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三天中午時分,郵輪泊上了科茲米爾碼頭。我們四人跟隨其他遊客們登岸,穿過一道專建的長廊,兩旁擺滿了飾櫃、貨架和攤檔。各種高級或廉價商品琳瑯滿目,不外煙、酒、名牌腕錶、銀器、衣服、玩具和糖果之類。商品並無特色,價錢亦不便宜。遊客們駐足觀看者頗多,光顧者甚少。售貨員或檔主全是年青人,皮色棕黃、身材矮小。男的多半穿白襯衫、長西褲;女的多半穿白衣裙,胸前繡着鮮艷的花卉,臉圓圓胖胖的,甚少秀氣。

我悄悄用華語問祖父:「他們就是瑪雅人嗎?好像沒有甚麼特別之處。」

「馬里奧不是說過嗎?瑪雅人有甚麼奇怪呢?」祖父微笑。

我們穿過長廊,沿途略一瀏覽。不久走到計程車站,排隊片刻,便坐上了計程車。汽車的確細小,但坐滿了四人卻仍有餘裕。司機也不必問我們要到甚麼地方去,一個勁兒就踩油門向前開出了。

汽車沿島南的海濱大道疾馳。左邊瀕海,有一兩座高聳壯麗的外資大酒店,還有好幾座碼頭。右邊是鱗次櫛比的陳舊店舖和房屋,連綿向北和西延伸。

不久汽車在一個計程車站停下。汽車其實並未計程,每輛車的四位客人共交付五美元便可下車。下車處恰好是一家大型百貨商店門口,有工作人員逐一登記載客抵達的車輛。可能某個大集團串通了政府部門,有組織、有計劃地獨吞遊客吧?也可能是方便遊客購物吧?我猜還是前者居多。

我們和船上其他遊客都不由自主地進入商店參觀。裡面的名貴貨品以珠寶首飾和腕錶為主,都是進口貨,跟碼頭長廊的貨色差不多。此外有各種各樣的粗劣手工藝品、紀念品、精品、禮品、食品、玩具、衣服、煙、酒等等,並無特別之處。它們欠缺的偏偏是具有島上民族色彩的藝術作品,所以遊客們不感興趣。參觀者多,選購者少。我們連一件紀念品都沒有買。

我注意到售貨員和當地居民都很矮小,不論男女,平均高度僅一點二米,沒看到過一位高大的男人。我這個小孩子走在他們之間已如鶴立雞群了。

走出百貨商店到附近街道逛逛。從海濱大道向北伸展出許多條與之垂直的小橫街,分割有序,規劃整齊。不過全部低矮的屋宇都相當殘破,依靠石灰的修補和深色油彩的塗刷而顯得耀眼,但十分俗氣。遊人大多在百貨商店附近的橫街團團轉,川流不息,很少瞻敢向北面深入內陸的。一方面東北面冷冷清清,沒有甚麼好看;二方面恐怕治安有問題;三方面百貨商店門前有計程車站,遊倦了隨時可以乘車回船。
橫街的路面狹窄,兩旁店舖簡陋,門前掛幾件花式圖案不同的墨西哥罩袍和寬邊大草帽,再擺一個衣服雜物小攤檔。店的後一半及閣樓是家常活動的地方,即所謂「前舖後居」是也。這些店舖做的是遊客生意,但進內觀看或問津者不多,成交者更少,終日門堪羅雀。不過既然店舖兼作住所,即使做不成生意也不犯本。

信步走上與海濱大道平行的一條較寬廣的道路。這區域商店林立,有藥房、餐室、雜貨店、精品店等等,行人熙來攘往,繁盛甚於海濱一帶,這就是聖邁可廣場。該處可以見到許多當地居民在購物或散步,生活似乎頗悠閒。

我們找到一處有樹蔭、花圃和石凳的地方,坐下歇息。觀光遊逛旅程本應到此為止,有些遊客已經準備回船了。時間尚早,我們為了等候馬里奧,只好依舊坐着,閒談觀感。祖父指點着街上來往的行人說:「我懷疑,難道全部瑪雅人都是這麼矮小嗎?或者,只有科茲米爾島上的瑪雅人才是這麼矮小嗎?」

「我認為在其他地方長大的瑪雅人會比較高,」康媽說,「你看,馬里奧在邁阿密長大,他的高度就很正常。」

「馬里奧只是中等身材罷了,他並不見得高大。」康妮提出異議。

「瑪雅人是印第安人中的一個種族。北方的印第安人是很高大的,瑪雅人居住在南方叢林低窪地帶,身材就比較矮小了,」我說,「這小島處於熱帶氣候區域,既沒有崇山峻嶺,又沒有叢林,島民難以舒展筋骨,矮小自然是意料中事。」

「費烈,也許你講得對。不過我想知道其他瑪雅人是不是也生得…不夠高大。假如是真的,或者可以解釋為甚麼瑪雅人會在十世紀初放棄了所有西部城市而逃得無影無踪,使瑪雅文明在一夜之間神秘地消失…很可能由於他們的身型和體魄不足以抵抗強大的外族入侵所致吧?」祖父緊縐眉頭,似乎正苦苦思索。

