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有一篇論文說,納斯卡板塊與太平洋板塊之間,及納斯卡板塊與南美板塊之間,因為漂流過程而發生碰撞及擠壓的機會很大,會發生地震。但納斯卡的火山錐已經陷落如平地,無跡可尋,可能二十萬年後再爆發,所以地畫還可以安眠一段長時期。選擇納斯卡大平原作為地畫地址的科學家,一定在八千年前就決定了。」旅舍老闆說。

「這論文是誰寫的?」我問。

「是古蹟古物考證研究中心的薛典諾博士。他也是火山地理學權威。」旅舍老闆答。

「他!?」我大吃一驚,「這論文是甚麼時候刊出的?」

「最近。」旅舍老闆答。

「他寫的是學術性論文,我看不懂,」我又說,「他還有關於社會上的建議嗎?」

「有的,等我想想,」他抓抓頭皮,想了一陣,「哦,我想起來了,他跟已退休的參議員納達羅聯合建議,政府和警局不能把一塊未經化驗證實的石頭列為國寶,到處搜查,對民眾做成誣陷、驚惶和滋擾。必須等到那塊石頭出現了,經有關部門核實它的功能和價值,才可以列為國寶,並存入國庫或保密的研究機構。現在必須撤銷那荒謬的追尋令。意思大概如此,原來的報導該找找半個月前的舊報紙。」

我聽到這消息後歡欣雀躍,等到狄遜回來更急不及待地告訴他,分享喜訊。吃過晚飯,我又立即打電話給納達羅。他說:「費烈,你和你的黑星石已經自由了,不會再被追緝。你繼續去尋找神廟罷,把黑星石放在祭壇上便算完成了任務。願天神祝福你。」

「但是,你該阻止康妮和巴巴拉跟隨我一起去,那是十分危險的事。」我說。

「我阻止不了。她們已經出發了。」納達羅說,「你不想她們跟隨你,你想辦法甩掉她們就是了。反正她們也不知道神廟的所在地,對不對?」

「對,納達羅,我試試遠離她們好了。」

「通話不能太多、不能太久,恐怕有人偷聽。再見。」

電話掛斷了。

我跟狄遜商議一陣,決定盡快回到阿雷基帕,展開探查神廟的工作。

下一天,我們乘搭秘魯沿海岸線南下的公共汽車,由納斯卡抵達阿雷基帕,只需一天路程。上次我與狄遜由阿雷基帕徒步走到納斯卡,卻需要整整七天時間呢。

下了車,我們立即在繁盛的街道找一家旅店休息和吃晚飯。剛要吃晚飯時,竟看見薛典諾教授跟一位中年男子同桌進餐。正想迴避,薛典諾已看到我,便叫那中年男子將我和狄遜的飯菜搬到他們桌上,叫我和狄遜過去同坐。經介紹後,才知道那男子名叫瓦多,是這旅店的主人。

「費烈,我知道你會到阿雷基帕。你更接近神廟了。」薛典諾說。

「你怎知道,前輩?」我驚訝地問,「神廟果然在雪山上?」

「是。是你自己猜到的,我沒有洩露秘密,」薛典諾說,「但是你永遠找不到進口,除非你跟着我。記住,是你自己跟着我,並非我帶你進去的。」

「這不是一樣嗎?」我失笑,「這是自欺欺人。」

「隨便你怎樣說,但是我沒有違背當初的誓言,我感到心安理得。」薛典諾說。而且我也不知道神廟在何處,只知道在火山之內而已。

「真是個書獃子。」我暗笑,接着我說,「我準備後天就起程。你呢,教授?」

「還需要好幾天,因為我要等候你完成準備工作。」薛典諾向瓦多點點頭。於是瓦多從口袋拿出一張摺疊的紙,是手寫的購物單,交給我,「一定要購買齊全,不得遺漏。」

「費烈,你肯定康妮和巴巴拉不會跟你們在一起?」薛典諾關心地說,「這行程很凶險,她們或許會犧牲。」

「我不能讓康妮犧牲,她的生命比我自己的更重要。」我堅定地說。

「薛典諾黯然搖搖頭,沒有言語。

「你們進火山裡面嗎?」瓦多對我和狄遜說,「火山是不能隨便進去的。如果不熟悉火山的性格,進去才幾分鐘,就立即死亡。」

「我們當然不會隨便進去,」我說,「人的脆弱生命,怎能跟火山瞎拼?」

﹁薛典諾告訴過我,你們要尋找神廟,」瓦多說,「如果神廟在火山裡面,你不進去,可以尋到神廟嗎?」

「當然不可以,」狄遜笑着說,「神廟若在火山裡面,不早就給燒燬了嗎?」

「不一定,」薛典諾慢條斯理地說,「我們所見到的火山,火山裂口大多數在山頂的錐形體中央,也可能在覆碗形或平面山頂的中央,下面連接充滿了熔岩的管道;再下面是膨大的、聚集各儲存了大量岩漿的岩漿房。岩漿房內積存過多,壓力增大,熔岩就通過岩漿管及衝出火山裂口,流出地面,於是火山便爆發了。這稱為熱點火山,很可能熱點火山會被地下移動的板塊遮蓋了,因而休眠了幾百萬年。我們只見火山裂口冒着煙,並不爆發。

「整座山又高又大,愈靠近地面,體積愈廣,裡面的空間愈多,建一座神廟的可能性極高。」

「我還以為火山裡面全是熾熱的熔岩呢!」狄遜說。

「日本的富士山的體積多麼龐大。我們所看見的富士山就是一個火山錐,由火山岩和火山灰層逐一堆積而成。除了尖尖的火山錐體之外,你要在山腳開一條隧道進去、建一座神廟,並不困難。」薛典諾說,「只要你避開岩漿房與岩漿管道便可以。但是岩漿管道像樹根一樣分佈廣闊,挖掘坑道應特別留意,不過熱能探測器的幫助很大,可以避免挖穿岩漿管道。」

「我們可能要進入火山裡面尋找神廟了,」我說,「我們應該在接近山頂的周邊範圍尋找神廟,因為那裡的岩漿管道比較少,互相距離的空間比較大,靠近山腳的岩漿管道又多又細,危險性更大,對不對?」

「費烈兄弟,你很聰明,你一定能夠尋到神廟的。我在火山內住了好久,卻從來沒有見過神廟。」薛典諾不住點頭微笑,「但是你首先要添置一些重要的裝備。例如一,可以阻隔塵埃及有毒煙霧的防毒面具,二,外面塗過鋁質的的保護套裝,它可以反射熔岩的大部份熱量,三,衣褲相連的工作服,長褲尤其可以阻擋灼熱的煙灰掉進鞋子裡面,三,安全帽,防止堅硬的沙石襲擊。其他如石棉手套、厚襪、厚實的鞋、水壺…之類,缺一不可。瓦多剛才交給你的購物單已經詳細列明了。明天你跟狄遜去購買齊備,後天清晨我們便可以出發。」

翌日,我們購買的裝備已齊全。我問薛典諾,到底多少人去?薛典諾說是他獨自一人引導我和狄遜去。瓦多是旅店主人,工作太忙,不會一起去了。我很驚奇問:
「薛典諾前輩,你歲數多大了?路途艱辛,你能勝任嗎?」

「我快八十了,身體還可以,挺得住,」薛典諾笑着說,你們跟住我,一定可以抵達火山內。