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顯然,辛娜已立意以怨報德了。既然我決定了不殺她,只好目送她施施然走出府邸。

辛娜有不少積蓄和名貴首飾,她大可優游度日,靜待東山再起的時機。我發誓,只要我掌握到她謀反的一絲一毫證據,就不再寬恕,必定就地正法。

X X X X X X

兩年過去了,辛娜似乎一直循規蹈矩。我沒有特別派人監視她,只是間中打聽一下她的消息而已。我認為她的身份已降為平民,無權無勢,暫時是不足為患的了。

忽然有一天,阿波陀帶同兩名兒子包科包魯入總督府晉謁,並向我稟報老將軍包卡已於日前謝世。我命內廷送上奠儀帛金,循例慰問未亡人及遺屬。

阿波陀說有兩事相求,其一,她的兩個兒子一向從事地下情報工作,如今天下太平,人民安居樂業,他們的工作停頓已久,職位形同虛設。根據國邦傳統,將軍職銜是世襲的,她的兩個兒子理該繼承父業,乞請我賜予將軍榮銜。

我說,依法行事,並無不妥。但是包科包魯兄弟倆從未入伍,又沒有實戰經驗,我推薦他們先投杜爾東將軍麾下,學習三年,才正式升任將軍之職,並各賜將軍府邸一座。

阿波陀及兄弟欣然向我道謝。然後,阿波陀再提出第二個請求。

第二個請求太出乎我意料之外了。原來阿波陀的小兒子包魯與辛娜戀愛成熟,希望早日完婚。由於我是辛娜的唯一親人和家長,婚姻大事必須得到我的首肯。因此必須徵求我的同意。

我一向對包魯的印象不深,甚至沒有正面看過他一眼,現在不由得仔細打量。包魯比我年長五歲,生得粗眉大眼,身型健碩,是當軍人的材料。不過他的樣貌卻有些憨直,似乎智力不高,並非上選的領導人才。他若跟辛娜結縭,肯定會受制於辛娜,甘心被辛娜愚弄而不自覺。

我想,這也許是辛娜選擇他為婚姻對象的原因之一吧?

我很後悔答應了阿波陀的第一個請求。如果她先提出二個請求,那麼我就不會答應第一個請求了。我只會答應讓包科承襲將軍職銜,決不會讓包魯承襲,因為包魯當上了將軍,可以指揮軍隊,那就等如讓辛娜指揮軍隊,對王室將會是極大的威脅。

阿波陀提出請求的次序暗藏了如此巧妙的玄機,引我上當,難道是又辛娜的奸計不成?

事實上,我是沒有充分理由反對包魯和辛娜的婚事的。我循例問問包魯:「甚麼時候你開始跟辛娜談戀愛的?」

「很久很久了,總督大人。反抗科潘戰爭時,辛娜常常向我們兄弟倆提供有關科潘王室和高層人物的資料,於是我們就成了朋友。」包魯結結巴巴地說,「早些時候,我妹妹生了病,我入總督府探望她好幾次,有機會與辛娜相見,感情進一步發展。後來她被逐出宮門,居住在郊野的小泥屋裡,更方便於我的熱烈追求。」

「你很愛她?」我問,「她也愛你?」

「是的,總督大人,我們都很愛對方。」

「你了解她的為人嗎?」我又問,「包魯,她有甚麼值得你愛的地方嗎?」

「我了解辛娜,總督大人。她有點狡狤、任性,但是很有智慧。」包魯打從心裡面笑出來,「我愛她長得漂亮,認為狡狤與任性都成為她的優點。她使我着了迷。」

我轉問阿波陀:「將軍夫人,你怎樣看辛娜呢?」

「我不認為辛娜是最理想的媳婦,可是包魯覺得她很適合他,那就夠了。」阿波陀恭謹地答,「我了解我的兒子,他太老實、太坦率,思想又不夠靈活、圓熟,往往在關鍵時刻拿不定主意。

「他一向跟隨哥哥包科工作,依照哥哥的指示和提點,從來沒有犯錯。我希望他以後可以自立門戶、獨當一面,那麼辛娜便是協助他的最佳伴侶了。

我又問包科:「你願意接納辛娜做你的弟婦而沒有半點反對意見嗎?」

「稟告總督大人,辛娜給了我如釋重負的感覺。」包科鞠躬回答,「她接過了我的包袱,我當然不反對。」既然阿波陀一家人都認同了辛娜,我無話可說,立刻應允了這頭婚事。老實說,辛娜已過了婚配的年齡,如今竟能以庶民身份嫁入豪門第宅,將來還會榮任將軍夫人,真是她的造化。她說過她一定會重返王室,並且成為王室主人,看來她已經胸有成竹,要達到目的完全是可能的了。而我,卻無從防範,任由她一步一步順利前進。

我不得不讚歎命運的神妙。辛娜從誕生的當天起,就注定了跟富貴分割不開;無論其中走過多少坎坷、曲折和磨難的路途,到頭來依舊回到康莊大道上,連總督的權力都不能加以阻撓或改變!

