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X X X X X X

思前想後,一夜沒有好睡。次晨我先釋放了三位大將軍的家屬,便領兵向前線進發。兩天後的傍晚抵達我國與多斯皮拉斯之間的營寨,那裡儲藏了大量糧食,都是從鄰國掠奪回來的。

營寨的守軍四百人,我立即將他們整編,納入我的軍隊,共五百五十人。統領守軍的副將說:三位將軍除了要拯救留在國內的家屬,還要傾覆王室,然後實施三巨頭軍事統治。

我與幾位將領商討目前形勢,傳達了一些軍事佈置,便讓全體戰士早早歇息。

我國與多斯皮拉斯之間橫亙着許多高山,是我國的天然屏障。高山可供攀爬的通道不多,只須在主要山頭佈置少量守軍,便可以抵擋優勢敵軍的進攻。

下一天拂曉,我登上高山,認清前線我軍的歸宿和幾道可供攀爬的山溝,派出兵士扼守。其餘大部份兵士都埋伏在兩旁的樹林和岩石後面,也有一些匿藏在營寨附近的險要之處。

中午時分,山下塵頭大起,一支約數百人的隊伍匆匆奔到山溝口,攀岩踏石而上。我認得是我們的隊伍,現在已成了殘兵敗卒,拋戈拽甲而逃。他們背後追來大批敵軍,跟隨掩殺。另外還有兩支約數百人的敗兵沿着兩旁可供攀登的山溝爬上來。我命令山上守軍佔據山溝旁的制高點,密集擲石放箭以作聲援,阻止追兵。

敵軍見到我方有援兵居高臨下,進行反擊及掩護撤退隊伍,折損兵員不少,只得下令退卻。

我方敗兵分三路撤回,每一路都是大將軍走在前面,其他兵士跟在後面掩護。這種貪生怕死、置兵士的性命不顧的懦夫,令我感到悲憤和噁心。

但是我又不免悔咎和自責。我對這三名渾蛋接觸不多、認識不深,竟然沒有多加觀察及考驗,而遽然封為大將軍及寄予統領全軍的重任,導致他們做出擁軍自重、不服從總督命令、擅自出兵攻打隣國及企圖顛覆本國王室等等罪行。

不過,他們畢竟是資深將領,不信任他們還能信任誰呢?

等到三位大將軍分別上了山,海螺號角一響,山溝口兩旁埋伏着的兵士一擁而上,把大將軍們都逮住了,押往營寨等候發落。

全部敗兵回到山上,點算人數,連同守營兵士,只剩八百八十人,陣亡或被俘的多達四千一百二十人。那些都是我們的國民、子弟兵、年青精壯的小伙子,竟全被那三名渾蛋斷送了。

敗兵們說,我軍從塞巴爾推進到蒂卡爾的半途上遭受四面八方約萬多名強大敵軍的伏擊。三位大將軍本來跟在隊尾,此時馬上向後轉,爭先逃命,沒有下令抵抗。全軍且戰且退,死傷大半,生還者無不對三位大將軍切齒痛恨。

我回到營寨,立即進行審訊。我戟指大罵三名渾蛋:「你們跟隨杜爾東將軍多年,居然不知道進軍前必須研究敵情、偵察地理環境,再經過資料的分析、比對,才進行兵力和陣法的調度、分配與布置等等工作,務求制敵先機。
「最不可容忍的是:幾千人行軍,竟排了一個一字長蛇陣,長達兩公里。山道狹窄、崎嶇、彎曲,遇事時如何首尾相顧或首尾呼應?既沒有分段的先頭部隊,又沒有分段的殿後部隊。主帥不在中軍坐鎮,反而排在隊尾。受襲時雖然逃遁快捷,但是你們有沒有想到單行的兵士容易被衝散,集體防衛力量幾乎等於零?你們有沒有想過如何發揮兵士的戰鬥力和保護他們的安全?」

三名渾蛋低頭無語。我繼續問:「你們有沒有估計過蒂卡爾的龐大軍力嗎?」

「估計過了,」諾拉大將軍說,「這附近沒有一個城邦可以發動超過五千人的軍隊,蒂卡爾最多只能發動三千兵士而已。因此我們有恃無恐,以眾凌寡,勝券在握。」

「混帳!」我勃然大怒,「你們攻陷塞巴爾後沒有立即乘勝進軍蒂卡爾。幾天之後才進軍,不是給人家時間去召集藩屬的軍隊跟你們對抗嗎?你攻陷了兩個城邦已經嚇怕了其他小城邦,也讓他們獲得喘息的機會,他們還能不趕快聯合起來抗爭自救嗎?」

三名渾蛋又垂首不言。我最後下結論說:「違旨不肯回師、擅自出兵伐隣、行軍佈陣離經叛道、貪生怕死,遇敵先逃、企圖顛覆朝廷,每一條都是死罪,你們還有甚麼話可說呢?」

「我們本來以為戰勝固然可喜,戰敗而保持千餘兵力,亦可以回去橫掃王城,穩奪王位,」藍他大將軍嘆息,「總督英明,竟會親臨前線,絕非我們始料所及。我甘願伏誅,但是家屬無罪,乞請總督大人開恩釋放。」

「放心,我來這裡之前已經釋放他們了。」我說。

「成王敗寇,我不敢埋怨誰,」畢貝亞大將軍突然氣憤狂叫,「那不是便宜了包科包魯兄弟倆和札烏爾嗎?

