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敵ANTI惡評文化 藝人患抑鬱症比率高

0
難敵ANTI惡評文化  藝人患抑鬱症比率高
■(左圖)警方封鎖雪莉居住的寓所搜證,發現疑似遺書的日記。(右圖)一直我行我素的雪莉,沒想到最後選擇離開人世。

韓國女藝人、前f(x)組合成員雪莉(Sulli,原名崔真理)周一(14日)輕生逝世,年僅25歲,事件震撼整個亞洲演藝圈。韓流近年發展蓬勃,K-POP成功打入全球各地,但當地藝人患抑鬱症比率高、屢有輕生個案的問題,一直驅之不散,背後原因既包括當地演藝文化對明星的束縛多,更少不了在韓國社會尤其強烈的「ANTI文化」,對明星的網絡惡評攻擊甚至是實際的身體傷害,讓不少藝人極為困擾。在雪莉事件後,ANTI文化的問題再度受到關注。

雪莉從童星出身,是女子組合f(x)的前成員,曾經是團隊中的「門面擔當」(泛稱隊中公認外貌最漂亮的一員),「人設」(人物設計)外形清純,言行溫文,一直有「國民妹妹」之稱。但她在2015年退團前後,她形象亦開始180度改變,一改過往清純風格。

2014年,她先是高調與當時男友崔子拍拖,經常發布放閃親密照。在2015年8月正式退團後,她更不理外界聲音,經常在Instagram發佈真空「飛釘照」,行為又非常瘋癲,她更曾飲醉酒直播,自摸上圍,又在社交媒體上傳性感照片,不時配上性暗示的字句,讓網民非常驚訝,負評如潮。

原本的清純形象徹底粉碎,讓不少支持者大感失望,也因此而流失了不少粉絲。

她去年在韓國節目《真理商店》談及退出f(x)的原因,坦言自己年少出道,未能承受如此沉重的壓力。只是這樣並未能挽救她的形象,不少網民仍直斥她的任性連累了整個團隊,突然退出讓當時不少活動要剎停。

研究:40%演員有抑鬱症

雪莉事件轟動的原因,既因一個年輕生命的消逝,更在於上述她近年都是韓國網絡上飽受爭議與惡評的中心人物,她生前不幸患有抑鬱症,而此情緒病在韓國演藝圈從不少見。

韓國女演員朴真熙過去修讀延世大學的碩士學位時,畢業論文是研究藝人的壓力和抑鬱情況,2009年,她調查逾260位藝人,包括月入超過1000萬韓圜的主角演員及月入超過100萬韓圜的配角演員,結果發現有39%受訪者自稱患抑鬱症,40%稱曾有輕生念頭。

研究指出,原因包括藝人的私生活過度曝光、網絡惡意評論、收入不穩定及藝人公衆形象與真實差距極大等。

藝人收入不穩定、私生活遭公開的問題,在全球演藝圈都有,但韓國藝人為了保持公眾形象而接受更多束縛、遭受網絡惡意評論的問題,則看來比其他地方更為嚴重。

韓流成功在世界立足,既是靠藝人的歌舞表演吸引觀眾,也是靠包裝,韓國娛樂公司為了塑造旗下藝人「乖乖仔」、「乖乖女」的形象,設立的守則也非常多,令藝人受到的束縛也大。例如韓國法律與文化不容許賭博,明星自然不得觸碰此禁忌,但在此之外,還有其他種種,韓國女團BLACKPINK曾在節目上談起公司內部設下的禁令,便包括飲酒、食煙、去夜店、駕車、自行決定整容和談戀愛。

韓星面對的另一問題更是帶有強烈惡意的「ANTI文化」,一些稱為「ANTI飯」(Anti Fan)的民眾,會對明星作出各種「攻擊」,事實上在過去年代,他們的行為更恐怖,如東方神起成員允浩曾遭「ANTI飯」在飲品落毒,要緊急送醫,或女演員尹恩惠過去所屬的組合BABY V.O.X,曾遭「ANTI飯」用裝有沙子的水槍射眼,結果尹恩惠受傷等。

在近年,極端的襲擊事件漸漸減少,但也有「遠距離」的攻擊,如以雷射燈向正在表演的明星射眼等,又或是在網上的大量惡意留言評論、散播謠言、設立Anti Cafe網站等。

在網絡年代,明星透過Instagram、Twitter等社交網站,與民眾的心理距離更加親近,在網絡上容易「零距離」地感受到粉絲的愛意,但同樣地,仇恨、惡意也一樣傳得快。

雪莉生前最後主持的節目,正是探討網絡惡意評論問題的《惡評之夜》。她2015年正式退出女子團體f(x)後,擺脫原有的偶像束縛及乖乖女形象,作風變得大膽,但在韓國保守社會引起連串爭議,她在社交網站上傳性感照片、提倡不穿胸罩的「NO BRA」運動等,引來大量網民惡評。

明星控告網民例子不絕

韓國的娛樂經紀公司也意識到網絡惡評的問題,並希望採取法律行動制止,明星如雪莉、宋慧喬、李敏鎬、朴海鎮、IU、防彈少年團(BTS)等,都曾經控告網民惡意誹謗或造謠,但問題是禁之不絕,社會風氣並未變改。

韓國過去曾有網絡實名制,但除了遭法院裁定違憲外,實際上也無法大量減少惡評,很多躲在螢幕後的「鍵盤戰士」未有因為要實名留言而留手。

種種壓力讓不少韓星喘不過氣,在雪莉事件後,很多民眾也關心多位已公開表示患有抑鬱症的明星,如少女時代隊長太妍、AOA前成員草娥、今年5月曾試圖輕生幸獲救回的KARA前成員具荷拉等。

抑鬱症與輕生問題不止存在於韓國演藝圈,而是整個韓國社會,據經合組織(OECD)統計,韓國2016年每10萬名人口,有24.6人自殺,比率屬經合組織國家之中最高,且與第二位的立陶宛(Lithuania)一起拋離其他國家。

過去分析認為,此與韓國社會競爭大、階級觀念重等有關,而這已不光是韓國娛樂公司面對的問題,而是總統文在寅要着手處理的社會問題。

■撰文:成依華

■ Sulli退出女團 f(x)及擺脫「乖乖女」形象(右)後,近年樣貌 (左)及言行一直慘受不少韓國網民惡評。
■雪莉上月的真空直播惹來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