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為連任挑起種族議題

0
特朗普為連任挑起種族議題
■根據「安全第三國」協定,尋求庇護者必須在抵達的首個安全國家申請庇護。當墨西哥成為「安全第三國」,非法移民須在墨西哥提交庇護申請,而非美國。

特朗普為打擊非法移民,除了在上日(14日)起搜捕國內超過2,000名非法移民,還祭出「安全第三國」(Safe Third-Country)的處置方式,要求鄰國墨西哥和危地馬拉 (Guatemala)與美國簽訂協議,接收中美移民。另外,特朗普連接發佈針對民主黨四名少數族裔女議員、涉及種族歧視的Twitter言論,引起廣大迴響。
專家指,特朗普此舉希望再打「白人愛國者」的旗號,挑起種族矛盾,為明年大選「挑選戰場」,主導大選議題。

美國政府打破數十年來的做法,周一(15日)宣佈大幅收緊移民政策,要求所有抵達美國與墨西哥邊境的非法移民,必須首先在墨西哥或危地馬拉等「安全第三國」申請庇護,否則美國將拒絕所有庇護申請。新例即日起生效。司法部指,大量非法移民申請庇護,令美國不勝負荷,故推出新政策應對。移民權益組織、人權組織及宗教領袖批評新例「不合法」,揚言入稟法院挑戰。

墨危兩國亦不賣賬。墨西哥外長埃夫拉德(Marcelo Ebrard)周一表明,墨西哥不能無條件接收企圖進入美國尋求庇護的中美移民。危地馬拉總統莫拉萊斯(Jimmy Morales)也基於國內輿論反對,急叫停原定於周一與特朗普的會面,簽訂協議一事,暫時擱置。

何謂「安全第三國」協議?

尋求庇護的移民離開原居國後,率先抵達的第一個國家若已簽訂「安全第三國協議」,該國則有責任審核其庇護申請,期間需要負責其生活所需。

這類協議此前有先例,譬如美國與加拿大之間,也有簽訂「安全第三國」協議。而歐盟處理難民庇護問題上,也制定了「都柏林規定」(Dublin Regulation),釐清每個歐盟成員國處理庇護申請的責任,規定與上述方式雷同。

■特朗普最近的發言可以反映出其長遠策略,重演2016年大選的種族牌希望,以同一方法推高他明年大選的支持度。

按常理來說,鑑於很少中美移民抵達的第一個國家便是美國,所以美國倘若成功與墨西哥或危地馬拉簽訂「安全第三國」協議,美國處理邊境移民庇護申請的數字應可減少。

不過,仔細觀察現在遊走在中美洲、拚命向美國邊境前進的移民車隊,「安全第三國」協議對於堵截美國邊境移民的成效實在有限。

首先,觀乎現今湧進美國南部的中美洲移民車隊,除了來自薩爾瓦多和洪都拉斯,其實也有很大部分移民,本身便是來自危地馬拉。那麼,弔詭的情況便出現了:美國若與危地馬拉簽訂「安全第三國」協議,協議本身就不可能應用於危地馬拉本國居民。原本希望進入美國的危地馬拉居民只會持續北上,對減輕美國邊境壓力的作用只是杯水車薪。

■一批批中美移民不斷湧進美國南部邊境。

加上危地馬拉的社會問題,與薩爾瓦多、洪都拉斯等國類似,黑幫橫行,槍殺、襲擊、強姦等罪案叢生。相信來自鄰國的移民,不會覺得到了危地馬拉,便會感到「安全」。所以,在移民意願的角度來說,「安全第三國」協議效用不大。

另一方面,智庫組織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MPI)分析員Susan Fratzke接受《福布斯》(Forbes)訪問時提到,回看「安全第三國」協議的先例,有關措施真正能徹底實行的可能性不大:當難民經過第一個國家之後,去到其他國家,及後再被遣返至第一國的比例人數其實不多。簡單來說,「安全第三國」協議僅是一紙空文。

以歐盟與土耳其就着接收中東及北非等國難民的協議為例。自從雙方「安全第三國」協議在2016年簽訂,超過145,500名難民從土耳其到達歐盟國家希臘。不過,直至現在只有2,441名難民因應協議,而被希臘遞解返回第一個踏足的國家──土耳其。在執法不彰的中美洲國家,這種情況難保不會同樣發生。

為大選鋪路 操作種族牌

特朗普自上周開始,確認要在三藩市、亞特蘭大、芝加哥、洛杉磯、侯斯頓、邁阿密等至少10個城市,搜捕超過2,000名非法移民,並將他們遣送回國。不過「雷聲大雨點小」,各大城市均未見具規模的搜捕行動。到了上周日(14日),特朗普又在Twitter上抨擊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塔利布(Rashida Tlaib)等四名少數族裔民主黨女眾議員。

■四名民主黨少數族裔眾議員批評特朗普早前在Twitter發表的種族歧視言論。

儘管特朗普一向予人口沒遮攔的形象,但現時的言論比起以往更加激進,即使其言論受各方批評,但特朗普卻完全無退讓之意,幾番激進言論更令本來陷入半分裂的民主黨團結起來。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近月與以上四名少數族裔女議員鬧不和,四人上周反對眾議院一項邊境撥款議案,指議案支持特朗普的邊境政治,但特朗普言論一出,便令民主黨團結支持四人,一致槍口對外。

不過,《紐約時報》引述專家指,民主黨「原則上」必定會就着總統的言論作出回應,但有可能中了特朗普的長遠策略。特朗普周日晚在推文中寫道:「很痛心見到民主黨人死攬那些如此唱衰我國的人……如果民主黨繼續縱容這些可恥行為,我們會更期望在2020投票箱再見。」文章指,特朗普「明顯見到針對女議員發言有政治好處」,認為只要針對四名女議員,就可以將全部民主黨議員打成是「社會主義」及「種族政策」的支持者。

特朗普把實際作用不大的「安全第三國」協議放上枱面,其實就是配合以上舉措,再次操作外來移民問題的一籃子行動。至於能否真正根除邊境問題,特朗普似乎未有將它優先考慮。

種族、非法移民問題一向是特朗普討好支持者的皇牌。在議題設立及輿論控制的層面上,特朗普團隊一直能夠駕輕就熟,故即使主流進步派媒體在這些年來,多次批評特朗普激進的右翼政策,特朗普的支持者流失率一向甚低。

距離2020年總統大選愈來愈近,特朗普此時再次出動手中的「種族牌」,像去年11月的中期選舉前夕一樣,週期性地炒熱政治氣氛。這類輿論操作方式,相信大家已經見慣不怪了。

■撰文:伍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