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湖莊園案纏訟至高院,特朗普處境愈發險惡

0
海湖莊園案纏訟至高院,特朗普處境愈發險惡
■法律專家估計,隨着訴訟逐步升級,後續判決將對特朗普愈來愈不利,他在下級法庭所取得的勝利最終將會被推翻。

前總統特朗普為了海湖莊園案,已入稟聯邦最高法院,法律專家估計,隨着訴訟逐步升級,後續判決將對特朗普愈來愈不利,他在下級法庭所取得的勝利最終將會被推翻。

根據《國會山報》的報道,在海湖莊園案的訴訟部分,特朗普首先在佛州聯邦地區法院初嚐甜頭,法官坎農(Aileen Cannon)接納他的要求,准許設立特別主事官(Special Master),評估案中文件是否涉及總統行政特權和律師保密特權,也挑選了特朗普所推薦的特別主事官迪里(Raymond Dearie),但是此後事態朝着另一個方向發展。

迪里開始處理案件後,一方面要求特朗普為「栽贓」的說法提出理據,隨後又順應司法部的要求,承諾快速完成工作,接着特朗普的律師向聯邦第11巡迴上訴法院興訟,但是上訴庭裁定,涉案超過100份機密文件無需特別主事官過目,也同樣允許案件快速進行。

由於特朗普一方擔心上訴挑戰失敗後,案件可能不再設立特別主事官,因此再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訴,但是負責案件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允許司法部在一個星期內回應,時間表並沒有像特朗普要求般急促。

主攻國家安全的法律專家莫斯(Brad Moss)解釋,案件進入上訴庭和高院後,至今所有發展都對司法部有利,反映這兩級法庭的法官也擔心國安受損,沒有接受特朗普一方所提出的觀點。德州大學法學院專家弗拉德克(Steve Vladeck)則說,特朗普一方提出的法理適用範圍非常狹窄,容易讓人認為他為了瑣事而動輒興訟,弗拉德克甚至形容,「好的律師遇到不好的當事人」,就會出現這樣的結果,律師基於義務需為客戶效勞,但是也不願提出匪夷所思的理據,甚至做出不道德的行為,影響自己的前程。

曾有政壇分析猜測,特朗普主要策略是拖延案件,等到11月中期選舉結束後,宣佈自己將競逐下屆總統大選,屆時再以參選人的身份阻撓審訊,同時指責民主黨對自己政治打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