「在古代,即使最偉大的文明也難免遭受好戰者或野蠻種族入侵的浩劫。體力是生存的必要條件,瑪雅人似乎就缺少了這個條件。」康媽平靜地說。

「對。天下並非有德者居之,而是有力者居之。從墨西哥高原南下的一支印第安族裔阿茲特克(Aztec)人,威猛殘暴、英勇善戰。遠在組成阿茲特克帝國之前,他們經常輕易征服托爾特克人和瑪雅人的城邦。不過他們的文化會進行自然整合,融為一體。瑪雅人在西部地區銷聲匿跡之後,遷徒到尤卡坦平原,東山再起,與當地土生土長的瑪雅人建設了輝煌的後古典期文明,處處顯示了阿茲特克和托爾特克風格。有力者居於主導地位是理所當然的。」祖父長篇大論,我不太懂。

「後來西班牙人和其他歐洲人征服了整個美洲,也是有力者居之,他們甚至還徹底消滅了原居民的文化。」康媽淡然一笑。

此時此地討論如此深奧沉悶的問題似乎不合時宜,可是兩位老人家卻樂此不疲。我與康妮則全無置喙之餘地,只好呆坐着看街景。

談者談,看者看,忽然馬里奧出現在我們身邊。

「你們好。逛街完了,可有甚麼收獲嗎?」馬里奧笑容滿面。

「甚麼收獲?難道可以從街上檢到鈔票嗎?」康妮噘着嘴。

「我也沒有檢到甚麼。這裡不好玩。」我縐皺眉頭。

「孩子們,馬里奧的意思是…」祖父微笑說,「你們對這裡有沒有印象上的收獲?當然有,對嗎?例如對瑪雅族居民、街道和店舖等等,都應該有或淺或深的印象。」

「一切不見得有甚麼特別。」康妮仍然噘着嘴。

「無論如何,富安,我很樂意帶你們看一些普通遊客們看不到的東西,」馬里奧誠懇地說,「這完全出於我對你的尊敬。你對瑪雅歷史知識的淵博、你對瑪雅的濃厚興趣和關懷令我感動。我必須盡一個瑪雅人的責任讓你獲得更深入的瞭解。我們現在就開始,好嗎?」

「好!謝謝你,馬里奧。」祖父站起身,與馬里奧並肩而行,我們三人跟在後面。

步行約一分鐘就走到一間「科茲米爾島歷史博物館」門前。此館雖設於鬧市,若無嚮導,一般遊客是很難發現這個所在的。
樓高兩層,展覽廳四個,正在參觀者三數人。展品毫無吸引力,我們走馬看花,隨便張望一下,不感興趣。這鬼地方,誰在乎它的甚麼歷史呢?

祖父卻細心地看,陶質人像、頭飾、燧石刀、鋤…之類全不漏眼。等他看完了,我們一起走落樓下,參觀一間仿造的瑪雅房屋。房屋由黃泥坯和小樹幹搭成,頂上用棕櫚葉鋪蓋,十分簡陋。木製傢具和陶土器皿也很粗糙。祖父看得極為投入,還不時發出讚歎之聲。

走出博物館,馬里奧對祖父說:「現在我帶你去看我的姑母。她和我的表兄荷西同住,是此地的世代居民。我已經十多年沒有探望過她了。她所住的石屋大約有四百年歷史。她的家是典型的瑪雅貴族住宅,家裡有祭壇、石碑和神像,讓你開開眼界。」

「很遠嗎?時間趕得及嗎?」康妮搶着問。

「我租了一輛小汽車代步。這個島長三十二哩,寬九哩。我們朝寬度走一半,即是向北走四哩多,車程約莫十五分鐘。」馬里奧伸手看看腕錶,「現在兩點半,還早呢。只要六點鐘之前回船就趕得及。我們總共有三小時的充裕時間。」

我們走上馬里奧停在路邊的小汽車。祖父坐在前座。我坐在後座左邊,康妮坐中間。康媽坐右邊,是為了方便上落,她實在太胖了。

這時候忽然下着毛毛雨。天際濃厚的黑雲迅速地捲舒、向下擠壓。

「暴風雨快來了,熱帶地方的天氣真是變幻莫測。」馬里奧喃喃自語,重重地踏下油門,發出很大的排氣聲響。

汽車入十二街,經十四街,再向北駛進機場大道。

「這小型機場專門提供空中旅遊服務,」馬里奧告訴祖父,「上午出發,中午回來,主程是飛到北尤卡坦半島的戚陳伊薩上空,讓遊客俯瞰宏偉壯麗的瑪雅廢墟全貌。」

「戚陳伊薩曾經是尤卡坦半島最出名、最先進和最壯觀的城市。我慕名已久,可惜無緣親近。」
祖父又開始嘆息,「生活和歲月都禁止我對瑪雅再存有任何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