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回去宿舍收拾私人物品準備離開時,扎烏爾說:「我沒有刻意搶你的位置,葛伊丹。人總要向上爬的。我想起打石工場的非人生活就打寒噤,我不想被折磨而死。我拼命巴結御廚總管只為了生存而已,請你原諒我。」

「我不怪你。」我說。好心沒好報,這災劫是我自己找來的,怪得了誰?我悔不聽從母親的說話。她說過,當別人學會了我的製造肉脯方法,艱辛的勞動生涯就守在我前面了。

我在打石場幹鑿磨箭鏃的工作,整天曝晒於烈日之下,體力消耗極大,飲水和口糧的份量極少,又常受鞭笞,苦不堪言。身體日漸羸弱,生命恐怕危在旦夕。

幸虧,僅幹了半月,大祭司波拔慕名召我到他的府邸裡當廚師,因為他知道我在御廚的工作十分稱職。

我在大祭司府邸的生活條件比御廚的好得多,至少可以吃得飽,還經常分享到一點肉食。我工作勤勉,機靈而謹慎、謙恭,頗受信任。

大祭司波拔的領地甚廣,兵精糧足,生活豪華,比以前的王室有過之而無不及。我不斷改進曬製肉脯的方法,產品優良,很得主人讚賞,還特地給我取了一個名字,叫做肉脯。

據府邸下人的傳說,十八兔王的掌扇宮女創製了一種粗粉末,撒在煙葉上捲起來燃吸時,會產生一種彷彿神遊太虛、欲仙欲死的幻覺,人們稱之為神仙粉。我記得以前攜帶辛娜到叢林時,她曾採摘過一種葉子,放在大石上曬乾了,輕輕一捏就變成粉末。她叫那種葉子做神仙葉,大概類似於現代的大麻葉吧。

辛娜的神仙粉只獻給十八兔王一家。十八兔王、王后和伊米斯太子都喜愛得不得了、上了癮。伊米斯太子尤其抽吸成癖,終日煙不離手。

宮廷貴胄為了振奮精神,習慣用石灰粉灑在可可葉上嘴嚼,味道並不好,有時還會令人嗆咳。但是抽吸夾着神仙粉的煙葉,卻會讓腦海浮現如真如幻、飄飄欲仙的快感。

直接抽吸夾着神仙粉的捲煙不大方便,因為神仙粉末有時會吸進嘴裡。有一天辛娜發現伊米斯太子屋裡放着一隻小海螺的貝殼,約中指般長短。辛娜將貝殼尖端挫去一點點,露出一個小孔,再磨光邊緣。她把貝殼送給伊米斯太子,教他將捲煙塞進膨大的一端,從小孔的一端抽吸。伊米斯太子試吸後大為滿意,喜極,給自己取了個名字,叫做煙貝殼,並對辛娜賞賜有加。

辛娜要贏得王室的歡心當然還有許多其他辦法,我並不瞭解,但是對她的機智與冰雪聰明實在佩服得五體投地。不久,十八兔王收納辛娜為乾女兒,賜予翡翠額飾,又派一位祭司教她讀書認字和指導宮廷禮儀。她不但一夜之間徹底擺脫了奴隸行列,還「飛上枝頭變鳳凰」,晉升為高貴的公主了。

我替辛娜高興、欣幸和驕傲。可惜形格勢禁,欲見無從。每每憶及當日在草地上繾綣之情,更添相思之苦。

我寧願辛娜只是個平民,我們可能還有機會再見一面。如今雙方地位縣殊,宮門一入深如海,絕難重聚。緣盡今生,往事恍似一場春夢。

事情到了如此地步,我知道癡心妄想是沒有好處的,於是收懾心神,勤奮工作,不再緬懷過去。

製造優質肉脯必須香料的配合,經我請求之下,主人允許我到叢林去採集,每月兩次。

我採集時,特別留意神仙葉分佈情況。有些地區的神仙葉特別多、特別茂盛,我想,辛娜必須持續為王室供應神仙粉才可以鞏固自己的地位,當然也必須持續採集神仙葉作原料。我在神仙葉繁茂的地方找到山邊一塊較平整的岩石,用赭石顏料畫了一柄大大的三葉草,希望辛娜看見了,會聯想到我曾經來過此地。

一個月之後,我所畫的三葉草旁邊多了一柄用木炭畫成的三葉草。我知道是辛娜畫的,以後便盡量利用每月兩次之期,專到那裡走動。果然有一天辛娜出現了。她獨自一個人,沒有侍從,正專心採摘葉子。侍從當然被支開了,她不會讓別人看見她採摘甚麼東西。我從後面撲上去緊緊擁住她。

