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中共秘密處決近70年 間諜罪翻案

0
遭中共秘密處決近70年  間諜罪翻案
■饒引之死後68年,名字被美聯社加到總部「榮耀牆」上,肯定他為新聞工作的貢獻。

美聯社華裔記者饒引之(Y.C. Jao)在70年前中共建政後,選擇留在中國繼續報導新聞,1951年被中共以間諜罪名處決,一直未能翻案。68年後,美聯社收到饒引之家人來信,揭開這段塵封已久歷史,周三(11日)在紐約總部舉行紀念儀式,肯定他為新聞工作的貢獻。

饒引之上世紀20年代畢業於美國著名密蘇里大學新聞學院(University of Missouri’s School of Journalism),10年後回中國創辦英文報紙,教授新聞學。在美國駐華大使推薦下,他成為美聯社駐華記者,擔任南京分社主管托平(Seymour Topping)助手。1949年4月,他曾採訪第二次國共內戰在南京的戰役,見證紅軍攻陷南京。當時南京仍是國民黨治下首都。

1949年中共建政後,所有美國記者被禁止在中國採訪,美聯社駐華記者都轉往香港和台灣,當時40多歲的饒引之選擇留下,期望成為美聯社和中共之間橋樑。其長子饒建(音譯,Rao Jian)憶述,父親沒想過離開中國,亦不覺得有危險,一直用英文打字機為美聯社工作,每周寄稿件到美聯社香港分社,賺取每月150美元薪酬。

托平離開南京前,把分社門匙交給饒引之。他其後在回憶錄《On the Front Lines of the Cold War》(冷戰前線)中表示,對於中共上台,饒引之起初感到樂觀,但其後中共加強社會操控,饒引之開始變得謹慎和不信任中共。

1950年1月,饒引之前往北京,為托平申請簽證。他其後去信美聯社前上海分局局長、已轉抵香港的漢普森(Fred Hampson),表達自己的不安。他在信中表示,在中共反美宣傳下,北京不會是美國記者安身之所,他作為中國人為外國傳媒工作,處境更危險,希望美聯社重新派駐記者進入中國後,把他調任為一般翻譯員。

但饒引之的遭遇很快便急轉直下。幾個月後,他被安排進入勞改營,要他供出與美聯社的關係,又被迫加入官媒工作,未幾,美聯社便和他失去聯繫。其家人憶述,饒引之一直有使用中國郵政寄信給美聯社,但美聯社從未收到信件。

1951年2月,中國反美浪潮隨韓戰升溫,中共加強清算「反革命份子」,饒引之成為目標。同年4月27日,他被秘密警察拘捕,罪名是為美國當間諜。饒建記得父親當時並不擔心,安慰母親說很快便回家,結果一去不返,同年4月29日被秘密處決。

饒引之過世後,他的母親亦很快離世,子女不斷遭受指控,妻子靠縫紉工作維生,於60年代死去。到1983年,饒引之一家嘗試為他翻案,指他不是間諜,但中國法庭不受理,反指饒引之在中國驅逐外國記者後,仍與香港美聯社人員定期書信來往,散播「謠言、誹謗和反革命言論」,「為帝國主義收集情報」證據確鑒。

後來,美聯社與饒引之及其家人完全失去聯擊,他被處決時,外國記者完全被禁足於中國,遠東焦點都集中在韓戰,美聯社檔案庫內能找到有關饒引之的資料甚少。去年,饒引之侄兒饒吉龍(音譯,Jilong Rao)去信美聯社行政總裁普魯特(Gary Pruitt),要求關注饒引之之死,事件終於曝光;加上幸得已98歲的托平協助,才能還原這段被遺忘歷史。

美聯社周三在紐約總部舉行「追封」儀式,把饒引之名字加到「榮耀牆」(Wall of Honor)上,肯定他為對新聞工作的貢獻。饒引之兩名子女饒建及饒吉平(音譯,Rao Jiping)亦有出席。饒建致辭時強調,父親生前光明正大,只是嘗試理解時局發展,撰寫報道,一切與間諜工作無關。

另外,自由工作攝影師哈利法(Mohamed Ben Khalifa)今年1月為美聯社在利比亞採訪時,被砲彈碎片擊中身亡,終年35歲,其名字同於周三被加上「榮耀牆」。美聯社自1846年創辦至今,包括饒引之在內,共有37人因工作殉職。

■撰文:林于鈴

■建致辭時強調父親生前光明正大,只是嘗試理解時局發展,撰寫報道,一切與間諜工作無關。
除了饒建(右),饒引之的幼女饒吉平(左)也有出席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