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爆發4個月仍在爭論,反對者指無防疫功能

■棕櫚灘縣議會在6月24日就口罩令立法,不少民眾到場提出反對。

佛州州長德桑提斯是全美最堅決反對頒布口罩令的州長,在疫情大爆發之下,同樣態度強硬的德州州長阿博特也在7月2日妥協,佛州現時只能由縣級政府實施強制戴口罩規定,不過就受到民間的法律挑戰,指口罩並無防疫功能,地方政府不能強行執法。口罩能否防止病毒感染,在疫情已爆發了4個月的今日仍在爭論,實在匪夷所思,然而,回顧歷史,類似的爭論似乎在過去的疫情中也曾經發生:自19世紀90年代口罩在最初被提出引入外科手術,到1918年全球爆發的西班牙流感,人們對口罩的運用從來就充滿了懷疑和抗拒。

若說佛州是全美最抗拒戴口罩的州份,南佛州的棕櫚灘,可以稱得上是全州最激烈反對強制口罩令的縣。

棕櫚灘縣在6月24日經議會一致通過(7-0)執行口罩令後,開始規定民眾在公眾地方戴上口罩,違者可被罰款高達$250。不過,這條法例立即受到法律挑戰,「佛州民權聯盟」(Florida Civil Rights Coalition)在7月1日入稟棕櫚灘縣法院,控告縣政府違反佛州憲法第1章第23條,賦予人民有權選擇醫療服務(口罩屬於醫療用品)的權利。

狀詞又指,政府不是醫生,無權作出醫學決定。

代表佛州民權聯盟的律師李奧(Louis Leo)說,佛州公共衛生部及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至今仍然只是建議民眾戴口罩,因為沒有科學證明口罩有防止病毒感染作用,強制人民口罩是侵犯人權。

另外至少4名代表南佛州4縣的居民,也以「口罩有防止病毒感染作用」為由作出訴訟,要推翻縣政府正在實施的口罩令,案件將在本周審理。

沒有100%保護,不如不作保護

關於戴口罩能否防止病毒感染的爭論,在1889年的德國醫學界已被提出。當時的學界正在熱烈討論實現無菌手術的各種技術手段來防止傷口感染,包括防護服、帽子、手套等等。由於當時細菌學家弗盧傑(Carl Flügge)通過實驗證實了細菌可以通過飛沫傳播,包括口罩在內的防衛裝備便成為其中一個手段被提出,用以填補手術室中細菌傳播的漏洞。

但這一方案遭到了著名的《中歐醫學期刊》總編、外科醫生弗蘭克爾(Alexander Fraenkel)的強烈反對。他不屑地將當時學界提出的防護手段形容為「一個在實現傷口完全無菌的口號下設計出的一套戲服,還附上女裝帽和嘴部的面罩」。他認為,單靠手術中醫療人員配戴口罩和其他防護裝備不足以構成對抗細菌的徹底保護,在傷口感染方面,還有諸如病人本身的細菌或組織的因素需要考慮,於是他判定這種方法是「不科學的」。

儘管此時的討論還只限於口罩在手術室內的使用,但其反對者的意見與新冠疫情較早階段的一些民眾或至專家認為不需要戴口罩的論調不乏相似之處——即時戴了口罩,口罩兩側的縫隙一樣可能有病毒進入,或者使用者在無意間觸碰了被污染了的口罩,又接著觸碰口鼻,反而造成了感染。

兩種觀點似乎都指出了口罩在防護上的漏洞,卻都在沒有給出更優選擇的情況下否決了這一方案——這種「沒有100%保護,不如不作保護」的論調果真是古今如一。

爭議百年 似曾相識的反對聲浪

經過醫學界的辯論後,進入20世紀後的兩次大規模的疫情——包括1911年的中國東北鼠疫,以及1918至1919年的全球大流感——才使作為防止疾病傳播工作的口罩進入大眾的視野。

1918年9月至10月間,大流感開始以更快的速度和更高的致死率入侵美國各州。在加州,短短三周的時間內,這個20世紀死亡人數最多的傳染病從零開始迅速膨脹,州政府當即宣佈所有的學校、電影院、歌舞廳都要關閉,並下發第一個要求所有民眾戴口罩的條例。

當時口罩令從10月開始實施到11月結束期間,州政府以罰款、監禁等作為違法的懲罰,甚至曾經出現警員因為有人違反口罩條例而射殺了違規者及兩位路人的案例。但到了翌年的1月,由於加州開始解除禁令、恢復正常經濟生活而造成疫情反彈,州政府在此時再次倡議人們戴口罩。但這時,戰爭已經結束近兩個月,缺少了愛國主義情緒的影響,政府的這一號召引就來了民眾的反抗。

擔心生意受到影響的商家,以及認為要求戴口罩屬於侵犯人權的人紛紛發聲。基督科學教(Christian Science)教徒稱這樣的規定「破壞了個人自由以及憲法賦予人們的權力」;還有其他自由主義者認為,如果衛生官員可以強迫人們戴口罩,那麼他們也可以強迫人們打疫苗、參加各種實驗或者任何有損尊嚴的事情。

一群以醫生為主的異見者組成了「反口罩聯盟」,並召集了一場有2,000多人參加的公眾集會。

根據《三藩市考察報》(San Francisco Examiner)的報道,當晚示威者質疑這次的流行病是不是真的像人們所說的那麼糟糕,會不會更像是常見的感冒與過去一般的流感季,並在會議中通過了決議,譴責這個「與絕大多數民眾意願相違背的口罩條例」。

1918至1919年大流感的這段歷史與今日的情形驚人的相似。民眾再次以示威遊行來表示抗拒、主張口罩令侵犯人權。一位臨床心理學家、《全球流行病的心理學》作者泰勒(Steven Taylor)說,遵從這些規定對一些人來說就像交出了自身的自由,「人們珍惜他們的自由。當有人試圖侵犯這些自由時,他們會感到痛苦、憤憤不平或出於道德的憤怒」。

棕櫚灘縣政府表示,已準備好打這場口罩官司,「這是一項關乎公眾安全的法例,跟限制車速、禁止酒後駕駛一樣。」代表政府的律師尼爾曼(Denise Nieman) 說。

■藺思含 報道

■棕櫚灘縣在 6月25日執行口罩令,至今只有10天。
■1919年西班牙流感流行期間,巴黎街頭有人戴着口罩,以「德國人被擊敗,感冒卻還沒」等字句呼籲人們戴口罩抗疫。
■6月 20日,特朗普重啟選舉大集會,其競選團隊售賣商品的工作人員都有戴上口罩,甚至面罩。
■在東亞儒家文化圈之中,戴口罩似乎沒有引起像美國一般的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