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人口普查要填報公民身份

高院傾向撐特朗普政府

■本周二,最高法院5名保守派大法官均表示可能支持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人口普查中加入公民身份問題。

在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人口普查中可否加入詢問居民是否美國公民的問題上,聯邦最高法院周二(23日)意見嚴重分歧。但在法庭中佔多數的保守法官似乎傾向支持特朗普政府,質疑提出這一司法挑戰的一方指增加這個問題違法的說法。
在美國,人口普查(Census)極為重要。因為這將決定重新劃分選區時,每個州在眾議院所佔據的席位,以及數千億美元聯邦資金的分配比例。

最高法院本周三的口頭辯論非常激烈,9位大法官們的辯論時間超過80分鐘,超出通常的一小時。高院目前有5名保守派大法官和4名自由派大法官,其中兩名保守派法官格薩奇和卡瓦諾由特朗普總統提名。同時,保守派的首席大法官羅伯茨被認為持有關鍵一票。

4位自由派大法官認為,商務部長羅斯及商務部去年做出的要在人口普查問卷中詢問公民身份問題的決定,違反了政府機構以合乎情理及透明的方式行事的聯邦法律。

 但羅斯表示,公民數據將有助司法部進行投票權方面的執法。

大法官索托馬約爾指出,增加公民問題是在自找麻煩,將損害人口普查點算人口的根本目的。她說:「毫無疑問,屆時作出填報的人將會減少。而這一點已經在一個接一個的研究中得到證實。」

加公民問題 點算少650萬

根據政府的估計,若普查問卷加上公民問題,點算的人口將可能少算650萬。代表特朗普政府出庭的聯邦總律師法蘭西斯科承認,公民問題可能影響人們參加人口普查的意欲,但他指出,那些資料產生的效果十分珍貴。

特朗普稱,需要知道非公民的數量和地點,以更好地執行1965年的《投票權法案》(Voting Rights Act)。

司法部發言人也表示,「我們的政府在法律上有權在人口普查中包含公民身份問題,美國人有法律義務回答」。

白宮新聞發言人桑德斯也表示,在人口普查中詢問公民身份,這是一個標準慣例,將有助於保護美國公民的選舉權。

大法官羅伯:相當普遍的做法

最高法院的辯論程序凸顯法庭保守派多數的潛在力量。保守大法官們的提問幾乎一致傾向支持特朗普政府,認為政府在如何進行人口普查的問題是有廣泛的酌情權,而增加公民問題是否真的對人口點算有負面影響,現在仍是未知之數。

大法官阿利托指出,可以有多個因素解釋參與人口減少的原因。

大法官卡瓦諾指出,聯合國提議,國家在人口普查中詢問受訪者是否為公民。他說,美國本身在以往很多時候也都有以某種形式詢問這個問題。

首席大法官羅伯茨指出:「人口普查的主要目的是點算人口,而我們在人口普查中已經有有關人口的問題。(問及公民身份)肯定是相當普遍的做法。」

但並非所有人都認可這一做法。批評者指出,這一行動是為了恐嚇那些非公民的居民,妨礙他們參與人口普查。如此一來,城市地區人口普查的實際結果將被低估。

相對應的,聯邦的資金和政治權力也將從傾向民主黨的城市地區向傾向共和黨的農村地區轉移。因此,他們指責特朗普試圖把人口普查變成一種影響共和黨政治命運的工具。

點算不準確  不利移民社區

從1950年起,美國在進行全面人口普查時不再詢問公民身份問題,政府從而無法確切估計美國境內到底有多少公民、多少非公民和非法居留者。目前已有多州在多個聯邦地區法庭提出訴訟,指公民問題歧視,將令西語裔及其他少數族裔卻步,不對人口普查做出回應,導致對人口的不準確點算,將對移民集中的社區不利。

■最高法院對2020年人口普查中詢問「公民身份」的訴訟聽取口頭辯論,反對詢問身的組織在外集會抗議。

在紐約州司法部長的帶領下,一些民主黨佔優勢的藍州和城市、以及一些民權組織聯合起來起訴政府,聲稱在普查中加入公民身份問題,既違反了憲法規定的人口普查要統計所有人的要求,也違反了聯邦《行政程序法》(Administrative Procedure Act)。

紐約、加州及馬里蘭州的3位聯邦法官已經作出裁定,指政府在普查問卷中加上公民問題的做法違法。

聯邦總律師法蘭西斯科的辦公室對這些下一級法庭的裁決提出上訴,並堅稱商務部長羅斯遵循了歷史上以往的做法。他指美國近200年來在人口普查中都有以某種方式詢問公民身份。

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結果將用於分配政府超過6,000億的資金,並可能影響多個州獲分配的國會議席。如果有大量的移民拒絕填寫問卷,可能令聯邦撥款減少,甚至會喪失國會議席。自1950年以來,人口普查一直沒有詢問公民身份,但政府最近幾年在規模較小的抽樣普查中則有問及這個問題。

■距離2020 年人口普查日還有一年時間。

美國2020年的人口普查表可能有兩個版本:一個有公民身份問題,另一個沒有。而最後的選擇權,在最高法手中。據預期,最高法院將在6月底前就人口普查問題做出裁決,以便問卷可以按計劃印刷。

■撰文:趙冬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