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到哪去?

納達羅曾留給我一首偈語:雪山之中,火光熊熊。

黑白靈石,此日重逢。

「黑白靈石,此日重逢」。在何時重逢?沒有詳細說明,而且,黑白兩石是絕無可能重逢的,因為千餘年前我已經將白石投進雨神差克的深洞中,它不可能重現於世上。除非…除非差克親自把它送回。但是天神中確有行雲佈雨的差克嗎?即使有,衪是天神,不是實體,衪大概只像空氣一樣,來去無蹤,怎能攜帶靈石?

所以,這兩句偈語並無實際意義。

至於「雪山之中,火光熊熊」則明白指出神廟的位置。它在雪山之中,又有火光熊熊,明顯是一座火山。我們就決定先循此途徑探索。

狄遜也同意了。他記得小時候曾到過一座很高的雪山,它與另一座許多人都知道的火山相距不遠。可能雪山之內就是火山,這並不奇怪。

那就是內華度菴帕度火山(Nevado Ampato),在白城阿雷基帕(Arequipa)附近,它是秘魯第三大都市,僅次於利瑪和庫斯科,但人口只大約四十五萬。

所謂白城,只因此地的火山岩白色,採集容易,作為建築材料,所以全城以白色為基調,連街道的電線桿都塗上白漆,白茫茫一片,純潔耀目。

庫斯科本來就是海拔三千四百三十公尺的高原城市,四面環山。我們住於城西,一出門就可竄入周圍的山嶽地帶,避免跟蹤。

庫斯科本來有山間公路迂迴到南部的阿雷基帕。按照計劃,我們以阿雷基帕為基地,在那裡整頓裝備、補充糧水物質再登上內華度菴帕度火山,去追尋太陽神廟。但是,納達羅曾對我說過,著名的納斯卡地帶畫有一隻很古怪的大蜘蛛,它可以指示太陽神廟的方向。於是,我決定先去看看那隻大蜘蛛。

X X X X X X

沿着秘魯南部的太平洋海岸線,有條公路連接着利瑪和阿雷基帕。納斯卡剛好在兩者的中點。

乘搭公共汽車很方便快捷,卻容易暴露身份。於是我們選擇在公路對上的山間徒步行走。山間高低不平,有時必須爬上山脊,有時必須下溝登壑,有時必須繞山覓路。既疲勞,又費時。但是為了安全,這做法還是值得試試的。

我們在白天走路,晚上就找一個岩洞,豎起營幕,躲進睡袋裡歇宿一宵。走了大概一個星期,終於抵達納斯卡。

納斯卡是一座古城。在山谷中,有一條三十七哩長、一哩寬的狹長地帶,位於平原之上。到處是灰白色或啡黃色小石塊,躺在淺溝內。淺溝就是地畫的線條,驟看並無特異之處,但自從出現了飛機後,從天空向下望,那些線條原來是圖形的一部份。圖形非常巨大,有寬二十至五十公分,畢直而延長達數十公里的直線,有一平方公里大的四方形、三角形、梯形等等幾何圖形,又有長達幾十公尺到百多公尺的動物形象,如鳥、狗、蜘蛛、魚、猴子…等等。

在地上看,那些圖形是無法分辨的。公元幾百多年以前,人們如何製作這些巨大而準確的圖畫?這些只能在空中俯瞰的圖畫有甚麼用處?是為了農耕而設的天文日曆嗎?是為了觀測星星而繪製的圖象嗎?這是機場?是停機坪?數十年來猜測紛紜,謎底仍然沒有打開。

但是,這神秘的謎卻吸引了無數的科學家、遊客和商人,到來研究、鑑賞或投資,於是一些旅舍、酒店、餐堂、消費場所,林林種種,拔地而起。這古城頓時成了新興城市,熱鬧起來了。

聽說有一位德國老太婆為了科學而奉獻自己,天天打掃垃圾,在這荒蕪之地獨居多年,為了保護地畫、管理這平原而無私地工作,整理得井井有條。

我和狄遜找一家旅舍落腳,便匆匆趕到大平原去。卻見不到那令人肅然起敬的德國女科學家。她大概已有八十多歲,或者死了。她所住的茅屋早已拆卸,不留痕跡。政府僱請職員取代了她,並且維持秩序。

以前許多遊客駕駛汽車賴橫衝直撞,把淺溝上的鵝卵石撞飛了,不顧公德,大肆破壞。現在汽車不准駛進,只能在平原邊緣的白線外停泊。這樣,我們對那些地畫更加不能看得真切。

我和狄遜只好坐出租汽車到納斯卡機場去,乘觀光飛機在天空鳥瞰約四十分鐘。當然,我們對其他地畫全無興趣,但幸而終於找到那隻大蜘蛛。

那大蜘蛛的外形的確古怪,右後腳特別長,與整體不成比例。我特別注意到那大蜘蛛的後右腳指向東方,跟白城阿雷基帕的位置接近。

當然,也有可能在阿雷基帕更遠的東面。但是,更遙遠的東面都是低陷的原野,哪有雪山或火山?根本與納達羅的那首偈語不符。

於是我們便決定到阿雷基帕去。

但是,我們必須先回旅舍,休息幾天,等精力稍稍恢復後,才再走路回到阿雷基帕。

住在旅舍是很無聊的。除了坐在大堂眺望街景,的確無事可做。狄遜這幾天忙於採購糧水和各種必需物資,很少陪伴我在一起。

我買了一杯咖啡,在大堂的藤椅上喝,打發時間。忽然旅舍主人坐在我旁邊的一張藤椅,說:「劉先生,你整天坐着,怎麼不到外面走走?」

「這附近有甚麼值得一遊的好地方嗎?」我說。

「到這城市來的,都是要看看大草原的地畫,」主人說,「你好像連看看地畫的興趣都沒有。」

「我看過了,真是不可思議,」我嘆息,「遠古的人為甚麼要花那麼大的心思和勞力去繪畫那些只有在天上才可以欣賞的巨大圖畫呢?」

「他們所花的心思和勞力吸引了世界上的好奇人們來到這裡,他們養活了許多納斯卡人、又使納斯卡古城繁榮。」旅舍老闆哈哈大笑。

「你很風趣,老闆,」我也大笑,過了片刻,我問,「人們都稱這裡為大平原或者沙漠,你剛才稱它為大草原,是不是?為甚麼?」

「我們納斯卡人都習慣稱這裡為大草原,雖然這裡寸草不生…而且全年的降雨量接近零,植物很難存活,」老闆說,「這些地畫至少已經存在了一萬二千年以上了,我祖父的祖父才五歲時就聽見當時的老人家稱此地為大草原。他和其他小朋友經常到大草原玩耍,還在地溝內拾取小白石互相投擲嬉戲。據故老相傳,早在七萬年前已經有人類在此地居住了。」

「秘魯西岸在太平洋火環內,經常發生地震。納斯卡也在火環之中,卻一直沒有地震,否則地畫一定受到破壞,真是奇蹟。不,選擇納斯卡大平原作為地畫地址的古人才是聰明睿智的科學家,他們一定經過極長時期的觀察和研究,才決定採用納斯卡大平原作為建造地畫工程的地址。」我衷心稱讚不已。

「先生,看來你很有見地,不是一般走馬看花的觀光遊客可以比擬。」旅舍老闆說。

「不敢當,過獎了。」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