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蘿莎從木桌上拿起一隻葫蘆,拔掉塞子,將葫蘆裡的粉末倒入陶香爐內,接着丟下一根燃點了的火柴,粉末冒起火光,發出一陣類似松脂的氣味。她又拿起一個陶水瓶,往陶碗內注入滿滿的清水,然後跪在石像前,雙手交叉互搭臂膀,欠身致敬,口中唸唸有詞,似乎在唸咒語或祝禱。

唸咒祝禱畢,蘿莎站起,叫馬里奧跪下,照樣敬禮。隨後祖父和康媽,也照做如儀。每有一人下跪,蘿莎就俯身審視陶碗中的清水。她到底看見甚麼,無人知曉。

輪到康妮,她不肯下跪,高聲抗議:「我是基督徒,我不願意崇拜偶像,對不起。」

「牧師講過,上帝會懲罰背棄衪的人。」我說。

其實康妮和我都不是基督徒,我們只是不想服從一個巫婆的擺佈罷了。

祖父對我們說:「入鄉隨俗,何必固執?你們如果覺得於心不安,到教堂去懺悔不就行了嗎?」

「算了,」蘿莎平靜地說,「請你們倆靠前站一會,你們不會拒絕吧?」

我們依言照做了。

蘿莎俯身凝視着陶碗中的清水,良久良久,忽然放聲哭叫:「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今天你們都自投羅網了。天神偉大!天神偉大!」

「蘿莎祭司,到底是怎樣回事?」祖父有點慌張。

「康妮的前生是瑪雅公主,在一千二百年前曾經盜竊了神廟的白星石和黑星石,她今生必須償還。」蘿莎煞有介事,義正詞嚴,「費烈的前生是瑪雅一個小國的國王或總督,跟康妮是同時代的人。他是盜竊神石的同謀。不過,他注定了會尋回黑星石的。那麼,他就肩負了將黑星石送回神廟的責任了。」

「一派胡言,誰會相信?蘿莎老太太,」康妮冷笑,「我是盜竊犯?你要報警抓我嗎?」

「我今天沒有工夫替你找回甚麼神石,以後更加沒有。」我冷笑,「我們馬上就走,你沒有阻止的權力。」

「是嗎?」蘿莎冷冷笑,「天神夸特札爾科特爾已經賜給我力量,誰都逃不了。」

「我寧願在屋外被風吹雨淋,也不願留在這鬼地方!」康妮一邊大叫,一邊朝大門口發足狂奔。

我正想跟隨康妮一起跑出屋外。只見蘿莎一縱一躍已竄到康妮背後,雙手一推,康妮便向前撲倒地上。蘿莎的動作矯捷無倫,絕非一個八旬老婦人的體能可以做到的。難道真的有神靈附體?抑或她身懷絕世武功呢?

康妮倒地後,蘿莎立即騎坐在她背上,抓住她的後領用力推壓,使康妮無法翻身。

我們幾個人急忙趕到康妮和蘿莎身邊。

「康妮,你怎麼啦,受傷了沒有?」康媽氣急敗壞,用華語大喊。

「沒有!」康妮倔強地搖頭。

「姑媽,你不能這樣對待我的朋友,她還是個小孩子呀!」馬里奧顯得焦躁。

「蘿莎祭司,你就原諒這女孩子,放了她吧。」祖父插嘴求情。

「我不是姑媽,也不是祭司,」蘿莎的聲音宏亮,宛如壯漢,「我是天神夸特札爾科特爾,我要儆惡懲奸,送她到冥府去。」

蘿莎說着,就伸出右手揑康妮的脖子。我迅速跳到蘿莎背後拉住她的兩臂,以免她傷害康妮,同時企圖將她拉下康妮的腰背,讓康妮得以脫身逃跑。

「你不是天神!你是惡魔!」我高聲叫喊,又握起拳頭準備痛擊她的腦袋。

豈料蘿莎應變迅速,她反手揪住我的胸口向後一甩,力道奇大,使我整個軀體像射出的箭,凌空插落祭壇桌下,脊骨與臀部重重受創,劇痛難忍,下肢近乎癱瘓,上身也直不起來。假如頭首先落地,頸項必然扭斷,當場慘死。

我體重五十二公斤,被反手拋擲的距離約十米遠,這決不是凡人所能做到的。蘿莎自稱為天神,我開始深信不疑。

我回望康妮,她依然被蘿莎制住,壓在地上難以動彈。她身邊圍觀的三個人,祖父、康媽和馬里奧都束手無策。即使三人出手相救,也如螳臂擋車,非死即傷。

我竭力強忍痛楚,扶住木桌慢慢爬起來。我想,只要擊毀神像,蘿莎就失去神力,康妮就可以得救。於是順手檢起木桌下面的一塊石板,使勁向神像頭部橫劈過去。「克啷」一聲,神像登時身首異處,倒臥祭壇之上。

