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性販賣受害人為名 誘騙少女賣淫為實

0
拯救性販賣受害人為名  誘騙少女賣淫為實
■福斯特誘騙少女到脫衣舞俱樂部工作,再安排她們賣淫接客,從中賺取鉅額收入。

南佛州本月初破獲一個誘騙少女賣淫集團,一位年輕少女偶遇聲稱以拯救性販賣受害人為己任的非牟利組織創辦人,被誘騙至關懷之家,誰料更泥足深陷,被逼以舞女身份充當性奴和妓女。之後,在警方調查中,一家名為「福斯特關懷之家」公司背後的秘密,逐步浮出水面,當中竟然有華女助扯皮條。

約4年前,南佛州包和縣8月中旬一個炎熱仲夏夜,一名處在康復期的海洛英成癮吸毒少女,在夜店門外第一次遇見淫媒福斯特(William Foster)手下的中介,被甜言蜜語引誘。

一周後,這名年輕少女在脫衣舞俱樂部被介紹給48歲的福斯特。她告訴福斯特,在「家不成家」的環境艱難掙扎。福斯特告訴她,應立即收拾行李,搬過去和他同住。就在該夜,福斯特開車將她帶到他在南佛州三個住所中其中一個,並假意告訴會拯救她。

然而,迎接她的卻是噩夢,佛州南部地方法院刑事訴訟檔案記錄指出,這位少女(之後被認定為「3號受害人」)指控福斯特強逼少女以脫衣舞女身份充當性奴和妓女,專門誘騙那些寄養家庭少女和脆弱年輕女性,將她們賣落火坑。

女助手扯皮條 並招攬新受害人

「3號受害人」並不是唯一指控福斯特誘騙少女賣淫的人。檢察官在11月14日刑事訴訟裏記載,這名福斯特打着非牟利組織旗號,創立了一個名為「福斯特關懷之家」(Foster’s Care)網站,該網站承諾提供「針對性交易人口販賣受害人的綜合康復計劃」和稱「與警方和聯邦調查局(FBI)保持合作夥伴關係,從事保護女性工作。」

執法人員指,福斯特操縱賣淫集團,當中有兩名女助手負責扯皮條及招攬新受害人。

據《棕櫚灘郵報》(Palm Beach Post)報道,陳漢娜(Hanah Chan)和霍洛維(Ashleigh Holloway)共同被檢方以欺詐、脅迫或暴力手段進行性販賣等罪名指控,陳漢娜還被控在招攬賣淫生意中做「馬伕」(接載妓女賣淫)。

據稱,他們負責打理非法所得財富,控制這些可憐的少女,並協助集團物色新少女。福斯特則被控以故意唆使與合謀未成年人性交易和性販賣等罪名。

根據刑事指控,福斯特「欺騙、操縱和以傷害恐嚇等方式教唆年輕女性和未成年少女從事非法性交易。」聯邦調查人員指,福斯特還強逼女性以所謂「檸檬汁減肥法」(lemon juice diet)減肥,並要求他手下的少女要對胸部、臀部和鼻子做整形,還要求她們吸脂,甚至削除部分肋骨,以此來使得她們本已經很瘦的腰圍顯得更纖幼。

檢察官指,她們必須服從福斯特的命令,在其誘導下被逼與富有客人發生性關係,並為其盡可能多地賺更多黑金。

據報,2014年,福斯特創辦福斯特關懷之家;儘管該組織在2015年之前已正式解散,但調查人員認為公司仍在網絡上營運,而今年夏天,網上出現一個宣傳該合資企業的新網頁彈窗廣告,廣告裏的「聯繫方式」一欄赫然顯示福斯特的電話號碼。廣告中,福斯特關懷之家聲稱在為遭受性交易傷害的女性提供協助。

助理檢察官杜安(J. Mackenzie Duane)上月在法庭上說:「這是謊言,被告顯然是以此招募其他受害人。」

新招募少女告密 破解淫媒勾檔

就在「3號受害人」在脫衣舞俱樂部與福斯特見面不到一個月後,颶風多利安(Dorian)吹襲巴哈馬群島,一路直逼佛州。

雖然颶風沒有對佛州造成重大影響,但福斯特仍擔心這會影響其生意,冒着暴風雨將手下7名少女送往底特律接客,並警告她們必須賺到15萬元才能返回南佛州。

當少女們在旅館休息時,一個被新招募進來的少女悄悄撥通國家人口販賣熱線電話(National Human Trafficking Hotline),在底特律的酒店,警方約見了她,開始破解福斯特的淫媒勾檔。
警方發現了一個手工體溫計量表(handwritten thermometer gauge chart),該表似乎可用來追蹤少女們在底特律的收入。當警方於9月6日突擊搜查旅館時,7名少女已經賺到得近37,000元。警方還搜查出一些指導少女們如何多賺錢的筆記,有的寫着「價錢能談,生意須做」(try to negotiate but take offer)的話和一些明顯的性暗示筆記。

