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社區盲反疫苗害人害己

麻疹爆發全球肆虐 紐約疫情近乎失控

麻疹疫情全球肆虐,在美國紐約更一發不可收拾。紐約市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周二(9日)宣佈,布魯克林(Brooklyn)部分地區進入「公眾衛生緊急狀態」(public health emergency),下令強制區內民眾接種疫苗。
美國在2000年已宣佈麻疹絕跡全國,如今紐約爆發多年來最大規模和最長時間的疫情,部分歸因於民眾拒絕與衛生部門合作,未能抑制社區傳播。另一原因,也與部分極端正統派猶太人對「疫苗禍害」的誤解根深柢固有關。

要防止疫情擴散,首要工作就是要掌握患者的行蹤,追溯患者在可傳染期間,可能接觸到的人。

只是仍有少數人拒絕與衛生部門合作,令當局難以控制疫情。紐約州重災區羅克蘭縣(Rockland County)縣長辦公室戰略傳訊總監萊昂(John Lyon)指,有患者向當局表示自己曾到一間百貨公司,但拒絕透露確實時間,令當局無法收窄追蹤範圍,也使區內居民要終日擔驚受怕。

■紐約市長白思豪下令強制區內民眾接種疫苗,違者可被罰款1,000元。下圖:部分極端正統派猶太人對「疫苗禍害」的誤解根深柢固,有人帶着寫有「不要疫苗」字句的標語抗議。

白思豪用行政手段強制區內民眾接種疫苗前,羅克蘭縣已禁止18歲以下未接種疫苗的人前往公眾場所,紐約市甚至早在2018年12月,禁止布魯克林和皇后區(Queens)部分郵區中未接種疫苗的兒童到正統派猶太學校上課,直至他們接種疫苗或疫情結束。

之前的行政命令並未取得預期中的成果,白思豪才需要「升級行動」。衛生部門指,部分正統派猶太學校依然容許未接種疫苗的兒童上課,導致麻疹在校園傳播。

反疫苗手冊 針對猶太人社區

2018年全球出現的麻疹個案數量急增大約50%。世界衞生組織(WHO)曾指,個案急增原因之一是全球一股「反疫苗」運動。而在紐約,針對極端正統派猶太人社區的「反疫苗」行動亦正正是其中一個助燃劑。

■部分極端正統派猶太人對「疫苗禍害」的誤解根深柢固,有人帶着寫有「不要疫苗」字句的標語抗議。

名為Parents Educating and Advocating for Children’s Health,PEACH的組織(暫譯:家長教育和倡導兒童健康)發行40頁的「疫苗安全手冊」(The Vaccine Safety Handbook),內裏看似是教導父母如何撫養健康的孩子,但卻暗藏對疫苗的誤解,如疫苗會引起自閉症,含有來自流產人類胎兒的細胞等。

手冊針對極端正統派猶太人社區,內容也透過不同渠道廣傳。組織指出:「疫苗含有猴子,老鼠和豬的DNA,以及牛血清,根據猶太飲食法全部都是禁止食用的。」但事實是,疫苗雖主要由動物細胞培植,最終產品卻通常會經高度淨化。大部分著名拉比(猶太教老師)均指疫苗符合猶太教規,呼籲信徒接種。

少接觸科學教育 無知害死人

拉比甚至引用經文,教導信徒要保守自己和他人的健康,呼籲民眾接種疫苗。但所謂「你永遠都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有不願讓子女接種疫苗的家長卻向拉比請教,希望聽到拉比說出與自己心中所想相符的看法。

信奉哈雷迪猶太教(Hasidim)的記者拉帕波特(Yosef Rapaport)如此形容:「你下定決心,然後試圖在塔木德(Talmud,猶太教宗教文獻)中找到解釋。你總能找到一些會(對疫苗)表達懷疑的拉比。」

種種對疫苗的謬誤之所以能夠站得住腳,原因是很多哈雷迪猶太教徒都未能完全接觸到互聯網上或相關科學研究的資訊,也有家長將原因歸咎於正統派猶太學校缺乏科學教育。

「缺乏全面的世俗教育已經引致一代父母不喜歡現代科學,並且不信任衛生系統,這讓他們很容易受到「反疫苗」運動的影響。」哈雷迪猶太教徒布萊希(Dov Bleich)說。

■紐約市早已禁止布魯克林和皇后區部分郵區未接種疫苗的兒童到正統派猶太學校上課,但有學校違反規定,措施成效不大。

有拉比建議要求所有哈雷迪猶太教徒必須接種疫苗,方可前往猶太教堂和正統派猶太學校。但「反疫苗」組織隨即致電信徒,促請他們遊說拉比不要支持有關措施。

麻疹足以致命,很多人仍未認清病情的嚴重情況。身為人母的教徒伯恩斯坦(Shoshana Bernstein)對此感到十分擔憂:「每個猶太孩子從小學習的基本信條,就是愛人如己。這深深烙印在我們生活中,這就是為什麼目前的情況非常令人沮喪,因為與我們猶太人的本質完全相反。」

自2018年10月以來,紐約已確診逾400宗麻疹感染個案,大部分為哈雷迪猶太教徒。但衛生部門指,大部分的哈雷迪猶太教徒都已接種疫苗。可見宗教或者未必是疫情失控的直接原因,相反,無知才是足以殺人的武器。

■撰文:梁凱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