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槍權禁墮胎,高院裁決影響深遠

0
保槍權禁墮胎,高院裁決影響深遠
■最高法院推翻《羅訴韋德案》,彰顯了特朗普在位期間命任3名保守派大法官(小圖左起:戈薩奇、卡瓦諾、巴雷特),扭轉高院意識形態的貢獻,有利於他吸納黨內保守派的支持。

前總統特朗普任內成功提名3位保守派大法官進入最高法院,為《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案例被推翻奠定了基礎,特朗普在保守派選民中的聲望將大幅提升,不但能抵銷國會騷亂調查的負面影響,甚至有助他競逐2024年大選。更重要的是,由於大法官為終身制,特朗普的提名改變最高法院生態至少20年;至於對於美國政治生態的改變,不論是正面或負面,都將是更為久遠且難以回頭。

前總統特朗普提名了3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分別是55歲的戈薩奇(Neil Gorsuch)、57歲的卡瓦諾(Brett Kavanaugh)與50歲的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這3位年富力強的保守派大法官,讓最高法院的9位大法官中,保守派從少數變成了穩定多數。最高法院上周一連做出兩項重大裁決。

先是在23日以6比3裁定紐約州一項存在超過一世紀的法律違憲,此法規定民眾須證明有合法自衛需求或「正當理由」,才能獲得攜帶手槍或武器出家門的許可。24日最高法院又以以5票贊成、4票反對,推翻1973年《羅訴韋德案》保障墮胎權裁定,結束近50年來對墮胎的憲法保護,賦予全美各州禁止墮胎的權力。

批評者抨擊,最高法院的立論基礎互有衝突。在擁槍權方面,最高法院大法官認為各州無權限制民眾自由;但在墮胎議題上,卻又擴大各州對民眾自由的權限。外界批評最高法院一方面同意民眾擁槍殺人,另一方面卻又限制女性對自己身體的自主權。

這兩大具里程碑意義的裁決引發全美譁然,共和黨陣營可謂大獲全勝,民主黨籍總統拜登雖然痛斥這兩項判決結果,但也因為三權分立,行政部門幾乎是無力捍衛立場,這也可以看到總統的大法官任命權具有重大歷史意義。

美國採取三權分立,行政部門不得干預司法獨立,大法官採取終身制,不受政黨輪替影響。但最高法院判決影響深遠,上述兩項裁決推翻的都是超過半世紀的裁決結果,影響的是千千萬萬一代又一代人。

Comments restricted to single page得以決定大法官人選的是總統,大法官提名人還得經過參議院聽證會洗禮,也因此,一旦任內有大法官出缺時,時任總統總會使盡全力選擇自身陣營的候選人,並全力在參院護航。因為總統最多8年任期,但他所提名的大法官將能終身在最高法院影響美國法律與社會。

以現任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為例,特朗普短短4年任內就提名戈薩奇、卡瓦諾與巴雷特3名大法官,讓最高法院的天秤明顯朝向保守立場傾斜,6位大法官屬於保守派,自由派僅有3人。這3名由特朗普提名的大法官也確實在這兩項裁決上捍衛保守派立場,給予民眾擁槍權卻又推翻墮胎權。

更有甚者,這3人才都50出頭,如無意外,未來20、30年仍能在最高法院發揮影響力。也難怪有志在2024年捲土重來的特朗普,在最高法院推翻墮胎權裁決後,立即透過聲明領功:「這項歷史性裁定是『因為我履行所有承諾才可能實現』」。

畢竟正是因為他在任內任命3名保守派大法官,讓司法有了截然不同的面貌。在高院這次裁決之前,特朗普因為國會騷亂、紐約的連串訴訟等,接連面對共和黨內部非議,甚至其造王者的地位也開始動搖。

即使特朗普連番暗示有意參加2024年選舉,但前副總統彭斯、前國務卿蓬佩奧、佛州州長德桑提斯等人拒絕讓路,考慮到彭斯和蓬佩奧可說是特朗普的舊臣,因此尤其令人側目。

然而在高院歷史性推翻《羅訴韋德案》後,雖然裁決刺激了民主黨選民的熱情,有利於進步派籌款、拉票,但也為特朗普提供了翻身契機;翌日特朗普出席共和黨集會時,也博得現場選民一片歡呼。

對此特朗普的前競選顧問卡普托(Michael Caputo)認為,《羅訴韋德案》裁決再次肯定了特朗普的建樹,有助特朗普鞏固在保守派選民中的地位,2024年的選舉形式也有所不同。但反對特朗普的共和黨人繼續指責,特朗普在去年國會騷亂中的角色令人擔憂。

其中尼克遜時代的白宮幕僚迪恩(John Dean),在調查委員會聽證會上便說,這次看到司法部官員作供後,令他聯想起「水門事件」,特朗普和尼克遜可以相提並論。

迪恩甚至強調,「威權統治和民主從來不能並存」,特朗普及其盟友已經威脅民主制度,希望聽證會能揭露更多真相,讓公眾知道事件的嚴重性。

■6位保守派大法官受到支持墮胎的示威者繪圖醜化,但其實羅伯茨(John Roberts,左下角)是反對推翻《羅訴韋德案》的大法官。
■特朗普提名的大法官巴雷特(右)年僅50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