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呼籲:Wear face masks, CDC改政策勸全民蒙面

0
紐約呼籲:Wear face masks,  CDC改政策勸全民蒙面

在新冠疫情爆發至今,歐美醫學界有一套自相矛盾、不斷重覆的歪理:普通人戴口罩——沒有證據證明戴了有助防止病毒傳染;口罩應留給醫護——助他們防護感染!在美國疫情蔓延下,民眾依然未有外出時戴上口罩的習慣。然而,繼奧地利周一(3月30日)強制所有進入商店的民眾配戴口罩後;特朗普周四也指出,政府即將推出新的口罩建議指引。在「戴與不戴」口罩之做法上,西方縱使不情願,如今也要認同亞洲人能夠成功阻截傳播鏈,關鍵在於全民戴口罩防疫;本文也逐一反駁反對戴口罩的多個論點!

歐美民眾本來對戴口罩相當抗拒,但隨着疫情惡化,不少人開始改變態度。繼加州洛杉磯率先要求民眾戴口罩後,紐約市市長也作出類似呼籲,白宮亦即將提出指引,促請民眾戴布口罩抗疫。總統特朗普昨天(2日)更說:「如果他們想,美國人應該戴上保護口罩。」

美國《華盛頓郵報》取得由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提交給白宮的內部備忘錄及新指引,指白宮的疫情專責小組官員認為,愈來愈多證據顯示受感染的無病徵人士可以傳播病毒,正考慮是否建議民眾在公眾地方蒙面。根據該指引,CDC今日(3日)建議公眾戴上布口罩,防止病毒傳播給身邊的人。

德國聯邦疾控機構同日示首次修改防疫檢疫中關於戴口罩的指引,考慮到無症狀或輕症患者已有傳染性,因此民眾戴口罩可減少病毒傳播風險。

「戴口罩」  變成東亞符號

應否戴上口罩之爭論,在亞洲地區一直未有展開過。經歷過2003年沙士一疫之後,中國、台灣、香港等地,都視戴口罩為常事。

在「口罩文化」更為根深蒂固的日本,戴口罩更變成了一種「風土人情」,除了是防止病毒傳播的工具外,人們也知道戴口罩更是一道自己與世界的有形屏障。戴起口罩出行變成了某些人的生活方式——《邁阿密新聞》(The Miami News)女記者早在1934年出版一篇講述日本見聞的文章,已有特別提到「細菌口罩」(germ mask)一詞。

然而,雖然由馬來亞華人伍連德發明的現代口罩曾於1918年西班牙流感時在西方各國流行,口罩在西方卻一直被視為單純的醫療用品,不得作日常使用。亞洲地區街頭常見的民眾戴口罩場面,更被用作「東亞文化」的符號。直到本年新冠疫情流行,西方民眾即使迅速擁抱曾被視為專權的封城政策,也極少有人願意接納戴口罩的習慣。

戴口罩,更似乎變成了西方「遠東獵奇」的對象。在疫情爆發之後,西方媒體有無數文章去分析、解說戴口罩的問題,當中除了對口罩功效的討論外,將「口罩」與「東亞」兩個本來沒有關係的概念緊扣在一起更是常態。

一些作者嘗試用善意的角度去理解東亞人戴口罩的習慣,例如一篇2月13日在《紐約時報》發表的評論文章就是東亞人遇上疫情集體戴口罩其實是「展示團結」的表現。不過,另一些作者傾向負面的獵奇心態就十分明顯,例如一篇3月11日在《每日電訊報》發布、內容非常充實的解說式文章,就以「亞洲的口罩痴迷(face mask obsession)」起題,內文也用上「遠東」等充滿殖民地時代味道的用詞。

不過,從防疫的角度上,口罩也許將成為西方避無可避之物。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就曾向《科學》(Science)期刊表示:「歐美的重大錯誤在於人們不戴口罩,(畢竟)這個病毒是透過飛沫與近距離接觸傳播的」。

上周才向國會斬釘截鐵表明民眾不必戴口罩的CDC總監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周一受訪卻表示正重審疾控中心的衛生指引,並有可能鼓勵「全民戴罩」;特朗普本人同日亦說:「我們不會永遠戴口罩,不過為了有效防疫,我們也許要戴上一段短時間。」

遍觀這種態度的轉變,我們可以說,在這場口罩之辯之中,支持戴口罩的一方已然得勝。

口罩之辯 有何可辯?

反對戴口罩的一方,一直有多種歪理,以下用對話方式逐一反駁。

反:沒有證據證明戴口罩有助防止新冠病毒傳染。

正:雖然在新冠肺炎上,口罩效用的證據未必足夠。不過,一項2008年的綜合研究顯示,在同樣是冠狀病毒的沙士之上,戴口罩有68%的防疫效用,相較之下,每日洗手超過10次則只得55%。同時,如果我們接受新冠病毒主要以飛沫傳播的話,邏輯上任何可以阻擋飛沫的東西原則上將有助防疫,不必先有實驗或研究證據證明,否則Publix超市也不會在員工確診後匆匆安裝透明膠板。

反:戴口罩不能百分之百阻止新冠病毒傳染。

正:遵守交通規則橫過馬路也不能百分之百阻止行人被汽車撞死;穿上避彈衣也不表示刀槍不入。

反:很多人不懂得正確的戴口罩方法。使用錯誤的方法戴口罩,除了將使口罩大大失去阻擋飛沫、微粒的效果外,還有可能增加戴口罩者觸摸臉部、眼、口、鼻的機會,變相增加感染病毒的可能。

正:不能,不代表不能學,而且正確的戴口罩方法並非量子力學,幾乎人人一學即能。

反:戴口罩會讓人有「錯誤的安全感」,因而在其他衛生習慣上有所鬆懈。

正:雖然多國專家都有作出類似警告,可是並沒有人提供過相關的研究證據(若有請告知)。即使戴口罩有可能給人「錯誤的安全感」,不過看到街上「人人戴罩」似乎也會給人「正確的警戒心」,讓大家更努力的去維持衛生習慣。同時,一個戴口罩的人如果知道戴口罩會給他「錯誤的安全感」,那麼他就很可能不會再有這種「錯誤的安全感」。

類似的討論可以沒完沒了。不過,如果只談新冠肺炎的話,由於沒有病癥卻可傳染病毒的患者甚為普遍,為免自己成為了「隱形的傳播者」,除了在公共場合戴上口罩之外,似乎並無其他更有效益的做法。對於這一個論點,反口罩者多個月來也未能給出任何合理的解答。

當然,口罩之辯不一定要從理論層面出發,也可在實際層面顯現。例如不少反口罩者皆會指出供應不足的問題,認為口罩該留給醫護人員,因此一般民眾不必戴口罩。然而,這種說法的邏輯卻預設了戴口罩有效於防疫,只是供應不足而已。而解決供應不足的方法,不必然是減少需求,也同時可以是增加供應。

從以上討論可見,反對戴口罩的人無論如何也難以駁倒「有口罩勝於無口罩」這個基本論點。正如「有留家令勝於無留家令」一般,西方國家面對疫情挑戰,很快就採取了各種類似封城的措施。問題是,何以在戴口罩的問題上,他們依然普遍採取自由放任的做法?

■撰文:葉德豪

■《紐約時報》4月2日刊登一篇〈戴口罩應該是國家政策〉,支持全民戴口罩防疫的做法。
■在亞洲地區,商店拒絕不戴口罩的人入內。
■美國人戴上口罩,同樣受到歧視。
■日本人公開戴口罩,一早已成為習慣及禮儀。
■早前紐約中央公園散步行人大多未有戴上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