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暴力衝突後危機意識提高,失業人多擔心發生騷亂

■美國正值多事之秋,全國爆發疫情致經濟轉差、警察跪殺弗洛伊德事件引發連串騷亂,不少人萌起買槍自保念頭。

美國人在新冠疫情、以及爭取種族正義示威爆發暴力衝突後危機意識提高,購買槍械人數大增。今年7月聯邦調查局(FBI)進行了超過360萬次槍械背景審查,是自1998年有紀錄以來購槍人數第三多的月份,相比去年同月、當局只進行了僅約200多萬次審查。根據佛州州警部門(FDLE)數據,佛州單在6月,就有18.4萬宗以上的審查,比2019年同期升了超過一陪,亦是過去24個月最高。

FBI自1998年建立全國即時犯罪背景審查系統(National Instant Criminal Background Check System)以來,十個買槍高峰星期中,7個均在本年度發生,包括6月份共5周及7月首兩周。全美50個州分中,42個州分錄得雙倍申請,最多人申請買槍的伊利諾州,6月份錄得逾70萬宗購買槍枝背景審查申請,肯塔基州、德州、佛州及加州緊隨其後,分別有39.5萬、22.7萬、21萬及15.8萬宗申請。最少購買槍枝背景審查申請的地區為華盛頓特區、夏威夷及佛蒙特州,分別只有897、1,660及4,920宗。

由3月至6月,全美國共有780萬宗購槍背景審查。

根據佛州州警部門(FDLE)數據,佛州在6月有18.4萬宗以上的審查,比2019年同期升了超過一倍,亦是過去24個月最高。

佛州在疫情開始爆發以來,買槍的人大幅增加。3月時有169,000宗背景審查,4月有120,000宗,以上兩個月在2019年時分別只有88,000宗及72,000宗。

美國法例要求聯邦政府認可槍械經銷商必須對每名買槍人士進行背景審查,無論他們是在商店或槍展購買也一樣,買家要提供身份證明給賣家,填寫美國酒精、煙草、火器和爆炸物管理局的表格,上面需列出買家的年齡、地址、種族及犯罪紀錄,然後由賣家將資料提交給FBI審查比對資料庫,確保有案底的人不能購槍。

槍械背景審查數量今年初開始增加,與致命的疫情大流行同時發生,聯邦、州和地方政府紛紛下令要求民眾留家抗疫。而到了6月,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於警員膝下後,各地出現暴力衝突,都令民眾擔心自身安全。

中佛州槍械連鎖店The Armories東主莫特斯(Robbie Motes)指出,以往光顧他店舖購槍的人,只有10%是首次買槍,但在過去幾個月,這個比例升到50%,「美國出現疫情,人人擔心會發生騷亂,所以擁槍自保。」

疫情期間擔心人身安全

發生國家級災難後,FBI槍械背景審查數字增加並不少見。2012年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學(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槍擊案發生同月,聯邦執法部門錄得的槍械轉讓背景調查數字,比上一個月增加39%。2015年加州聖貝納迪諾發生恐怖襲擊當月,FBI錄得的背景審查數字也比上一個月增加48%。

2020年3月FBI槍械背景審查創新高後,美國最大槍械權益組織之一、全國步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表示,民眾在疫情期間擔心人身安全,很可能是推高FBI槍械背景審查數字的主因。協會發言人亨特(Amy Hunter)在聲明說:「槍械銷售在不穩定時期上升,是因為美國人知道最終是自己才能掌控自身安全。」

42歲的中佛州St.Cloud市居民岡薩雷斯(Hernan Gonzalez),一生人第一次購買槍械,他對《奧蘭多哨兵報》表示,疫情與政局不穩定是促使他買槍自衛的原因,「太多人失業,搶掠遲早出現,我必須及早持有武器保護家人。」岡薩雷斯表示,一生人從未見過美國如此混亂。

有人要求加強槍械管制

要求加強槍械管制的人看法很不同,ATF退休探員兼反槍械暴力組織吉福茲(Giffords)高級政策顧問奇普曼(David Chipman)表示:「我最擔心的是首次購槍者可能有多少人,他們在3月前並不認為自己需要一把搶。」

追蹤槍械背景審查及購槍趨勢的組織Guns Down America執行董事沃爾斯基(Igor Volsky)也同意這個說法,該組織早前對總統特朗普在疫情期間煽動恐懼令人震驚,認為這促使槍械銷售增加。沃爾斯基說:「這個政府在過去全國疫情大流行期間,多番努力擴大取得槍械的方式,鼓勵人們拿起武器威脅州長重啟政府。」

■趙冬兒 報道

■社會不穩、暴動、搶掠,以及削減警方經費等原因,美國人擔心安全而買槍傍身。
■近日佛州各地的射擊場各時段被人預訂一空。
■家庭主婦也買槍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