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特朗普表明支持 為何又要撥慢鐘呢?

0
總統特朗普表明支持 為何又要撥慢鐘呢?

美國一年調整兩次時間。夏季採「日光節約夏令時間」(Daylight Saving Time)調快一小時,到了冬天再把時間調回「標準時間」(Standard Time)。佛州議員和州民受不了調來調去讓人困擾,火速通過議案,並獲州長簽署生效,想讓佛州一年四季都維持在夏令時區。既然法例已通過,為甚麼本周日(11月3日)又要再麻煩地撥鐘呢?

佛州眾院去年壓倒性通過《陽光保護法》(Sunshine Protection Act)後,州參議院也火速過關,只有2人投反對票。法案經時任州長斯科特(Rick Scott)在2018年3月底簽署後,佛州居民本周日仍要將時鐘撥慢一小時,原來這條州法還得送至國會審核,層層過關後才能生效。

推動《陽光保護法》的佛州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說:「我希望本周日是佛州居民的最後一次要調校所有時鐘。」

盧比奧指出,法案正在參眾兩議院獲得更多支持,總統特朗普亦明言會在國會通過後簽署立法。

盧比奧是全國第一個推行全國採用夏令時間的議員。這提案在依靠旅遊業的佛州和冬日缺少陽照時間的美國北部獲得廣泛支持,但其他不少州的人對此卻大力反對,令提案在國會遇到阻力。

盧比奧在2018年其實推動了兩條《陽光保護法》,一條是讓佛州永久採用夏令時間,另一條是該全國跟隨。國會在得不到大部分議員投贊成票後,連續在2005及2019年都不將此放在討論議程之內。

美國最早於1918年採用了夏令時,但由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束以及夏令時在美國公眾中普遍不受歡迎而於1919年被廢除,但當時各州可以獨立選擇遵守夏令時。

不過,州與州之間出現一小時差別,全國又有6個不同時區,令到交通運輸出現混亂。於是,美國在1966年制定了《統一時間法》(Uniform Time Act of 1966),也奠定美國夏天調成夏令時間的傳統。目前只有夏威夷州和絕大部分的亞利桑那州,不受此法拘束。

盧比奧現 已修改提案條文,不再要求全國統一採用夏令時間,而是該已公投立了州法使用日光節後的州。可以個別獲得國會批准。

盧比奧指出這不關乎對與錯的問題,乃是個別州份根據自己喜好而決定,他說,有學齡兒童的家長,會反對實行夏令做法,因為要大清早摸黑出門,發生危險,當跨州運輸的貨運業,更認為每個州都有一套時間,司機難以適從;飲食業也不希望日照時間太長,影響人客燭光晚餐的心情。

不過,喜愛戶外活動的人,旅遊業界卻大力支持全年夏令。理由不用明言。

盧比奧如今已找到4名參議員共同推動《陽光保護法》,不再孤軍作戰。4人分別為佛州的斯科特、俄勒岡州的威登(Ray Wyden) 、華盛頓州的梅禮(Putty Nurray),及田納西州的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以上4州均是全年夏令的支持州份。 所以,法案未生效一日,佛州人就要像大多數美國人一樣,每年兩次將時鐘調來調去了。

專家建議飲食調整作息

由夏令時間進入冬令時間的作息,比較容易適應,因為早晨能較晚起床,多數人的問題是冬令時間的頭幾天無法太早入眠,這可以藉由適當的飲食來協助調整。

成人每天建議睡眠時數為7至9小時,要克服時制改變,最好睡足至少8小時。《臨床睡眠醫學期刊》報告指,睡前6小時攝取咖啡因,可能減少一小時睡眠時間,因此若精神充足,盡可能不要再喝咖啡或茶。含糖飲料或許有助提振心情和精神,但也會打亂作息,應盡量避免。

而多喝水永遠有益,建議每天至少喝8杯水,維持新陳代謝和飽足感,身體自然會在疲憊時發出該休息的訊號。

疲勞時胃口容易改變,人們會想吃碳水化合物和糖份高的食物,冀望快速補充體力,但這類食物只會使作息更混亂,不如在早餐增加蛋白質攝取,蛋白質可以提供較長時間的能量;若感覺飢餓,可以吃蘋果或葡萄代替零食。

■撰文:高文田

■盧比奧今年3月再推動《陽光保護法》,但不獲國會支持。
■全年採用夏令時間,意味着 11月至 3月,日出及日落遲一小時,各有支持和反對者。
■下一次的日光節約是開始於 2020年 3月 8日,那會是佛州人最後一次調校時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