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招清場、殺手子彈轟頭 政府愈驅趕問題愈惡化

0
怪招清場、殺手子彈轟頭 政府愈驅趕問題愈惡化
■加州州議會上周三(11日)通過一個大膽的租金管制法案,為每年的租金升幅設立不得超過通脹率以上5%的上限;並規定屋主不得無理驅逐租客,以圖紓緩加州的房屋問題及露宿者危機。

美國近年經濟雖然不差,但濫毒、精神病等社會問題沒有改善,加上租金飛升,令露宿街頭的人數有增無減,並造成阻街、衛生等連串影響。總統特朗普早前揚言要強硬清理露宿者,周二至周三(17日至18日)前往民主黨票倉加州,商討決該州的露宿者問題。加州有居民建議「建牆」作分隔,有地方政府甚至以超短巴士站遮雨棚、公眾地方播放兒歌等怪招驅趕,拉斯維加斯更出現專門槍擊露宿者的連環殺手。

荷蘭一支攝製隊,最近在美國拉斯維加斯地下水道拍攝紀錄片時,巧遇一名星級露宿者——美國著名色情片女星珍妮‧李(Jenni Lee)。本名為Stephanie Sadorra的珍妮,拍過的色情片在網上有過億流量,至今在全球最佳色情片女星排行榜中位列119。

2009年她突然放棄色情片事業轉任模特兒,其後更消聲匿跡。沒想到現在卻居於沒有電燈的地下水道,棲息的地方只有一張床,一個櫃和兩張椅子。

■現年 37歲的前 AV女星 Jenni Lee,曾一度是最著名的成人影片女星之一,現在是棲身拉斯維加斯下水道的露宿者。

其實在美國。如珍妮般的無家可歸者大有人在,除了單身,也有整個家庭,往往持續露宿街頭一年以上。

三藩市心理健康改革主任尼古斯布蘭特日前便發表報告,確認現時三藩市有4,000人同時出現無家、毒癮、心理三大問題,其中200人狀況嚴重。

美國聯邦發佈的一份報告更顯示,2018年全國有超過55萬人無家可歸,雖然一些大城市的街頭生活人數有所下降,但整體仍比2017年增加約2,000人。其中最多在紐約,有近8萬人。洛杉磯的露宿者亦為數不少,因為每年有大量年輕人前往尋找電影夢,但很多人最終因無法找到工作而淪落街頭。

露宿者的生活環境惡劣,不少地方的露宿者冒着被輾過的危險,睡在單車徑上,亦有人被迫睡在佈滿尿漬的地上,生活苦不堪言。在洛杉磯市中心以東的貧民窟地帶窮街(Skid Row),全長一公里的街上住了2,500名露宿人士,滿街都是帳篷。當地區議會指出,政府在市中心只提供了9個永久性廁所,令該處出現近200名露宿者爭一個廁所的情況。

■在洛杉磯市中心以東的貧民窟地帶窮街(Skid Row),普通人都不敢入內。

引起公共健康危機

露宿者愈來愈多的問題亦引起社區的公共健康危機。如洛杉磯居民貝爾斯在兩年前經過窮街時,因為腿上的傷口感染了大腸桿菌、金黃葡萄球菌和鏈球菌,結果要截肢保命。另外加州在2017年持續爆發甲型肝炎,造成至少19人死亡,500人受感染,其中大部分正是露宿者。

除了地下水道、單車徑,露宿者還佔用公眾設施,如紐約市天府於2016年推出智慧城市計劃「LinkNYC」,把市內的老舊電話亭改造成Wi-Fi服務站「Link」,提供免費Wi-Fi上網服務,然而不少服務站被露宿者佔用,部分人更索性「紮營」長駐,過着免費上網的逍遙生活。

特朗普早前出席大阪G2峰會期間指,美國許多大城市如紐約、洛杉磯、三藩市等的清潔度,相比起大阪差得很遠,並直斥這源於露宿者,「他們影響路人健康、損害國家形象,亦不利於他國領導人到訪。」

特朗普甚至用「可恥」來形容露宿者,又宣稱會嚴肅應對,或採取強更措施清理,並批評崇尚自由主義的政客令問題惡化。

■美國現代的露宿問題於上世紀70年代開始在紐約浮現,每年均有數百名無家者在街頭離世。

居民要求「建牆」分隔

事實上,希望露宿者盡快消失的不止特朗普一人。2017年加州聖何塞有議員建議興建臨時房屋安頓露宿者,卻遭富裕居民反對,在抗議大會上,數百名居民更高呼「建牆」以分隔露宿者。

去年拉斯維加斯更出現專門針對露宿者的連環殺手,多次以「行刑式」手法向露宿者的頭部開槍,當中兩人死亡。

不少地區政府對露宿者亦是趕盡殺絕,例如西雅圖的立交橋,過往一直是露宿者的聚居處,但去年當地交通部在警方協助下趕走大批露宿者,並隨即設置單車泊位,令他們不能回來居住。

當地政府類似的「小聰明」比比皆是,例如在公園的長椅中間加裝扶手,以阻止露宿者躺下休息;巴士站的遮雨棚只有座椅的一半長度,令流浪漢不能過夜。

西棕櫚灘每晚播兒歌

南佛州西棕櫚灘市政府更利用怪招對付露宿者,每到晚上就用揚聲器不停循環大聲播放兒歌《Baby Shark》和《Raining Tacos》,以「煩音」趕走聚集在公眾活動場館外空地的露宿者。

然而,解鈴還須繫鈴人,一味盲目的驅趕,並不能夠真正的解決情況。有研究指出,大部分人流落街頭是迫於客觀因素,如失業、家庭暴力、慢性精神疾病等。

此外,美國聯邦住房局認為,洛杉磯、西雅圖、達拉斯和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無家可歸者近年增幅較大,源於房租飛漲。由於美國人對買樓沒有亞洲人般執著,因此每當租金大升,便有很多人因為交不起租而露宿街頭。

■紐約政府願意花費更多資源在露宿者身上,卻未有成功減低他們的數目,露宿者近年來反而有上升的趨勢。

針對收入和住屋問題,一些地方政府已着手推出扶持政策,如洛杉磯縣政府同意將部分聯邦第八款優惠券用於為露宿者提供租金補助,同時準備以額外的現金優惠,鼓勵發展商提供可負擔房屋。紐約政府更積極推動「先安居」(Housing First Approach)政策,為無家者提供長期住宿,再協助自立及處理個人問題,重回「有家可歸」的正常生活。

佛羅里達國際大學(FIU)教授馬爾(Matthew Marr)在其著作《Better Must Come: Exiting Homelessness in Two Global Cities》中,探討了美國洛杉磯的無家者如何在不同層面的社會環境作用下,透過過渡性房屋計劃脫離露宿處境。Marr認為,應該把露宿現象理解成一個由社會構成、具創傷性及邊緣化的困境,而非一個無法扭轉的處境或個人身分問題。書中又提到部份無家者並非因為個人問題而露宿,他們是全球化經濟下的受害者,因勞動和房屋市場動盪、社會安全網破損而淪落街頭。

■撰文: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