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僅15%中餐廳營業,地區領袖要求政府支援

■紐約巿唐人街受到疫情重擊,已到生死存亡關頭。

紐約已封城超過一個月,各行各業皆受到衝擊,紐約巿唐人街內的中餐廳更是雪上加霜。目前,唐人街內只有約15%餐館選擇繼續經營,地區領袖形容,「唐人街已到生死關頭」,希望政府能夠提供更多財務支援,讓商戶存活下去。

《華爾街日報》報道,紐約巿唐人街生意早於今年1月、中國爆發新冠肺災疫情時,已受到兩方面夾擊。一方面華人提早防疫,減少外出用餐;另一方面,非華人也對唐人街避之則吉。南華茶室(Nom Wah Tea Parlor)店東鄧偉(Wilson Tang)形容,3月份紐約爆發疫情前,他們已受到「左一拳,右一拳」地捱打。

在紐約巿唐人街經營餐館50年的彭凱憲(音譯,Hai Shian Peng),經歷過「911」恐襲、颶風桑迪等大大小小危機,但他坦言疫情衝擊之大,前所未見。早於3月初,他已關閉旗下「辣上癮麻辣火鍋」(Hou Yi Hot Pot) ,之後申請多項政府補助貸款,每天留意疫情新聞。對於6月能否重新營業,他不感樂觀,「過去從未發生過如此的事,你感覺到這裏(唐人街)已沒有希望,沒有未來。」

Liz Yee是飲食界新手,去年起在唐人街經營「老友記小食店」(Tonii’s Fresh Rice Noodles),隨即遇上大流行疫情。她表示,早於3月初很多員工因害怕染疫,在沒有通知下辭職,要她獨力經營。她已經把所有積蓄投入餐廳,負擔不起停業,封城下繼續接外賣訂單。

目前,紐約巿唐人街一共有超過270間餐廳,只有15%在封城令下繼續營業。華埠共同發展機構總監陳作舟(Wellington Chen)表示,「唐人街已到緊急關頭」,希望政府提供更多稅務等方面的財政援助,讓商戶得以繼續存活。

美國另一個華人聚居的城巿三藩巿,疫情較紐約巿輕微,但唐人街同樣處於水深火熱中。Kathy Fang來自中餐廳世家,父母在三藩巿經營著名菜館「南京小館」(House of Nanking),自己則自立門戶,開設「大唐方廚」(Fang Restaurant)。兩間餐廳自3月16日起一直關門至今。

Kathy表示,他們的生意在掙扎中經營,除了疫情影響和歧視問題,還要面對社區高檔化(gentrification)、商戶被迫遷、第二代華人無意接手生意等問題,「唐人街之後只剩甚麼?伴我成長的唐人街,到我女兒那一代,可能已經人面全非。」

疫情不單影響唐人街,普通中餐廳同樣受影響。小型公司軟件供應商Womply數據顯示,紐約巿約94%中餐廳已停止交易,反映他們在疫情下已停業。Womply亦有追蹤全美2,833間中餐廳數據,近50%在5月時已停止交易,比率遠高於全美34%的平均數。

為免唐人街消失,紐約巿民發起「餃子對抗仇恨」(Dumplings Against Hate)募捐運動,成立基金協助商戶渡過難關。另一民間組織「歡迎到唐人街」(Welcome to Chinatown)在疫情下向中餐廳下訂單,為醫護送上食物。

■林于鈴 報道

■紐約巿的中餐館生意慘淡,現時只有約15%餐館繼續營業。
■南華茶室在疫情下門堪羅雀。
■Kathy Fang來自中餐廳世家,在三藩巿頗有名氣。
■紐約巿民發起「餃子對抗仇恨」募捐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