「這話怎說?」我大表驚奇。

「都是他們出的主意!」畢貝亞餘怒未息,「他們慫恿我們進攻蒂卡爾,堅稱蒂卡爾虛有其表,連多斯皮拉斯都打不過,叫我們不必多慮,保證很快會凱旋歸來,名正言順地君臨王城,誰敢反抗?

「他倆又同意當我們南下進襲王城時,共同率領六百兵士從莫塔瓜河畔向北進襲。南北夾攻,城內又有札烏爾統率新兵近千人作內應,王城垂手可得。

「我們被處決後,包科包魯兄弟和札烏爾仍然有能力篡位奪權。他們只須殺死總督,妹妹自然登位主政,他們可以在幕後操縱當總督夫人的妹妹,徹底掌握王室的權力。」

我不禁感慨萬千。難道權力真的值得人們如此迷惑顛倒嗎?人們瘋狂地追求權力,甚至不惜糟塌生命、包括自己和許多別人的生命,為的只是滿足私慾。

其實我也沒有例外,為了復辟和登上總督寶座,曾經讓多少人無辜地犧牲。權力鬥爭是永遠無休無歇的,你要制止它,比制止宇宙天體的運行還要困難。

即使我現在願意放棄權力,企圖奪權的人也不會放過我。他們絕不容許我有百萬分之一的捲土重來的機會、絕不容許我全身而退,一定要置我於死地,才可斷絕後患。

三位大將軍就地處決之後,我升副將為將軍,統率及整編全部軍隊。連同我帶來的一百五十名兵士,共一千零三十人。我知道這時候包科和包魯已經串同札烏爾佔領了不設防的奇里瓜王城,正等待着我自投羅網。奇里瓜的地理環境十分險要,從水路或陸路進攻都不容易,我以千多名兵士對付包科、包魯和札烏爾的千多名守軍,的確沒有取勝把握,而且我絕不想發動內戰,為了我的權位讓同胞們自相殘殺。

當然,辛娜一直在包科包魯兄弟倆的背後出謀獻策,她才是真正要奪權的人。將來的奇里瓜江山一定會落入她手裡,包科、包魯、札烏爾和花花都只是她的幾枚棋子而已。

我的對手是辛娜。她的才智、謀略、判斷力等等,遠遠在我之上。我的一舉一動、思想感情、待人處事、任用官員和各種政策措施,都難逃她法眼,一一因應於她的計算之內。

與辛娜為敵,我甘拜下風。取勝的機會既然微乎其微。被俘或被殺的結果倒是必然的,我又怎忍心讓一千多名兵士與我一起陪葬?

我終於決定教兵士們繼續留守山頭防線。依我估計,蒂卡爾各藩屬部隊大概已經撤退返國。蒂卡爾孤掌難鳴,亦無覬覦我國疆土的野心,幾天之內就會回師遠去了。

我警告兵士們不要擅離職守,否則反會招致殺身之禍。這裡糧水充裕,留守三數月完全沒有問題。將來亂局稍定,無論誰人登上總督寶座或王位,必定召他們回國,不但可保性命,說不定還有人擢升高職呢。

據飛跑人回報,包科包魯兄弟倆在城內散播謠言,說總督派遣的遠征軍大敗,全軍覆沒,總督逃亡國外。殘兵敗卒不日回城搶掠,並擁護廢王考阿克復辟為國王,清洗現任大小官員。

我現在有家難奔、有國難投,唯一可走的路只有自刎殉國。死是最容易的事,隨時可以完成,倒不必急於去做。我擔憂的是:臨死時必先將鮮血染在黑星石上,然後又要將黑星石埋在隱蔽的地方,不讓別人輕易地檢去,我能夠做得到嗎?

我獨自離開山頭營寨,許多兵士揮淚送行。約有十多名兵士誓死追隨,全被我堅決拒絕。我勸他們勇敢地求生,不可愚蠢地送死。作為軍人,除非為了盡忠使命、無可選擇或無法逃避的情況下才會獻出寶貴的生命,但是如今這樣的情況並不存在。

「敬愛的總督,我們追隨您、保護您是為了盡忠使命。」兵士們說。

「謝謝你們,」我一再搖頭,「你們現在的使命是守住山頭防線,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