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重挫歐美13,000億美元運動產業

過去數十年來,體育運■動儼如當代的「新興宗教」,成為歐美文化,以至全球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不少人每星期都會觀看或參與各類型的體育項目,各式比賽是大眾茶餘飯後的話題和閒暇娛樂。

疫情衝擊下,停賽意味球隊和賽會將損失巨額收益。此外,球迷不用前往觀賽,也意味出租車將失去載客往返的收入;球賽期間在場館供應啤酒及食品的商舖頓失顧客,特許經銷商和食品供應商收入大減;在球賽日幫忙照顧孩子的保母,也變相無工開。單以一個月暫停各項體育或其他大型活動來說,經濟損失已經難以估計,有專家相信涉及的金額數字將會是上億美元計,並形成龐大的滴漏效應,而且疫情的影響或不止一個月,可謂無底深潭。

暫停體育比賽,影響的不單是運動員、體育組織、球迷及支持者,過去20年來辦得有聲有色的全球體育事業,已經發展成價值13,000億美元的龐大產業市場。由於歐美在體育產業方面發展蓬勃,單是美國市場已佔5,200億美元,故體育界陷入多年來首次停擺,影響深遠,正如澳洲著名體育記者Tracey Holmes所言,「體育作為全球性的活動,受疫情的影響更甚於其他行業,也是自二戰後業界所面對的最大危機。」

比賽日工作人員 生計堪憂

一場體育比賽涉及大量工作崗位,以一場北美冰球比賽為例,一般約有1,500名工作人員在球場內外工作,涉及的範圍包括客戶服務、特許經營、泊車、保安、門票、小食部、帶位員等。NHL芝加哥黑鷹隊和NBA芝加哥公牛隊的主場聯合中心發言人Courtney Greve Hack表示:「每場比賽的工資總數超過25萬美元。」

這些比賽日工作人員大多數都是散工,按時薪方式出糧,而且收入徘徊在最低工資水平,直接影響他們的生計。

在球場任職帶位員的David Edelman主要為NBA球隊丹佛金塊和MLS球隊科羅拉多急流兩支球隊工作。由於疫情影響,他至少有一個月時間不用上班,故非常焦急張羅其他工作。然而,不少行業同樣處於水深火熱,像他這類打散工的人,此際要尋找工作機會毫不容易。

對於成千上萬工作人員,原本有450場NBA和NHL比賽、逾300場棒球比賽、130場NCAA籃球比賽、約50場MLS足球比賽等待着他們,還有一系列高爾夫球和網球比賽,以及無數的高中大專的各類型活動……如今,一切已暫停甚至取消。

場館食品供應商 業務重創

美國薪酬協會去年的一項研究指出,如把正常的「出糧日」推遲的話,七成四的工人「將面臨財務困難」。一些場館的工作人員表示,他們過着月光族的生活,但他們大多不願意披露身份,也不想向媒體多說,怕失掉工作。

美國大型活動食品供應商Albert Yee表示:「目前國內所有大型活動已經暫停,我原本要做食品供應的場地的工作亦要中止,對業務造成沉重的打擊。」

Albert曾在超級碗、NFL、NCAA 季後賽和各類大型活動提供食品。他指出,州政府正商討對行業提供支援,但暫時仍未有定案。不過,他有信心公司的生意會於疫情過後迅速恢復。

現時他寄望疫情能趕及今年7月完結,因為該月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Democratic National Convention)會在他所居住的威斯康辛州密爾沃基市(Milwakukee)舉行,活動為期一周,作為活動的食品供應商之一,他相信屆時業務或會有起色。

在亞利桑那州做咖啡和奶昔飲品特許經營的Chris Lee,業務當中有七成是來自美職棒和NHL比賽。由於比賽暫停,他只能暫停業務,他和一位全職員工及14位兼職僱員都不清楚接下來將會怎樣。

全球資深體育迷 心存惦念

在往常的3、4月份,不少體育運動來到最緊張關鍵的決勝時刻,廣大球迷則每星期前往球場、酒吧或在家中觀看直播比賽。

面對疫情,從事體育評述的YouTuber也十分頭痛。例如經營英超阿仙奴Fan TV的知名球迷暴龍哥Troopz,其賽後的直播往往成為比賽的焦點之一,像他一樣的資深球迷不但沒有比賽可看,同時也無法作賽前賽後直播討論,他也苦惱可以播什麼。

美國網絡雜誌《Slate》的記者Mike Pesca表示,終於明白到體育絕非只是解悶或娛樂途徑,而是一個社區與人際關係的重要部份,在體壇停擺的日子,心裏有種惦掛。

■撰文:羅保熙

■沒有任何運動比賽的日子,運動場地閉館,對於熱愛觀戰的體育迷而言,倍感失落。圖為法網暫停,球場空無一人。
■每逢比賽日,球場內外都有數以千計的相關職位提供,如售賣球隊紀念品。
■體育絕非只是解悶或娛樂途徑,而是一個社區與人際關係的重要部分。

我要留言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