼《戰爭總統》(Presidents of War)作者貝施洛斯(Michael Beschloss)指出,當年雙方都同意最少三州選舉結果有爭議,但現時沒有認真的人認為具爭議選票的數目足以改變結果,並形容這是「人為危機」。

為了避免出現同樣的爭議,國會於1887年通過《選舉人票點算法》(Electoral Count Act)。不過法例只是制定了框架,沒有列明具體如何點算選舉人票。俄亥俄州立大學憲法和選舉法專家福利(Edward B. Foley)提到,法例只是要求國會考慮所有已經提交聲稱有效的選舉人票。如此一來,國會就要面臨現代選舉最大的考驗。

從理論而言特朗普不是沒有可能扭轉敗局,但普遍認為機會甚微。選舉人票大幅落後的特朗普必須成功遊說幾個州議會,而且他針對的州份大部分都是由民主黨成員出任州長,他們絕對不會袖手旁觀。例如密歇根州州長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可以辭退選舉委員會官員,再任命願意認證拜登當選的人。他們甚至可以委任投票給拜登的選舉人,意味將同時有州長委任的選舉人和州議會委任的選舉人提交選票,交由國會定奪。

當然,機會微不代表沒有可能,畢竟特朗普的當選曾使人「跌破眼鏡」,4年以來也打破了很多傳統和框架。

美國立國初期,州議會有廣泛的權力決定如何分配選舉人票,加上其實美國沒有憲法規定州議會要遵循普選結果,州議會一直以來只是自限權力,順應普選結果。特朗普對選舉官員和州議會施壓的做法雖然極具爭議,但有可能其實沒有違法。

■威斯康辛州州議會若在12月14日將選舉人票投給特朗普,該州的普選票便變得毫無意義。
■美國各主流傳媒及反對特朗普的人,雖然認定拜登已當選,但最終結果仍未有任何官方認證。

我要留言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