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商降低成本,換個包裝賣更貴!

■通貨膨脹壓力下,製造商在不降價的情況下悄悄減少商品內容物,消費者不易察覺。

隨着美國物價在 50 年來未見的通脹水平上飆升,不少製造商採取了稱「縮水式通貨膨脹」(Shrinkflation)的手法,以降低成本。從衛生紙到薯片,從咖啡到玉米脆片,製造商在不降價的情況下悄悄減少商品內容物。專家表示,一旦產品縮水,就算通脹趨緩,「也回不去了」。

美聯社報道,舒潔(Kleenex)一盒面紙為60張,但在幾個月前有65張;Chobani優格從150公克減為127公克。

專家表示,「縮水式通貨膨脹」(Shrinkflation)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在高通脹時期,隨着公司苦於因應原料、包裝、勞動力和運輸成本上漲,這種現象就會激增。根據標普全球(S&P Global)數據,5月份全球消費者物價通脹估計上漲7%,此一速度可能會持續到9月。

消費者權益倡議者、麻省前助理檢察長德沃斯基(Edgar Dworsky)數十年來在他的「消費者世界」(Consumer World)網站記錄縮水式通脹,他說:「這是一波波襲來,由於通貨膨脹,我們此刻恰好處於海嘯中。」

去年秋天,德沃斯基開始注意到麥片包裝盒變小,縮水式通脹從此開始。他可以舉出幾十個例子,從 Cottonelle Ultra Clean Care捲筒衛生紙從每卷340 張減少到312張,到Folgers咖啡,將其1,400公克的容器縮小到1,200公克,但聲稱仍能泡出400杯咖啡。Folgers 公司說,正使用一種新技術使咖啡豆重量變輕。

德沃斯基說,製造商偏好縮水式通脹,因為他們知道客戶會注意到價格上漲,但不會追蹤淨重或其他小細節的變化,像是一卷衛生紙的張數。而廠商還可以使用一些技巧來轉移民眾對於內容物縮水的注意力,例如在變小的包裝貼上醒目的新標籤。

這就是百事公司(PepsiCo)旗下薯片公司Fritos所做的事。標有「派對尺寸」的Fritos Scoops一袋過去是510公克;但現在幾乎所有其他大型連鎖店現在都在促銷440公克的「派對尺寸」。

當被問及Fritos包裝一事,百事並未回應,但確實承認了Gatorade飲料瓶縮水,該公司最近開始逐步淘汰900 CC的瓶子,取而代之的是795 CC,瓶身變細更容易拿取。百事公司表示,這項轉變已進行多年,與目前經濟環境無關。但當被問及為什麼795 CC的飲料還比過去更貴時,百事沒有回應。

Domino’s Pizza今年1月宣佈,原本一桶10塊雞翅減少為8塊,價格不變,仍為7.99元。Domino’s說是雞肉成本上漲的緣故。

一些注意到商品縮小的消費者在社交媒體分享例子。也有人說,縮水式通脹導致購物習慣改變。

俄亥俄州哈斯金斯(Haskins)市居民阿斯帕契(Alex Aspacher)表示,他過去會購買的瑞士切片奶酪,一片從453公克縮小到340公克,但仍維持9.99元標價,如今他會格價找優惠,或者購買一整塊乳酪來自己切片。

不過有時趨勢也會逆轉,隨着通貨膨脹趨緩,競爭可能會迫使廠商降價或重新推出更大的包裝。但德沃斯基表示,一旦產品縮水過,就回不去了,「廠商增加內容物很罕見」。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凱瑞商學院(W.P. Carey School of Business)教授夏特維迪(Hitendra Chaturvedi)表示,他毫不懷疑許多公司都在為勞動力短缺和原料成本上漲而苦苦掙扎。

但在某些情況下,公司的利潤(或銷售額減去經營成本)也呈指數級增長,夏特維迪認為這讓人觀感不佳。

他舉例來說,像是美國食品公司億滋國際(Mondelez International)某些商品在不漲價但減少分量的情況下,營業收入在2021年成長21%,但由於成本壓力增加,第一季度下降15%;百事公司的營業利潤在2021年和第一季度分別成長11%和128%。

夏特維迪說:「我不是說他們在牟取暴利,但看起來好像是如此 。他們是否正利用供應限制作為賺更多錢的利器?」

■消費者權益倡議者德沃斯基展示縮了水的Gatorade飲料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