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詳述心路歷程,指美中抗疫都不成功

0
撰文詳述心路歷程,指美中抗疫都不成功
■余心妍比較中美兩國的抗疫措施。

一名來自武漢的美國華裔女記者在《華盛頓郵報》撰文,詳述自己在佛州感染COVID-19的心路歷程,又形容自己為了美式自由而付出代價。她表示,一度擔心自己會像中國的確診者般,被指責「害己害人」和被離棄,但發現美國不會強制隔離病人,也不會侵犯個人私隱,自己最終康復。她認為,美國、中國兩種抗疫模式都不完全成功,在中間落墨的國家如南韓、德國等,抗疫措施反而更有效。

來自武漢的余心妍(Xinyan Yu)先後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大學和香港大學,後任職美聯社和《南華早報》,目前是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派駐華盛頓首都,不定期於《華盛頓郵報》、《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刊登評論文章。

她表示,自1月起,看到中國疫情大爆發,自己雖身處美國,已提高警覺,即使被嘲笑、對着咳嗽,她到任何方都會戴着口罩,自認比美國任何人都做得更多準備。武漢肺炎3月殺到美國後,她曾經歷一些不愉快經驗,例如在超巿被人說「多謝中國」。但沒有因此受困擾,相信所有人最終都會接受現實。

直到6月,美國疫情暫時受控,多個城巿陸續解封,余心妍的丈夫提議前往西南佛州的馬高島(Marco Island),為其父親慶祝生日。雖然對乘搭飛機感到壓力,但她認為感染人數增長速度已經放緩,自己也放下戒心。結果,她被當地人山人海的場面嚇怕,「我們來到一間知名雪糕店,所有排隊顧客和職員都沒有戴口罩。」與丈夫返回華盛頓首都後,二人皆確診患上新冠肺炎。

余心妍把染病消息告知身在武漢的家人,他們都表示難以置信,當時武漢已經「零確診」,美國疫情則急促反彈,佛州上周六便單日創下新增1.5萬宗確診的紀錄,「我母親對美國的反應感到很困惑,覺得美國人就是不聽話。」

余心妍指出,她父母曾見證中國採取極端手段,歇止疫情,不明白美國的處理手法。她指出,一旦在中國確診,會被視為「害己害人的被離棄者」,病人得知悉自己確診後,會感到尷尬和心煩意亂,「但我很快知道毋須擔心,在美國沒有人要求我強制隔離,我只是自我隔離,以免傳染別人。疫情追蹤者(contact tracers)也只會每周查看我的情況如何,不會問我到過哪裏、接觸過甚麼人。我可以保留自己的私隱。」

余心妍形容,美中應對疫情的差異在於,中國奉行集體主義,美國則奉行個人主義,「中國就像一個龐大機器,用舉國之力應對挑戰……美國則是每個州、每個社區、每個人單打獨鬥。」

她認為,兩種抗疫模式都不完全成功,美國便出現政策矛盾,延誤抗疫;中國則有吹哨人和民間記者被捕,網絡異見聲音遭強烈打壓,僵化封城措施令外省民工遭殃等,「其實混合模式亦存在,南韓、德國、新西蘭都是例子,顯示集體和個人主義可以結合。」

余心妍表示,在出現徵狀後的第10天,她忍不住離家外出,「經過內心爭扎和徵詢醫生意見後,我決定7月4日(美國獨立日)外出看煙花。我這樣做是擁抱了美國這一套,我清醒地知道,美國的確診個案會繼續上升,我的選擇不會作出改變。」

■林于玲 報道

■余心妍在 twitter中表示為了美式自由而付出代價。
■西南佛州的馬高島景色怡人,距離邁阿密或羅德岱堡只有1.5小時車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