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熱佛州將出現氣候難民

■今年6月佛州多個城市錄得破紀錄高溫。

美東地區上周末熱浪來襲,紐約、費城與華盛頓等主要城市高溫均達攝氏38度,估計全國約有2億人受影響,酷熱已奪走至少6條性命,其中之一還是職業美式足球前球星。
隨着地球暖化效應增強,天氣過熱可以影響公眾平常的生活及安全,佛州將不適合居住,甚至出現「氣候難民」(climate refugees)。

美國國家氣象局(National Weather Service) 表示,在上周末的熱浪籠罩下,人的體感溫度指數可達攝氏43.33度至46.1度;若長期處在高溫環境下,人容易中暑,年長及體質差的人,隨時會熱死。

這波令人難耐的熱浪從中西部平原一路延伸至大西洋沿岸,影響近2億美國民眾,許多州都創下高溫紀錄。據了解,2019年氣溫可能將是自有紀錄以來,最熱的年份之一,紀錄極有可能被改寫。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的數據,預料這股熱浪造成的死亡人數將比其他極端天氣事件都來得多。

收入愈低 電費愈貴

在酷熱天氣下,用電量也激增。

而當人人開著空調在室內涼快時,空調運轉時所產出的熱能會排出室外,導致外間溫度上升。據美國美國能源情報署(EIA)估計,空調所產生的的廢棄熱能可使溫度升高2度。原本耐熱的人開始受不住而開空調,導致城市的溫度愈來愈增加,進而令城市用電量大增。

EIA在2018年的一份報告顯示,全美有87%的家庭有裝設空調。在熱浪肆虐的時候,開啟空調所出現的電量有機會導致一些城市超出發電負苛,出現大停電。

例如近日影響7萬人的紐約大停電,是炎熱天氣下電力負苛過度而造成。

用電量增加,原來更可以打擊經濟。EIA指出,曾在西南佛州薩拉索塔(Sarasota) 做過研究,發現該地區中上收入的家庭,將其薪金的2%至3%用於電費上;然而,低下層家庭,同樣開支卻佔收入高達19%。

調查發現,愈低下層家庭居住的房屋,隔熱質料愈差,使用的空調功率亦愈低,以致耗掉更多能源。在薩拉索塔,隔熱質料差的廉價房屋,比起貴價物業多出4倍交貴電費的可能,每平方呎每年電費要1.5元或以上;亦即是說,小小800呎的房屋,每年電費超過1,200元。

據佛州電力及電燈公司(FPL)數據,薩拉索塔市每戶居民在2018年平均全年電費為1,425元;全佛州平均數更高,要1,517元;全美平均數為1,340。

憂思科學家聯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本周二公佈的報告稱,如果政府不採取行動,薩拉索塔 – 布雷登頓(Bradenton)地區到了本世紀末(2070-2099),每年夏天的酷熱指數(Heat Index)可能會持續超過60天超過100度。

相比之下,從1971年到2000年的歷史基線顯示,該區域每年平均只有兩天的酷熱指數超過100。

酷熱指數一旦超過100,國家氣象局就會發出炎熱警告(heat advisory);超過105,就會發出酷熱警告( heat warning)。

薩拉索塔 – 布雷登頓從未試過有酷熱警告,但到了本世紀末,當地居民將面臨47天酷熱警告的高溫天氣。在這種極端溫度下,將出現大規模中暑,甚至死亡的現象。

現時全美國可以感受到這種47天酷熱高温的地方,只有在亞利桑那州的索諾拉沙漠(Sonoran Desert) 。

佛州新大學(New College of Florida) 經濟學教授保羅(Mark Paul) 指出,在高溫天氣下,佛州中低收入的居民,將被逼遷往其他州居住,成為「氣候難民」。

而隨着海平面上升,佛州可居住的地方亦會大幅減少。在佛州中部地區的農民亦因炎熱而導致經濟損失,農作物因為過熱而枯萎導致失收,農地更可能不能再作耕種用途。

熱島效應 航班取消

憂思科學家聯盟指,氣溫不斷上升,不可以全部歸咎於自然現象,人為的因素才是主因。

例如,空調與冰櫃這些冷凍裝置的冷媒氫氟碳化合物(HFCs),雖然比它的「前輩」「氟氯碳化物」(CFCs)對地球臭氧層傷害較低,但對大氣氧傷害的力量是仍然是二氧化碳的數千倍,這些溫室氣體的助長,讓地球更熱。

■今年6月21日,南佛州酷熱指數高達108,國家氣象局發出酷熱警告。

另外,科學界根據研究創造出「熱島效應」(Heat Island Effect)一詞,係指由於都市缺乏綠地,柏油的路面又不透水難以散熱,而且興建建築物所使用的混凝土、鋼材與玻璃也會吸熱,導致熱氣長期聚在城市中。基於熱空氣向上升的原理,當四周城郊區向城市流入冷空氣時,這使熱氣向上升積累在都市區上方,熱氣被困進一步令城市升溫。

最可怕的是,由於鋪設道路所使用的石油副產品瀝青是黑色物質,眾所周知黑色極為吸熱。在夏日時路面溫度有機會高達攝氏70度,甚至熔化無法通行。更甚者,混凝土會因過熱而爆裂,令路面出現崩陷危機。

除了上述情形,天氣過熱還會以下列狀況影響大眾平常的生活及安全。

例如天熱太熱時候,因為會降低空氣的密度,導致無法提供飛機足夠的速度及拉力起飛,較小的飛機會先受到影響,根據波音或空中巴士噴氣飛機指引,達到約攝氏52度左右便要停飛。

2017年的熱浪侵襲美國期間,攝氏49度的高溫便令鳳凰城機場取消了數十個航班。

炎熱天氣會導致金屬熱膨脹,除了出現因火車鐵軌膨脹而出現變型,令火車出軌外,高溫亦會改變高壓電纜垂度,因為熱脹會導致電纜長度伸長,氣溫愈高,電纜垂地情況愈大,當觸及地面或樹木時,便有可能發生短路及引發火災。

另外,熱膨脹會令金屬機械無法運作,例如2018年芝加哥的密歇根大道吊橋便因為金屬部件膨脹而無法升起,最後需要出動消防輪對吊橋射水降溫才能解決問題。

佛州政府為了應對問題,已着手立例容許民居太陽能發電,除了可以大減碳排放之外,亦可降低發電量,減少居民電費開支。不過,民居太陽能發電影響電力公司盈利,佛州兩大電力公司——FPL及杜克(Duke Energy),均千方百計阻撓民用太陽能發電板安裝。

當中原諉及未來民居太陽能發電計劃,本報將在日後陸續作出報道。                   

■撰文:趙冬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