聯邦調查局探員在搜查福斯特在南佛州的房子時,也發現類似證據,還有裝了數十個避孕套的盒子和被性感舞衣塞滿的垃圾桶。

在這名受害少女向警方撥通求救電話的兩年多前,即2017年,有另外兩名受害少女曾向聯邦調查局特工提供過一些有關福斯特經營賣淫集團及操控少女的描述。

升任為助手 負責管理其他少女

兩名少女分別稱為「1號受害人」和「2號受害人」。她們告訴調查人員,一開始被福斯特招募過去做舞女和妓女時,還未成年。

其中一個少女說自己在2007年至2010年期間為福斯特工作,另一個少女指自己從2004年開始為福斯特工作了將近7年,最終成為他的助手之一,負責管理其他少女們每天帶來的收入。

自稱是受害人的她們,列舉了福斯特給她們購入的豪車,其中不乏有法拉利、凱迪拉克(Cadillac)Escalades和Corvette這些名車,同時還給她們買Versace、Fendi和Gucci等名品服飾裝扮她們。

福斯特告訴這些少女,只要她們肯一直留下為他工作,可為她們建立退休基金,給她們日後的生活保障。但如果有人想離開,將不會得到一分錢。

然而,想離開並不可能。一名為福斯特工作近7年的助手告訴FBI,她有一天終於決定洗手不幹,並開始收拾行李準備離開時,福斯特把她推到床上,猛擊她的頭部,幸好另一名助手勸止,及時制止了他,否則可能搞出人命。

據報,福斯特扣留着受害人的出生證明和社會保險卡。而兩個宣稱自己也是受害人的少女指,他密切監視她們在網絡上的活動,並閱讀其電子郵件,搜索她們的社交媒體帳戶,追蹤她們在網上的搜索歷史;她們還告訴調查人員,福斯特不允許她們交男友。

警方在調查福斯特期間,偷拍到20歲的陳漢娜和36歲的霍洛維在狄雷灘(Delray Beach) 市Franwood Drive的寓所外傾談【下圖】。警方指出,陳漢娜在同市 Sherwood Forest Drive亦有一物業,兩間房屋均用作收留少女作賣淫用途。

■警方在偷拍到陳漢娜 (右)和霍洛維 (左)在寓所外傾談,兩人背後泊着接載少女賣淫的 Escalades四驅車。

兩女若被指控的罪名全部成立,將面臨終生監禁。

幫少女賺錢 福斯特好壞難分?

然而,在11月一次聽證會,一名拒絕透露姓名的男子,稱自己是福斯特的朋友。他形容福斯特是一個善良的淫媒,只是拉皮條幫少女賺錢。他指,其中一名自稱是受害人的少女還和福斯特育有一子,暗示她去報警,完全是出於私怨。

福斯特的律師霍華德(David Howard)辯稱,對這些少女來說,福斯特不是淫媒,而是她們的拯救者。

法庭記錄顯示,法官因擔心福斯特棄保潛逃,並留意到他在緩刑期間有繼續從事犯罪活動的歷史,拒絕其保釋申請。

佛州南區法官萊因哈特(Bruce E. Reinhart)上個月說:「針對那些到外面還會繼續胡作非為和傷害他人的人,這樣的做法(拒絕他們的保釋申請)會更好。」

據稱,福斯特告訴其中一個受害人,「招募未成年人和年輕少女的最佳去處是在女童院舍、庇護所和舞廳,尤其是那些由暴力皮條客打理的低端會所。」

聯邦調查局特別探員凱維(Kelly Cavey)說,一份福斯特的口供寫道,福斯特表示,「少數族裔和年輕少女們在那些地方都特別脆弱和無助,最易被招攬。」

■撰文:陳志豪

■聯邦調查局的「街頭罪案隊」,聯同南佛州警方搗破福斯特的賣淫集團。
■用作誘騙少女的「福斯特關懷之家」(Foster’s Care)網站。
■「2號受害人」對FBI表示,第一次跟福斯特見面,地點是圖中位於邁阿密的 Gold Rush脫衣舞俱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