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嚴重經濟民生陷危機,超越2008年金融海嘯

0
疫情嚴重經濟民生陷危機,超越2008年金融海嘯
■疫情肆虐美國,民眾面臨飢餓與食物不足情況日益嚴重。

新冠疫情肆虐美國近一年,國內經濟和民生都陷入危機。美國《消費者報告(Consumer Reports)》訪問了2,000多名成年民眾後發現,自疫情開始,大約有五分一人使用了食物銀行或社區送餐服務,他們當中有三分一人是非裔;調查同時發現,飢餓與食物不足情況日益嚴重,有色人種最受影響。

疫情發生前,拿素爾(Shaunté LeSure)在阿拉巴馬州一間療養院工作,從來沒有養家煩惱。疫情爆發後,她被公司裁走,失去穩定收入,無法養活自己和與她同住的年邁父親。因此,拿素爾接受了教會提供的食物援助大約一個月。她表示,這是她42年來第一次免費領取肉類、奶製品、新鮮水果和蔬菜,形容是「救生包」。

事實上,好像拿素爾般無力購買食物養活家人的例子,只屬冰山一角。報告指,在疫情發生前,28%非裔曾接受食物援助,疫情發生後比例增加至35%。另一弱勢社群拉丁裔,在疫情發生前只有13%接受食物援助,疫情發生後比例增至22%。靠食物銀行救濟過活的白人也有15%。

經濟和糧食危機同時發生

《消費者報告》食品政策主任隆霍爾姆(Brian Ronholm)說,這種情況比2008年發生金融海嘯時更惡劣,「當疫情造成的經濟危機,和已發生的糧食供應危機同時發生, 它幾乎構成了糧食短缺的一場完美風暴。」

美國食物銀行聯盟「Feeding America」執行副總裁兼首席運營官費茲傑羅(Katie Fitzgerald)表示,2020年3月至6月間,新增援助個案佔了總援助的40%。她續指,截至8月,200間食物銀行機構受助人數,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60%。聯盟分析指,如果沒有食物銀行、糧食券或其他援助,美國約有5,000萬人,包括1,700萬兒童,可能陷入饑荒。

為緬因州500多個社區組織提供食物援助服務的慈善組織「Good Shepherd」指,在疫情下,接受援助的人增加了7%,包括一些在疫情前收入較高的人。組織總裁米阿萊(Kristin Miale)說,這些受助者從未接受過食物援助,「對於第一次來的人,他們最初反應是道歉。說『對不起,我在這裏,我從沒想過我要在這裏』」。

感染持續增加令需求上升

不過,援助組織要面臨另一樣挑戰。米阿萊說,在疫情發生後,每磅食品的成本由87美仙,增加了26%至1.10元。

除了食物成本上升,還有其他相關費用。費茲傑羅指,雜費費用在疫情期間增加了不少,「我們運送的食物太多了,還使用更多餐具、箱子、膠帶和電力。」另一間接收食物的慈善機構「Neighbourhood House」行政總裁盧斯文(Becky Rossman)說,「我們組織內的董事會成員已經休假,一些中產階級以上的專業人士,他們也正處於緊縮狀態。」

隨着寒冬臨近,加上全美新增感染個案持續增加,食品援助慈善組織將面臨更大需求。費茲傑羅解釋,「冬天飢餓與食物不足的問題更加嚴重,當民眾在應付水電費和購買食物之間作出選擇時,他們往往忽略購買食物預算。」他說,截至2020年6月的財政年度,組織較去年同期多購買了約30%食物,並開始提供更多上門送餐服務。

解決危機不能靠慈善機構

慈善機構鼓勵善心人士繼續慷慨解囊,提供食物和捐款,並持續到傳統假日季節以外的時間。不過,解決糧食危機問題,並非單憑慈善機構就能夠解決。

研究與倡導組織「Food Research and Action Center」總裁瓜迪亞(Luis Guardia)表示,食物援助服務極依懶聯邦政府;事實上,美國每10餐免費餐食,其中9餐由聯邦政府資助的補充營養援助計劃(SNAP、前稱糧食券)提供。他指,很高興有慈善團體能夠介入向美國人提供糧食,但要解決這個危機不能只靠慈善機構。

專家建議,民眾若能力許可,皆可參與捐贈食物。在美國農業部網站上,尋找如「Feeding America」、「Wheel Americas」、「WhyHunger」或其他糧食救濟組織,以及向附近的宗教組織提供捐款或捐贈食物。有食物援助機構指,選擇捐贈食物時,可選購較高蛋白質的食物,如肉類、雞肉、魚、堅果、豆類或粗糧,包括糙米和全麥麵包,如果有新鮮水果和蔬菜更好,即使罐頭水果也比送贈薯片好。此外,民眾也可以到食物銀行擔任義工,協助將食物直接送到有需要的家庭門口外。

■靠食物銀行救濟過活的白人也有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