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愈亂人心愈慌,愈能助長槍支銷售

0
社會愈亂人心愈慌,愈能助長槍支銷售
■控槍面臨的一個挑戰是,選民並未將控槍視為類似經濟及保那樣重要的問題。

美國近日接連發生水牛城超市、南加州教會、德州小學槍擊事件,長年一再重演槍支暴力再度浮上枱面,美國憲法保障擁槍權與獨有的熱愛槍支文化是背後最難解的問題。

一連串槍擊之後,職籃NBA勇士隊總教練柯爾(Steve Kerr)一段情緒激動的發言,在網路上瘋傳,幾天內獲得3620萬的觀看次數。他在影片中大喊「受夠了」,自稱厭倦一再對這類悲劇表達哀悼,呼籲國會對此做出行動。

總統拜登24日對德州小學槍擊案發表談話的時候,以「另一場屠殺」形容校園槍擊,呼籲立法機關對槍支管制議題進行改革,提出反思「為什麼這一類的大規模槍擊事件很少發生在世界的其他地方」。

《紐約時報》主跑槍支管制議題的記者羅培茲(German Lopez)形容槍支問題在美國的獨特性:「每個國家人們都會發生爭執、持有不同種族立場或存在精神疾病問題,但在美國這些情況發生的時候,人們更容易拿槍起來射別人。」

羅培茲引用數據指出,從1998年到2019年間全世界發生4人以上死亡的槍擊事件裡,美國就佔了101件,其次是法國8件、德國5件,證明美國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的機率遠大於世界其他國家。

造成傷亡的槍擊事件在美國人的生活中彷彿是常態,美國社會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生的例行悲劇。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從1968年到2017年的50年間,無論自殺或他殺,總共有150萬美國人死於槍口之下,單2020年就有超過45,000人槍擊身亡。

BBC報道引用瑞士研究機構的數據,2018年在美國總共有3.9億把槍支在市面上流通,美國平均每100個人當中擁有槍支120.5把也是全世界第一,排名第二的也門為52.8把。

儘管美國槍支暴力問題嚴重,長年無解,但槍支管制問題在政壇上卻是一個高度爭議的議題,支持槍支管制的民主黨與支持憲法賦予擁槍權利的共和黨相互對立。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保障每個公民擁有槍械的權利。各州對槍支管制的作法也各有不同。

彭博專欄作家威金森(Francis Wilkinson)指出,在美國社會存在一種熱愛槍支的文化,有時把槍支當做是神聖不可侵犯的聖物,有時把槍支當玩具。

例如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曾經把食用烟肉纏繞在步槍槍管上,加熱烟肉來吃,驕傲自稱是德州式的烟肉烹調法。

2014年在亞利桑那州發生過一件悲劇,一名9歲大的女童被父母帶到靶場,在學習使用烏茲衝鋒槍的過程中,不慎打死站在一旁指導的助教。

美國社會存在普遍的槍支文化,同時在政治上全國步槍協會(NRA)在政壇上發揮影響力。儘管多數美國人支持管制槍支,但少數擁有決策權的政壇人物與全國步槍協會有很緊密的政商關係,使得要進一步管制槍支需要非常大的努力。

威金森指出,全國步槍協會最擅長的是煽動恐懼,以達到銷售的目的。例如在新冠疫情爆發時,美國出現排隊買槍的場景,「槍支無法殺死病毒,但很多人因為不安全感,選擇買槍」。

擁槍陣營經常主張,政府無法保證每個人的安全,最好的方法是靠自己。諷刺的是,發生槍擊案對於擁槍陣營來說,正好是賣出更多槍支的時機。社會愈亂,人心愈恐慌,愈能助長槍支的銷售。

羅培茲整理專家的觀點,列出目前美國槍支改革的幾個方向,包括加強購買槍支的身份背景審查,有些州實施「紅旗法」(Red Flag Laws)對特定危險分子沒收槍支,或是禁止殺傷力強大的攻擊性武器。

但羅培茲指出,在法規偏向鬆散的情況下,槍手仍然很容易鑽漏洞,遏止效果依然有限。

■儘管控槍團體的數目及獲得的捐款金額不斷增加,但是,與全國步槍協會相比,它們的影響力仍然極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