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兩黨候選人投票日前死亡,選舉該如何進行?

0
若兩黨候選人投票日前死亡,選舉該如何進行?
■大選在即,特朗普卻在這個關鍵時候確診新冠肺炎,為選情帶來不少變數。

特朗普周四晚豪言「大流行終結在望」,誰料數小時後即確診新冠肺炎,令總統競選最後大直路上爆出近年最大的「十月驚奇」。特朗普病情輕重、官員和對手有否染疫、大選會否延誤、最終誰主白宮等等,人人都滿腹疑慮。特朗普陣營一直等待提出大選延期的合適理由,如今會否變得師出有名?另外,若果拜登在大選前也到傳染,或雙方/其中一方不幸因病而不能選下去,以至病逝,選舉該如何進行呢?

特朗普及夫人梅拉尼婭,在大選前一個月雙雙確診,要自我隔離最少14日,意味他將錯過未來兩周的競選活動,確實為這次大選再添變數。究竟特朗普能否將大選延期呢?

首先,改變美國大選日子的權力不在總統身上,暫時亦看不到兩黨有延遲大選的意欲,歷史上也沒先例可援;法律上美國沒有明確的總統候選人報名截止日期,兩大黨內部有權決定緊急替補人選。

根據1845年訂定的法律,美國大選每4年在11月首個周一之後的周二舉行,而今年就是11月3日。憲法同時規定總統每屆任期只得4年,並以1月20日中午為最後在任的時間。

總統無法僅憑總統權力延遲大選,改變大選日子只有美國國會有權通過緊急法案批准。惟無論是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抑或共和黨佔優的參議院,目前同意延遲大選的機會都很低。

這源於美國大選並非只選總統,同日選民還會投票選出州長、參議院3分1議席、以及眾議院全部議席。

一旦大選延期,究竟只是總統選舉延期,還是其他幾項選期同要延期呢?由此可見,這是一個影響嚴重的政治及社會議題,甚至造成權力真空的風險,兩黨議員為公為私,均用不着就此犯險。

其次,過往美國面對戰爭或疫情,也不曾押後選舉時間。1864年,時任總統林肯(Abraham Lincoln)面對內戰下,就算民調顯示連任機會微,白宮顧問也建議押後大選,但他堅持如期舉行,最終更意外勝選。

到了1918年,美國深受西班牙流感困擾,疫情顛峰為1918年10月至11月,正是當年中期選舉舉行之時。這是美國史上首次容許民眾戴口罩投票,當局建議每個票站只能有一人或兩人同場投票,呼籲民眾不要在票站聚集,避免不必要的接觸。

拜登以及太太吉爾在周五接了新冠病毒測試,結果呈陰性。不過,若果拜登在大選前從其他途徑受到傳染,或特朗普及拜登不幸因病而不能選下去,以至病逝呢?這恐怕是大家都沒預計過,兼且難以想像的情況。一旦兩黨有候選人不幸病逝,選舉該如何進行,美國法律並無清晰答案。

若只有一名候選人死亡呢?

若共和黨及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未能繼續選舉,最大麻煩是兩黨很可能需要再舉行一次全國黨代表大會,對該黨的新總統候選人進行另一輪投票,實是費時失事。

難怪澳洲廣播公司(ABC)訪問紐約大學法學院 (NYU School of Law)教授彼爾德斯(Richard Pildes)及美國智庫「兩黨政策中心」 (Bipartisan Policy Center)政府研究總監福蒂爾(John Fortier)均指,兩黨都不能在短時間內舉行另一輪初選,相信將副總統候選人任命為總統候選人,會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案。

毫無疑問,延遲大選是美國政界沒有其他選擇下的最後選擇,若非迫不得已,共和及民主兩黨應不會視延遲大選為可行選項。

英國博彩公司Betfair、Ladbroke等巨頭,在獲悉特朗普確診後,即時停止接受有關美國大選的落注,而「封盤」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勝算一度大升。

■特朗普在Twitter公佈確診消息。
■特朗普民望一直落後於拜登,調查顯示主要原因是大部分美國人不滿政府抗疫差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