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回到科潘,我向小王后稟報了辛娜的供辭,然後重返廚房工作。

過幾天,我遭司法祭司拘捕,控以叛國罪名。理由是:辛娜被擄到奇里瓜後竟能成為國賓、居住豪華邸宅,顯然曾經出賣了十八兔王,為奇里瓜立了大功。科潘早前派出的兩位官員已得到考阿克王親口證實這件事。辛娜既然犯了叛國大罪,我是她的表哥、唯一的親屬,當然要依法處決。

我被投入王宮後面的重犯監獄,聽候處決的執行命令。既然成為死囚,我已失去逃生的希望。辛娜說,人總是要死的,那沒錯,可是這麼年輕就要死,實在太可惜了。

死刑遲遲尚未執行。重犯監獄的待遇並不太差,起碼衣食週全,單獨囚禁,又沒有綑綁、沒有酷刑虐待。但是日子拖延了反而覺得長夜漫漫,並不好受,早早了斷才是一大快事。

在心灰意冷、生不如死的牢獄中過了一段時日。我時常不自覺地掏出褲頭裡的小陶瓶撫弄,那裡面有一顆用紐斯圓餅濃縮製成的劇毒葯丸,只要下定決心吞下了,我就可以衝出牢籠,翱翔於自由的天地。可是,我仍然期待有好的日子。死是十分容易的事,我仍須勇敢地求生、求取將來的美好日子。

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小王后突然御駕光臨,同來的還有宮女娣達。小王后說:「葛伊丹,趁今晚天氣惡劣,衛兵沒有值班,你趕快逃出科潘吧。娣達給你帶來了你的棉布披肩,你說過是你媽媽留給你的,從柏倫克到科潘路上你一直帶在身邊。另外,這裡有弓箭和短矛,可以作傍身之用。監獄門正打開着,快逃!快逃!」

王后講完,娣達放下披肩、弓箭和短矛,雙雙走出我的囚室。

這可能是一個陷阱。小王后最迫切想知道的就是宇宙靈石的收藏地點。逃跑或會中計,但不逃跑必定坐以待斃了。

逃跑還有一線希望,不逃跑便絕對沒有希望,於是我選擇了前者。

我收拾一切,冒着狂風暴雨奔出王宮範圍。一路觀察周圍環境,果然沒有發現衛兵看守,也沒有任何人跟蹤。

我跑到埋藏神石的地點,附近叢林野草茂密,要遮蔽自己更加容易。我匿藏一陣,四顧無人,便爬到老榕樹下,藉着閃電找到我留下的暗號,用短矛挖掘出陶罐,又從陶罐中取出黑地星石,插入褲頭裡。

忽然,在電光閃照下,我竟發現周圍樹叢間冒出了許多黑影。顯然他們都是伏兵,而且在附近守候多時了。他們怎麼知道要在這裡守候呢?我馬上醒悟到當初我在這附近所刻的符號太多了,使人不得不懷疑其中隱藏着極大的秘密。王室根據宮女娣達提供的線索,有幾次曾經看見我在這裡出現過,當然與某些秘密有關,所以才選擇在這裡布置伏兵的。而且,打從我逃離王宮囚室那一刻開始,可能已經有人暗暗跟蹤,只是我懵然不覺而已。

伏兵和跟蹤者一直守候着,當我挖出了神石,他們就立即發動追捕和攻擊行動。

我急忙向西面跑去,想跑到阿波陀家中暫避一下。可是前、後、左、右、四面八方都有追兵,人數很多,還吹響了號角,高聲吶喊,好像天羅地網逐漸收緊,我已經無路可逃了。

奔跑時,我的頭碰到一株大樹,低垂的枝椏把我的斗蓬勾住,我回頭一看,發現斗蓬上鑲嵌了幾塊磷石片,正發出淡淡的綠光。我急忙扯下斗蓬,丟在地上。

我自念必死或被活捉,於是從褲頭取出黑星石,準備在地下挖洞埋進去,那麼誰都得不到它了。

我把弓和箭袋丟到一旁,蹲在地上,用矛頭挖洞。忽然,我無意中向地上的弓和箭袋一瞥,竟看見弓身及箭尾發出閃爍的綠光,再看看短矛的末端,同樣也發放着綠光,我馬上省悟到,小王后給我的所有東西已經叫工匠鑲嵌了磷石和磷片,因此,我跑到哪裡,追兵就追到哪裡。有些追兵還朝着綠光放箭,幸虧樹多林密,把箭都擋住了,我才保存了性命。

我洞悉了小王后的奸計,不再撿拾武器和斗蓬,趕快站起身逃跑。果然,追兵失去了目標,便追不到我。漸漸,戰士們急驟的腳步遠去了、號角聲消失了,亂箭停止了,我終於衝出了重圍。

但是,我該朝哪個方向奔跑?阿波陀的房屋在哪裡?四周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我已迷失了方向,睜眼或閉眼毫無分別。

窮途末路,命懸一線,除了天神之外,還有誰可以救我?我本能地將神石放在額前,兩隻手掌重疊,壓住神石。我閉起眼睛,不斷默禱,祈求天神的賜福。但是,很久很久,天神沒有給我任何指示。

