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國避疫登上「尚丹號」,出現症狀無法下船返回中國

0
離國避疫登上「尚丹號」,出現症狀無法下船返回中國
■「尚丹號」淪為「海上孤兒」近3星期,有多人確診肺炎,「暴以素」(小圖)被困郵輪後發燒,一度失聯,惹來外界關注其安危。

一名網名「暴以素」的中國美女,早前在微博以日記形式,分享其在郵輪「尚丹號」(MS Zaandam)上的出國避疫之旅,郵輪變疫輪後,至日前表示自己也一度發燒、咳嗽,至上月底更失去聯絡,惹來網民關注其安危。直至上周四(2日)「尚丹號」泊進大沼澤港後,「暴以素」終於再更新微博報平安。「暴以素」在失聯期間,引發網民熱議,爭論她在疫情正盛的時候,仍乘郵輪「離國避避」不負責任。現時,由於她出現症狀,要繼續留在「尚丹號」,無法下船返回中國。

這名引發熱議的內地中國美女「暴以素」,據內地傳媒報道,是經微博認證的世界五子棋中國隊隊員。「暴以素」在微博表示,這趟避疫之旅在2月20日開始,當時她和父母由墨西哥、古巴旅遊完回到北京,當時武漢已經爆發疫情,香港及北京的機場已空蕩蕩,但酷愛旅遊的她,仍打算「出國避避」。

按「暴以素」在微博的旅遊日記內容,當時她即坐言起行,先到俄羅斯轉機往波蘭,在華沙遊覽5天後,再經丹麥、德國前往法國巴黎,最後從葡萄牙出發飛往南半球的巴西里約熱內盧。至3月8日,她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登上郵輪「尚丹號」,當時她還留言「希望不是又一個鑽石公主號」。之後,她的朋友還在微博留言,提醒「暴以素」外國對疫情管控太鬆,還是回國留在家裏較安全。

之後「暴以素」一家三口到了烏拉圭、智利等地,隨着疫情全球蔓延,至3月15日晚,郵輪船長宣佈終止行程調頭擬返回智利靠岸,但被當地多個碼頭拒絕,開始了在公海上漂流。

3月23日「暴以素」表示,郵輪已有多人出現咳嗽、發燒,船長下令所有乘客須留在房內自我隔離。翌日,連她本人也開始咳嗽。至26日,還有發燒,最高時達攝氏38.1度,要往船上醫療室取藥。隨後「暴以素」的家人也出現類似症狀。

由於意識到自己及家人「中招」,她於是向中國大使館致電求助,希望能離船接受治療,但因船在公海,大使館無能為力。

3月27日,「暴以素」留言:「轉眼已是第五個隔離日了。咳嗽加重,體溫靠退燒藥維持,大量喝水排水,出的汗像水洗一樣。今晚七點半與另一艘游輪Rotterdam匯合,用於輸送醫療人員和物資,晚間將共同開往Panama停泊。一整天沒有任何醫療團隊回訪狀況,告知我們明天拿到試劑也不給檢測。所以是只給美國人檢測嗎?」之後一直未再更新內容。

自「暴以素」於27日失聯後,引爆網民在其微博大爭論,留言達8,000條,當中除了當事人的朋友關心她的安危外,主要是批評她出國避疫,例如「她自己耐不住寂寞出國吃喝玩樂還發微博炫耀,這種人同情不起來」、「自己作死,希望不要給國家添麻煩」等。

悲情疫輪荷美郵輪「尚丹號」被多國拒絕靠岸,淪為「海上孤兒」近3星期,要在船上處理200名患病旅客。總統特朗普及佛州州長德桑提斯為免出現一場海上人道危機,上周四允許「尚丹號」及前往營救的姊妹船「鹿特丹號」(MS Rotterdam)泊入大沼澤港。

泊岸後,邁阿密嘉年華集團撤離「鹿特丹號」全部乘客,「尚丹號」9名確診患者轉移到醫院,另外45名症狀輕微的患病乘客,包括「暴以素」一家三人在內,必須繼續留在船上。

同日晚,有內地媒體聯絡上「暴以素」的朋友,證實「暴以素」安全,正在船上養病。

4月3日,事件主角「暴以素」終於再更新微博,表示「經過了人生最漫長的一周,時刻提心吊膽,恐懼如影隨形。我們目前仍在於病毒抗爭,恐暫時無法下船歸國。不是公眾人物,無意佔用資源,請大家高抬貴手,留一些時間和空間,感謝!」算是為這宗出國避疫爭論,暫時劃上句號。

■趙冬兒 報道

■「暴以素」3月27日在微博最後留言及上載戴口罩圖片。
■「暴以素」的護照。
■「暴以素」也出現咳嗽、發燒。
■「暴以素」在爆發疫情仍「離國避避」,被指不負責任。
■「暴以素」不斷在網上分享她在武漢肺炎爆發後的郵輪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