至於包魯的命運,我並不看好。他永遠把自己的命運付託他人,聽任他人的擺佈,成不了大事。不過,辛娜將來一定會為他當家作主,我的處境可就不妙了。

X X X X X X

三年一晃而過,杜爾東大將軍因病逝世。我把他所統屬的諾拉、畢貝亞及藍他三位將軍升為大將軍,接管了杜爾東轄下的一千名兵士、全部武器和物資。他們連同自己原有的軍隊,兵士的總數已達四千人,依舊駐守城外及邊遠地區。不過,我們的軍隊仍然不夠強大。目前,科潘的兵士總數約有五千,最近,柏倫克又有意與科潘聯姻,建立軍事同盟,圖謀吞併我國,所以我們決心要擴展軍力。

這時候,札烏爾剛升為初級將軍,負責管理二百名宮廷侍衛和總督府侍衛,另有王城的一百名禁衛軍和五百名流動駐軍。他還兼任招募和訓練新兵的工作。

至於包科和包魯,我遵守諾言封他們為初級將軍,並各賜府邸。

包科和包魯各領兵三百人,分別戍守莫塔瓜河谷的東、西岸,負責巡防及從事農業生產勞動。我將他們調出城外,自然希望他們離開王室愈遠愈好。我決定不會重用他們,尤其是包魯。

包科戍守東岸。那裡是通往加勒比海的出口處,往北可到達蒂卡爾、米拉多、庫埃羅、塞羅斯,以至尤卡坦半島北部的佩騰地區及戚陳伊薩、瑪雅潘、烏克斯瑪爾…等著名的城邦。東岸的農產品和漁獲豐富,商旅運輸繁忙,稅收又多,東岸軍隊每天必須設置關卡、哨站來維持治安及交通秩序,並防守邊界。工作複雜而繁重,但包科的工作能力可以勝任有餘。

包魯戍守西岸。那裡是崇山峻嶺、懸崖峭壁,多見樹木而少見人倫。西岸軍隊根本無事可做,所以必須讓他們墾田種糧,自給自足。包魯的領軍職務是優差,以他的資質能力也是勝任有餘的。

可是辛娜卻沒有插手干預或幫助的必要了。既然丈夫可以獨力應付如此單調的工作,妻子就不必多管閒事,只須安坐家中享清福便可。

X X X X X X

十五年如一彈指。七五三年,我任總督十五週年的慶典鋪張而熱鬧,舉國騰歡。群臣為我樹立了許多歌功頌德、巍峨富麗的大石碑,其中最高最宏偉的石碑上還裝上了我的雕像。我在位十五年,可以說得是河清海晏、物阜民豐,史籍稱之為數百年難得一見的盛世,實不為過。我躊躇滿志之餘,下令建造一座高達三十米的太陽神金字塔,塔基內預留一片寬廣的空間,作為我身後安眠的墓塋。

近幾年來由於我們的城邦經濟富裕、國力強大,引致萬民歸附。各地居民紛紛遷入,王城人口激增至二萬,糧食、房屋和各種設施的壓力很大,所以拓展疆土、燒林墾荒便成為當務之急。

可是我國有一個隱憂:那就是莫塔瓜河南面的大城邦科潘,近年來也強大多了。四年前,即公元七四九年,柏倫克的庫克王子竟主動將姪女嫁給煙貝殼王子,再度聯姻,目的在於取代顏德莉的位置,再度控制煙貝殼王子和科潘。

同年,煙貝殼王子即位為王,他的王后便成了科潘最有權力的中心人物。王后施展鐵腕進行各方面的改革和建設,成就驚人。

最近,科潘公然插手莫塔瓜河谷的航運、漁業、農業、礦業及商業等等範疇的活動,並派出大軍去爭奪經濟效益。

我們畢竟是小國寡民,難與抗爭,河谷的利潤已被他們瓜分了一半,將來他們得寸進尺,我們僅餘的利潤勢必蕩然無存。因此,兩國之間最後又會醞釀另一場戰爭。假如柏倫克與科潘聯手入侵,我們注定難逃滅亡的命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