不過眼睛閉久了,自然會看見到灰白色的光彩。平日當我躺在床上閉上眼睛而未入睡時,常常見到灰白色而形象多變的幻影,若用手指輕輕按壓眼皮,還會看見許多不同顏色的躍動的光點,我相信許多人都會有這個經驗。然而今次略有不同,我所看見的光點是一堆圓圓的星團,正如晚上觀看星空,會在璀燦明亮的繁星之間看見一些大型的、灰白色的暗淡星雲。那堆星團跳動,忽而向左、忽而向右。我在絕望之中只好依循它跳動的方向前進。我的黑色鵝卵石名叫星石,大概是由某顆星星降臨於人間的吧?是不是天神夸特札爾科特爾帶來的呢?

黑星石像天上的北斗星,照亮了前路。也許,天神不一定真實存在,可是憑藉着自己的幻想、幻象和信心,終於帶領我的腳步走到一條我所熟悉的小路,由小路通往阿波陀的家。

到了她門前,我敲門四下,再敲四下,一直敲到阿波陀開門讓我進去。

我氣急敗壞地說:「我正被官兵追捕,請讓我暫避一避。」

阿波陀向門外左右張望一陣,關上門,點了油燈,遞給我一塊棉布,讓我抹乾身上水漬。她走進內室叫女兒花花離開床鋪,捲起草蓆、撥開蓆下的乾草、拉出幾條粗大平直的樹幹,下面是一個長方形的深洞。她叫我跳進洞裡,放回樹幹、鋪回乾草和草蓆。她吹滅油燈,叫花花再睡回床鋪上。

大概到了拂曉時分,有人敲門,阿波陀開門讓幾個人走進屋裡,他們循例問問是否見過逃犯,她說沒看見過,那些人就走了。事實上屋內家徒四壁,雜物不多,一目了然,的確藏不得人。

地洞裡又悶又熱,待久了幾乎窒息。後來阿波陀的丈夫包卡放我出來吃了玉米餅、喝了水、解了大小便,精神稍振。昨夜下了一場大雨,今天陽光普照、天朗氣清。我們坐在屋內,從粗糙的樹枝門隙間可以窺見屋外一切動靜;若遠遠有人走過來,我準來得及鑽回地洞裡的。

至於阿波陀,她大清早就帶女兒一同出門到市集的攤檔做生意去了,直至傍晚才回家。她剛進門就大嚷:

「不得了!肉脯先生,小王后昨夜派出五百精兵追捕你,今天又派出整整一千兵士把守各處主要路口、關卡,務必將你生擒活捉,如有反抗,就地誅殺。肉脯先生,你犯下甚麼罪讓小王后發那麼大的脾氣?」

「我拿走了黑星石。」

「怪不得!」阿波陀透一口大氣,「你真了不起,從幾百兵士的圍捕中漏了網。」

「全憑你的幫助。阿波陀,謝謝你。」

「肉脯先生,你是不是要到奇里瓜?你得在這裡待上幾天,等風聲稍為平靜些,我會送你過去。」

「我幹嗎要到奇里瓜去?那不是自投羅網嗎?那不是將黑星石白白奉送給辛娜或考阿克王嗎?誰得到了神石,誰就會取我性命了。」我高聲嚷。

「聽着,肉脯先生,不,葛伊丹,」阿波陀心平氣和,「我們的組織是忠誠為奇里瓜王室服務的。你是奇里瓜人,而且是王裔,我必須無條件地效忠於你;但是如果要逃往別處,我們就不允許,甚至要將你告發。」

「那,你不是太絕情了嗎?」我嚇得魂不附體,「難道你見死不救,還落井下石嗎?」

這時候很少講話的包卡插嘴說:「葛伊丹兄弟,你該回到奇里瓜,你自己的地方,不要坐失大好的復辟機會。

「如今科潘小王后為了重奪宇宙神石、為了要征服奇里瓜,正準備發動一場大戰。王叔丘狄克已經招集和訓練了四千大軍,兵精糧足。小王后也打算與煙貝殼王子一道御駕親征,以激勵士氣,一舉夷平整個奇里瓜。

「考阿克王年老體弱、患病臥床。既缺少了巴萊爾主持大局,加上兵微將寡、國力日衰,如何抵敵得住科潘的傾巢進犯?

「葛伊丹兄弟,現在正是你回國登位、主持大局、迎戰強敵、保家衛國和拯救奇里瓜人民的大好時機。」

「但是,包卡大叔,我除了會做肉脯之外,還會做甚麼呢?」

「何必妄自菲薄?我相信你是天神賜給我們奇里瓜百姓的新王。你有天賦的大能可以肩負國家重任,只要你願意承擔。」包卡眉飛色舞,「我年輕時曾經是龜齒王麾下的一位將軍,屢立奇功。後來受到考阿克的排擠,才走來科潘隱姓埋名,逃避他的迫害。我和妻子參加這裡的地下工作,為的都是幫助奇里瓜人,不是幫助考阿克王朝。如果你有志回國幹一番大事業,我們夫婦倆和組織內的全體同志們一定誓死追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