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首個競選廣告 大打溫馨家庭牌

0
推出首個競選廣告 大打溫馨家庭牌

正競逐民主黨提名參加明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台裔候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其母親陳玲銖(Nancy Yang)及多名大學舊同學,接受《華盛頓郵報》專訪,暢談他的前半生。律師出身的楊安澤坦言自己「入錯行」,形容在律師樓工作是「一生最差的五個月」,最終他背負沉重學債和父母期望,決定創業,做就今天的自己。

■楊安澤本周三(10月30日)推出了第一個競選廣告,還找來太太和兩個兒子,大打溫馨家庭牌。

44歲的楊安澤1975年於紐約出生,父母來自台灣,皆為柏克萊大學校友。父親楊界雄於柏克萊大學取得物理學博士後,曾入職於通用電氣和IBM。

楊安澤小時候是「書蟲」,經常被同學欺凌,但天資聰明,12歲起、連續四年報考SAT考試,最高取得超過1,500分,每年暑假參加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資優學生夏令營。其後他轉讀著名寄宿學校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學院(Phillips Exeter Academy),加入辯論隊,曾代表美國遠赴倫敦參加世界比賽。

中學畢業後,楊安澤同時獲史丹福大學及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取錄,他選擇了布朗大學,主修經濟和政治科學,畢業後再到哥倫比亞大學攻讀法律。1999年9月、24歲時的他進入達維律師事務所(Davis Polk & Wardwell)工作,年薪加上花紅達15萬元。

楊安澤坦言,當律師純粹只想出人頭地,當時沒有細想工作是否適合自己。但他的哥大同學威廉斯(Steven J. Williams)一早看穿他,「他為人充滿能量和激情,我就知道他不可能做企業律師超過15分鐘。」楊安澤被舊同學言中,形容當律師日子是「一生最差的五個月」。

任職律師時,楊安澤每周工作逾80個小時,不斷看文件和合同、寫報告、在坐位與打印機間走來走去,「在律師樓工作就像參加『大胃王』比賽,假如你嬴了,你的奬品將是更多餡餅。」工作令他感到空虛、漫無目的,「我看着紐約(的街道)並想,這就是我父母來這個國家(美國)的目的?」

結果楊安澤想出一套「測試」自己的方法。他到高級百貨店買了一些昂貴禮物,送給家人,看看家人是否高興,再衡量這樣是否值得他繼續做一份不喜歡的工作。

楊安澤在感恩節向家人宣佈辭職及創業計劃,他的媽媽陳玲銖沒有多問。陳玲銖表示,當時內心反對,他們一家為供兒子讀大學,把物業做了二按,但她的經驗告訴她,說得越多會有反效果,「假如我們不去談這件事,他或會回心轉意。」

最終楊安澤在2000年2月辭職,與律師樓同事創辦科網公司「Stargiving」,希望透過當時開始興起的互聯網,連繫名人、明星和他們的支持者,進行慈善工作,借此大幅降低行政成本。但該公司隨科網股爆破,於2002年結業。

首次創業令楊安澤身無分文、碌爆信用卡、背負11萬元學債、要寄住朋友家中和消瘦,但他沒有放棄創業,並開始取得一些成績。他的布朗大學舊同學索菲婭顧希(Sophia Ruan Gushee)形容,楊安澤前半生為了取悅父母而活,要放棄原有軌道,十分艱難,「台灣移民都非常嫌惡風險(risk averse),重視財政保障,所以他們才經常希望子女做醫生或律師。創業對一名亞裔男子來說,並不容易。」

楊安澤後來成功經營補習學校Manhattan Prep,在公司2009年賣盤時獲得「數百萬元」,讓他足以還清學債。2011年,他創立非牟利組織「美國創業」(Venture For America),協助孕育初創公司和企業家,翌年獲頒「白宮變革領袖獎」(White House Champion of Change),2015年獲任命為「全球企業家大使」(Presidential Ambassador for Global Entrepreneurship)。他曾出版書籍《人生起步:年輕人就該去創造》(Smart People Should Build Things),分享自己的創業經驗。

目前以黑馬姿態角逐民主黨提名的楊安澤表示,沒有後悔讀法律,形容法律訓練讓他做事更有條理和注重細節(more structured and detail oriented),但亦令他做事太過小心,強調企業家更需要憑直覺快速作出決定,所以他現在有時會故意忘記(unlearn)法學院教他的事。

■撰文:林于鈴

■律師出身的楊安澤坦言自己「入錯行」,形容在律師樓工作是「一生最差的五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