「葛伊丹,你終於來了,」辛娜沒有轉過頭來,「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訴你。」

我沒有作聲,只是狂吻她的側臉,並且伸手扯起她胯下的布條,想跟她幹那回事。沒料到她用力掙開我,「拍」的一巴掌打在我臉上。

「尊卑有別,不得對公主無禮!」辛娜轉過身,臉如冷霜,「我們要幹的是大事。從今天起,你該絕對放下你對我的色念妄念。無論在人前人後、何時何地,你都不要忘記你的奴隸身份,明白嗎?」

「可是,辛娜,你不愛我了嗎?」我撫摸着熱辣辣的臉龐。

「你沒有資格跟我談兒女私情!」辛娜扳起臉孔,「也許有一天你的身份改變了,你就有資格了。」

辛娜的冷酷無情令我心如刀割。我相信辛娜應該仍然愛着我,縱然有天大的事情等着她去做,花短短時間親熱一下又何妨呢?何必拒我於千里之外呢?

我繼而一想,辛娜自有其通盤計劃、自有其不得已的苦衷,我怎能將一己的私欲放於首要位置呢?所謂小不忍則亂大謀,辛娜畢竟比我機智得多,我不聽她的聽誰的?

我雙手交臂、彎腰鞠躬:「公主,請給小人指示一切。」

「好,」辛娜微笑,「你先坐下。」

我坐下了,辛娜跟着與我相對而坐,低聲說:「我要對付兩個人,一定要將他們置諸死地。第一個是小霸王巴萊爾。他的父親考阿克篡奪了奇里瓜的王位、誅殺了我們的王族。他囂張跋扈,還打罵過我,我發誓要報此仇。以後若有機會,自然更加不會放過他的父親考阿克。

「第二個是十八兔王。我們的王朝是在他領兵入侵之下覆滅的,我們的母親也是在他的惡勢力奴役之下慘死的。

「現在天下紛亂,群雄並起,十八兔王朝岌岌可危,我們不乘機復仇,更待何時?」

「辛娜…不,公主,你有甚麼具體計劃嗎?」

「沒有。現階段我們最主要的工作是爭取目標人物的信任,往後我會裝設圈套讓他們踩上去。

「十八兔王為了挽回頹勢,不得不向國內權貴低首下心、委曲求全,打算派我代表王室去探訪各權貴首腦,加強溝通和建立友好關係。

「小霸王雖然是人質,可是他本身是祭司,他跟祭司王、各大祭司、長老、神廟住持等都有深厚關係。他的父親從奇里瓜不斷供應他錢財、糧食和奴隸,富甲全城。假如他勾結軍方權貴,要顛覆十八兔王朝易如反掌。不過大多數朝中大臣與權貴們都主張維持十八兔王的原有地位作為科潘城邦的君權象徵,所以小霸王的任何陰謀均難以得逞。

「十八兔王對於小霸王的勢力迅速膨脹非常不安,務必除之而後快。他決不會將小霸王遣送回國,只想將他禁錮或暗殺。我的任務就是設法接近小霸王,爭取他的信任,然後我找機會拔掉十八兔王眼中的芒刺。

「另一方面,十八兔王還要尋求外國援助,打算派出煙貝殼太子到西北方的柏倫克作親善訪問。柏倫克是著名的強大的城邦,上一代君主名叫坎巴侖,他的父親巴卡爾曾經威震瑪雅世界達七十年,聲名顯赫。坎巴侖的文治武功比起父親亦不遑多讓。坎巴倫死後傳位給弟弟,又再傳給另一弟弟,弟弟又傳位給兒子,我也搞不清確實的來龍去脈。總之,當今國王名叫查克,權位十分穩固,國力強盛。十八兔王若能得到查克的支持,科潘王朝就復興有望了。

「我推薦你做煙貝殼的隨從。他上了神仙粉的癮,已經準備了足夠的份量上路。如果他需要額外供應,到了柏倫克後,你可以就地取材,滿足他的需求。當然,你必須嚴守製作的秘密,寧死不洩,否則我再也不能身居高位,前功盡棄,甚至連性命都保不住呢。

「你還有一個任務,就是在可能範圍內破壞煙貝殼的外交成就。要做得自然,不露痕跡。同時反要延誤他的歸程,方便我在這裡對付勢孤力弱的十八兔王和驕傲自滿的小霸王巴萊爾。

「煙貝殼一定會解除你的奴隸身份,轉為平民僕役身份,因為攜帶奴隸出國是會損害王族的高貴形象和有辱國體的。

「煙貝殼雖然昏庸,不務正業,卻亦非愚癡之輩。你要小心謹慎,寧可無功,不可有過,以免壞了大事。葛伊丹,你明白了嗎?」

「明白了,公主,」我恭敬地回答,「我會盡力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