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擴散 引發種族歧視

隨着武漢肺炎疫情肆虐,在全球各地陸續出現確診病例,並出現口罩短缺及搶貨潮,在外國,搶買口罩的情況以華人社區較嚴重。疫情蔓延恐慌、一罩難求的問題,引發中國人以至亞裔人士遭到恥笑與歧視,在各地都引發不少辯論。

過去一周,美國、加拿大、法國、德國都先後出現確診新型冠狀病毒的肺炎個案。大約一周前起,加拿大多個城市都出現搶買口罩潮,多倫多、渥太華的超市和藥房,口罩和搓手液都被一掃而空。搶賣潮伴隨而來的還有種族歧視和仇外情緒,有加拿大人都把疫情傳入,歸咎於當地華人。

多倫多華裔議員黃慧文( Kristyn Tam-Wong)上周三呼籲民眾勿針對加拿大華人社區。「多倫多是30萬華人的家,我知道當人感到害怕,很容易就會把矛頭指向他人。」此前,CTV電視台記者阿克文(Peter Akman)在Twitter上載自己與戴口罩的亞裔髮型師的自拍照,寫道:「希望我今天得到的只是一個新髮型。(不會染上冠狀病毒)」貼文隨即引起大量批評,指責他歧視,阿克文其後道歉並刪除了那條「不恰當」的貼文。

■阿克文在Twitter上載自己與戴口罩的亞裔髮型師的自拍照,被轟種族歧視。

至周六,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亦譴責因新型肺炎的歧視及反華行為,呼籲國民團結一致。

美國《福布斯》美籍韓裔記者Sarah Kim早前亦在街上遭到種族歧視,一群男子對她叫道:「看那邊的日本妞,不想染上冠狀病毒的話就遠離她。」她指出,歷史上都曾因流行病而引發起種族歧視。在全球第三次鼠疫大流行之際,在1894至1911年期間,美國無數報章作出歧視描述,「美國華人會吃老鼠,蝸居於衛生差、過度密集的環境」。疫情期間,檀香山政府官員更試過焚毁市內一共佔地38英畝的華人家園。

Sarah Kim續指,在美國出現首宗確診武漢肺炎個案後,對瘟疫的恐懼衍生了排外情緒及行為。「是適當的防護措施,還是歧視行為,兩者之間需要分清楚。」

對「戴口罩」的解讀分歧

因這次新型肺炎疫情而歧視中國人以至亞洲人,是絕對不該的。某程度上,亞洲與西方對於「戴口罩」有着不同的解讀。的確,撇除中國部分城市及香港因曾經歷過2003年沙士疫情,全球各地對於配戴外科口罩都相對陌生。而且外國一般認知是有病的人及醫護人員才需要戴口罩,健康的人無需要配帶。

近日,很多西方國家的專家以至國際衛生機構,都紛紛表示不建議本身健康的人戴口罩。世界衛生組織亦都發出指引,提醒大眾不當地配戴口罩會弄巧反拙,戴口罩也必須經常保持雙手清潔。法國衛生部的說法是「出現冠狀病毒感染病徵的人才應配戴口罩」,呼籲公眾勤洗手,打噴嚏或咳嗽時掩住口鼻。

除了一般認為「健康的人無需戴口罩」,不少外國人對亞洲人戴口罩的習慣嗤之以鼻,認為這是大驚小怪,有人更直指戴口罩「看起來相當可笑」。這些嘲諷和歧視,顯然是漠視了沙士一疫之痛。

就以香港為例,經過沙士一疫後,這十幾年來,香港人都培養起一套衛生習慣:生病或進出醫院時都戴上口罩、進食前清潔雙手、使用公筷、1:99漂白水清潔家居等。大型商場、兒童遊樂設施、餐廳、公立醫院等都配備酒精搓手液。這些「過份緊張」都是基於當年沙士痛失300人命的慘痛一頁。但經一疫、長一智,香港社區的衛生防範比過去進步了。

在中國,戴口罩是保護自身之舉,但在法國,戴口罩等同患病,兩種不同的解讀亦引起了誤會及恐慌。中國內地、香港及澳門的疫情越見嚴峻,政府及醫學界專家均已呼籲大眾出外時配戴口罩,以減低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風險,屬為己為人之策。外國專家所講的「不建議配戴口罩」顯然並不適用於本地情況。以目前情況,戴口罩是「利己不損人的行為」,反而有助避免潛伏期患者在社區散播病毒。

■隨着疫情全球擴散,美國亦有不少白人戴上外科口罩。

中國公民素質的考驗

災難既是對國家管治的考驗,也是對人性及公民素質的考驗。面對威脅全球重大疫症,本應協力互助,嘲笑和歧視都極不恰當,也無助竭止疫情。

同時無可否認,這場疫情也是對整體中國公民素質、公共衛生意識的考驗。自疫情從武漢爆發以來,中國人吃野味、蓄養野生動物的方式在全球已惹起巨大非議。疫情逐漸曝光後,更有些人發燒卻故意瞞報病情,「闖關」逃出國外,還要在朋友圈炫耀;懷疑自己受感染了,卻不合作接受隔離觀察;身邊總有些人咳嗽或打噴嚏都不掩口鼻。

這些野蠻及自私的行為都顯示,部分人欠缺衛生意識及公共禮儀。在批判外國人歧視之餘,中國人要扭轉在全球的核板印象,也得反省自身問題。

近日網上充斥大量歧視及恥笑華人的圖文,以下是部分輯錄:

▼「一班兄弟去吃中式自助餐」

▼「當我跟中國人店東握手後才知道原來有新型冠狀病毒的存在」

▼「新型冠狀病毒不會維持太久,因為是『中國製造』」

「我認識到一名武漢人之後,身體感到怪怪的」

「武漢肺炎大爆發期間,不歡迎中國人」

■撰文:毛詠琪

我要留言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