蘿莎聞聲回顧,鬆手放開康妮,蹣跚走到祭壇前扶起神像,欲哭無淚。此時天神或惡魔可能已經離開她的身體,甚至已經魂消魄散、灰飛煙滅。她顯然變得軟弱無力、神情呆滯、目光散渙。她並未斥責我,也並未為了神像的毀壞而激怒或哀傷。她似乎失去了希望、失去了心靈的歸宿、失去了全部的生命活力。

我為自己的魯莽而後悔、內咎,我的魯莽行為對這位老婦人的打擊實在太殘酷了。況且,那神像是瑪雅古物,歷史悠久、價值連城,教我怎賠得起?

正當我沮喪、難過而扶按着祭壇呆立在原地時,屋裡的人早已圍攏過來,包括康妮在內。她神采依舊、安然無恙。

「費烈,你沒事吧?受傷了沒有?」祖父的關切眼光注眼着我,「可是你闖了大禍了,怎麼辦?」

「石像是從柏倫克的一座金字塔下面挖掘出來的,有九百年歷史,價值不菲。如果我姑母要求賠償,你們是不能推卸責任的。」馬里奧說,語氣頗為強硬。

「只要費烈和康妮安全我就放心了,」祖父的聲調祥和,沒有驚慌、沒有激動,甚至淡淡一笑,「小孩子闖了禍,我作為監護人當然應該負責。不過我賠不起錢,要坐牢,我去。」

「不,我對我的行為負責,讓我去坐牢吧。」我說,頗覺得自己有點男子漢的氣概。

「費烈,兒童是不准坐牢的,」祖父笑着用華語說,「不要心急,蘿莎不一定會追究,我們靜觀其變好了。」

忽然,康妮發出尖叫:「你們看,那是甚麼東西?」

她指着神像殘骸旁邊的一塊黑越越的物體,似乎是橢圓形的鵝卵石,渾身閃耀着油潤的光澤。它顯然是新出現的物體,與周圍蛛網塵封、灰黑濛濛的其他原有的物體不同。它是從哪裡來的呢?
康妮的尖叫聲使蘿莎從渾噩、呆滯的神態中甦醒過來,她順着眾人的目光向黑色物體望過去,隨即全身顫抖,高聲呼喊:「是它!黑星石!是它!」

蘿莎興奮莫名,顫巍巍地上前檢起黑星石,放在掌心仔細端詳。

我打量蘿莎掌心的墨黑而光滑潤澤的鵝卵石。它不太厚,形狀扁平,中央略為凸起。長約三厘米、寬約二厘米、厚約一點五厘米,重量不明。蘿莎將鵝卵石翻轉過來,縱軸上端呈現兩個微微凹陷的白圓點。其周邊沒有明顯分界線,與墨黑的石體互相滲透融合,渾然天成。可見兩個白圓點並非雕鑿或鑲嵌進去的。

白圓點下方,在石體頂部稍下的縱軸上,有兩條橫向平行的淺溝,好像現代算術的等號;可能是天然形成的,也可能是人工雕刻的。

蘿莎再翻轉鵝卵石,觀察它的邊緣。在縱軸頂端,還有兩個小鑽孔,其下是短短的U形隧道,可以容許一根小繩通過,結成一個圈套,讓人掛在脖子上作為項鍊。能夠佩戴這塊鵝卵石的人,當然是至高無上的帝王或神聖非凡的祭司王了。

我苦苦思索:這塊鵝卵石出現在幾千年前甚至更遙遠的年代,瑪雅人又沒有精細的金屬工具,如何能在堅硬的石體上鑽出一條細小、彎曲的U形隧道呢?確實令人費解,簡直不可思議。

「這就是開天闢地時宇宙之神遺下的黑星石。」蘿莎興高采烈地高舉石塊向眾人宣示,「黑星石有一個配偶,叫做白星石,它是純白的,上端有兩個黑色的稍微凸出的圓點。天地兩塊石的體積、
厚薄和形狀完全一致,而顏色與圓點凹凸卻剛好相反。如果將兩塊石疊合,凸起的黑圓點插入凹陷的白圓點內,就會產生巨大能量,輕則山崩地陷,重則全部生物滅絕,更重則整個地球化為灰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